•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 文化

雄狮少年:文化主体性的树立与一则现代性寓言

时间:2022-2-12 13:16:34   作者:谢廷玉     
内容摘要:  在2021年末上映的影片中,《雄狮少年》无疑是最具话题度的一部,其热度甚至使其成为一个“文化事件”。作为“文化事件”的《雄狮少年》在当下文化场域中有什么意义?  “国漫崛起”无疑是最突出的背景。从《大圣归来》到《姜子牙》,传统文化构成了...
  在2021年末上映的影片中,《雄狮少年》无疑是最具话题度的一部,其热度甚至使其成为一个“文化事件”。作为“文化事件”的《雄狮少年》在当下文化场域中有什么意义?

  “国漫崛起”无疑是最突出的背景。从《大圣归来》到《姜子牙》,传统文化构成了“新国漫”所倚重的“神话引擎”,而这种“崛起”的加速,让“国漫”不再满足于对文化符号的表层挪用,而是开始深耕文化主体性和当下现实议题——这正是《雄狮少年》做出的尝试。

  雄狮少年对文化主体性的树立突出体现在其对审美意识的重建上。在动漫领域,中国观众的审美意识主要由日漫、美漫所塑造。前者令“萌”的观念——也就是日式的大眼睛风格深入人心;后者则树立了刚健强壮的“阳性审美”。

  即便是国漫作品,其在塑造角色时也往往因循上述标准。而《雄狮少年》以一种极富挑衅性的方式运用了“眯眯眼”这一面孔特征。在西式电影语言中,“眯眯眼”是对亚裔的刻板印象,乃至带有污名意味的文化符号,而《雄狮少年》却让一群长着眯眯眼的少年战胜了那些身材健硕、肌肉贲张的对手,这无疑颠覆了传统的审美意识和秩序,其颠覆尺度之大,甚至让一些国内观众也感到不满,抨击它运用了一个承载着污名的符号。然而,恰恰是这些感到不满的观众陷入了后殖民话语的陷阱。当他们试图规避“眯眯眼”

  时,这种规避恰恰以承认“眯眯眼”等同于“丑陋的亚裔”为前提,但这种等同关系也不过是一种他者的建构。换言之,在试图树立文化主体性时,这些不满者仍以他者的目光凝视自身,反倒是《雄狮少年》以决然的姿态“爆破”了既有的意识形态装置。

  同时,该片也具有浓厚的现实主义色彩,这突出体现在它对“传统文化”符号的处理上。在影片前半部,罕见地直面了传统文化在当下的尴尬处境——村中的佛像无人问津,长满爬山虎;部分舞狮人习练传统技艺,却卑鄙狡诈,毫无传统美德……

  但影片在后半部分抛出了对文化主体性的确立的议题——随着主角阿娟在高楼楼顶舞狮这一令全片美学气氛升华到顶点的“至高瞬间”的到来,其现实意义也达到了高潮。有人将这一幕形容为“绝对意义的世界运动”,我们也看到了一则现代性的寓言:代表传统的狮头在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中突围;代表农村的阿娟在城市中的辽阔天际起舞……

  不得不说,无论是文化主体性的确立,还是对现实议题的回答,都不是《雄狮少年》在短短104分钟里可以解决的。最终,该片以一个梦境化的场景——即向着“擎天柱”的“一跃”作为收尾,这种相对于现实的“断裂”和“超越”也许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标签:2022年第2期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