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站在AI创业风口的人们

作者:马舒叶     
内容摘要:年轻的AI领域创业者们无疑是幸运的,他们幸运地赶上了AI热潮,也幸运地做了第一批试水的创业者,但幸运的背后,是对AI创业机遇的精准把握

站在AI创业风口的人们

AVAR 虚拟服装图|小红书平台


  新一批AI创业者似乎格外年轻。


  2 0 2 4年3月,月之暗面旗下的Kimi智能助手宣布支持200万字超长无损文字输入,这是目前已经发布的大模型服务中最长的上下文输入功能,也因此在业内引发热议。此前,月之暗面宣布完成超10亿美元融资,估值已达约25亿美元,跻身独角兽行列。而这家成立刚刚一年的公司,其创始人杨植麟也不过是一个刚刚完成博士研究生涯的“90后”。

  无独有偶,2023年8月,“智元机器人(Agibot)”正式亮相,不仅宣布要打造上海人形机器人第一座量产工厂,而且在三个月内迅速完成A1与A2轮融资后,又完成了超过6亿元人民币的A3轮融资。其创始人,是出生于1993年的稚晖君(彭稚辉)。

  在日新月异的AI创业赛道内,如杨植麟、稚晖君一样的年轻创业者的面孔不断涌现,在AI生成图像、数字人、虚拟服装等细分领域,“00后”

  的创业者们正掀起一场新的创业浪潮。

  “00后”用AI做“虚拟服装”

  “在手机上输入一句话,10秒内就能收获一张独一无二的‘AI贴图’,即用AI绘画技术产出个性图案,并通过web 3D实时渲染到虚拟服装上。搭配AR相机,你能看到穿上虚拟服装的自己。可以身穿战甲,也可以仙气飘飘,在虚拟世界里,你可以成为任何人……”谈起基于AI技术和web 3D技术的“虚拟服装”,AVAR创始人胡雅婷压抑不住兴奋。

  出身北京大学计算机专业,胡雅婷大学时期的研究方向是新媒体视觉和图形学,事实上,2022年胡雅婷刚刚完成谷歌、阿里等大厂的算法工程师实习,和在大学、大厂实习遇到的小伙伴们一拍即合,“毕业即创业”。

  “在大厂实习的时候,我意识到传统互联网已经没有太多增量空间,未来虚拟世界将成为主流。”胡雅婷对未来有着极为清晰的规划,随着人们在虚拟世界的停留时间增长,就像玩游戏总忍不住买装备、皮肤,“用户对数字潮玩、数字服装的需求也会越来越大”。

  作为非传统意义上的“ 好学生”,胡雅婷对常规学习兴趣缺缺,从初中开始她就在微博贴吧做吧主和KOL博主,这个爱好即便到今天也没有舍弃,她的小红书账号里不仅分享了自己创业的心路历程,还有不少日常生活的分享。而在北大上学的时候,她就已经试水做过社区类App,那时的胡雅婷便有把用户个人平面图文名片变为立体化数字形象的设想。

  可以说,AI的热潮,让不走寻常路的胡雅婷看到了新的创业机会。

  2022年4月,胡雅婷的3D虚拟厂牌AVAR尝试发售了第一批虚拟服装,2022年10月正式上线了AI绘画虚拟服装,在虚拟时尚玩家内部引发“轰动”。

  作为崇尚个性的“00后”,胡雅婷从学生时代就热衷于物品改造,“拿到一个新书包,也总想着通过改造让它变得与众不同。”胡雅婷说,她希望AVAR既能让玩家通过穿上虚拟服装进行“自我表达”,还能实现“个性定制”,真正保证每款服装都“独一无二”。

  第一批虚拟服装面世后,胡雅婷就开始尝试引入AI绘画技术。她发现,如果用上AI绘画技术,任意一个玩家都能通过AI创作“无限种可能”

  图案和花色的虚拟服装,哪怕玩家丝毫没有绘画和设计能力。有了AI,每个人都能定义自己想要的图案,“人人都能参与到设计里,玩起来”。

  为了提高设计效率,胡雅婷带领技术团队“训练”AIGC贴图网络,“不断输入不同的指令,直到AI能够对任意图案的描述做出反馈。”通过大量的重复试验,不管是二次元、暗黑系还是异世界风的贴图,AI都能仅仅根据“一句话的描述”赋予服装相符的材质,并且时间缩短至数秒。

  这也让AVA R 迅速积聚起一批“00后”虚拟服装爱好者。虽然现在AVAR的AI贴图虚拟服装还在测试阶段,但胡雅婷已经无数次收到玩家的“催更”。“很多‘00后’玩家兴奋地告诉我,现实中他们只能穿常规的衣服,在虚拟世界里能尝试现实中没有的东西。”胡雅婷表示,“这让玩家感觉成为了一个全新的、更有创造力的自己”。

  但是,胡雅婷并不满足,她费尽心思想让AI贴图虚拟服装真的能“穿起来”。她首先在展示效果上下工夫,“AI绘画既然能生产出无数种可能的个性图案、花色,那么,如果产生的AI贴图可以附在3D建模上,CG渲染后,用AR相机就能体验虚拟服饰上身的效果。”

  除了让AI贴图和3D模型结合,让“虚拟服装‘穿’在玩家的虚拟形象上”,胡雅婷还用3D打印和柔性定制让玩家穿上限定款实物。近日,胡雅婷还通过AI和3D打印技术,和SNH48成员许杨玉琢一起做了她的Q版手办,在SNH48公演的冷餐会上把这些手办送给粉丝。

  如今,AVAR已经积累了上万个付费用户和近百万元的GMV.AVAR的AI虚拟服装也登上了《时尚芭莎》杂志、《奔跑吧兄弟》综艺节目等等。

  英国时尚购物搜索平台Lyst与数字时装公司TheFabricant合作发布的《2021数字时尚报告》显示,全球约有35亿人是数字时尚客户,在总购买力中占比超过55%.在虚拟时尚这个千亿赛道,胡雅婷和AVAR显然还有很大的生长空间。

  首先, 在虚拟服装的独特性上,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仍然有待满足。在胡雅婷的认知中,无论是LV、Gucci、Puma等高奢品牌推出的动辄上万元的虚拟服装,还是AVAR的第一批虚拟服装,“此前市面上的虚拟服装图案都是固定的”,玩家购买的虚拟服装不够独特。

  “目前,我们想和一些传统的泛娱乐App、电商、游戏合作拓展应用场景。”在胡雅婷的设想里,“玩家可以在传统App里,通过AI虚拟形象定义更丰富的自己。”此外,AVAR还和361度、特步、安踏等运动品牌推出了联名虚拟服装。

  不过,对于刚刚成立一年就能连续三次融资,胡雅婷显得颇为冷静。“当前AI绘画等App生成图像的技术往往是开源的,很难形成技术壁垒,主要看内容的商业化应用场景。”胡雅婷认为,AI和3D打印技术的出现让创业者可以最大限度地提升设计师的工作效率,但是AI工具的普及也造成技术优越性的消失,而最终决定用户存留的是,玩家能否直接通过在App中输入自己想要的图案、风格,就拥有自定义的“独一无二”的虚拟服装。

  在胡雅婷看来,用AIGC技术生成视频和3D模型才是差异化的赛道,AVA R如今还试图训练用Ne R F实现“一句话生成3D模型”。此外,在丰富AI虚拟服装风格,让虚拟服装穿搭“有理念、有故事感”上,“还有很多空间值得探索”。

  AI思维导图Chatmind,3天上线,50天被收购


  在资本市场无限趋于冷静的2024年,似乎只有在AI赛道才能听到更多好消息。


  2 0 2 3 年6 月, 工具类垂直领域企业Xmind收购了一款3天即上线、3周完成迭代的AI思维导图工具——C h atmind.上线不过50余天,Chatmind总访问量已超百万次。收购完成后, X m i n d 发布了C h a t m i n d 2 . 0 , 据S i m i l a r web统计, 2 0 2 3 年1 1 月至2 0 2 4 年1 月,Chatmind用户访问总量为116.6万次。而这款“AI+思维导图”产品的创始人石天放年仅23岁。

  在后A I 时代, C h a t G P T 、midjourney等强大AI模型的出现无疑成为年轻创业者的助力。石天放研发的Chatmind,通过调用现有的大模型,将得到的答案进行整理汇总,再利用前端技术生成思维导图,5个人的团队,仅用3天时间就做成了一款App.或许,在AI创业时代,AI工具的魅力正在于,随着Sora、ChatGPT等划时代AI工具的出现,传统的行业模式被迫变革,无论是百度、阿里巴巴、字节等巨头公司,还是王慧文等早已功成名就的大佬,亦或是如石天放一般寂寂无名的“00后”,都被拉到了统一的起跑线上。

  在Chatmind的首版产品中,石天放介绍,产品初期调用了大模型API,通过降低技术难度,减少项目人员不足带来的产品开发障碍,仅用1个晚上就完成了Chatmind的核心功能和产品页面。

  也正是因此, 在被收购前,Chatmind略显粗糙,仅有网页版本可以让用户结合提示词智能生成思维导图。区别于常见的思维导图工具,Chatmind引入AI辅助工具,产出思维导图的过程全部由AI完成。彼时,大众还在探讨ChatGPT的使用方式,石天放已经做了ChatGPT在垂类工具领域内的优化版本,相比起ChatGPT粗糙的结果生成,Chatmind能够生成更直观的思维导图。

  抢占先机,让石天放成为“跑得最快的‘00后’AI创业者”中的一员。

  其实,作为国内第一个被收购的AIGC产品的创始人,早在高中阶段,石天放已经开始自学编程,大学时期更是报考了人工智能专业,并在Vland做过算法实习,这些经历不仅让石天放在AI领域的信息获取上总是快人一步,也无形中让石天放更加“敢想敢做”,只要找到创业机会,便会立即行动。

  2023年,ChatGPT发布之初,还在读大四的石天放便判断,AI工具结合文本应用,不仅有实现的可能性,同时能够借用AI工具把思维导图这一垂类赛道再做一遍。

  在学校图书馆读书的晚上,石天放敏锐地关注到,随着ChatGPT的火热,不少基于ChatGPT的AI项目大批涌现,例如ChatExcel等等,而此前,石天放恰好在线上为奇绩创坛做了一个类似DocGPT的项目。他发现,投资行业会梳理思路、梳理关系、梳理行业,当时,文本类的PDF、思维导图还未出现,但事实上,“chatGPT的逻辑能力更强,做脑图更简单”。

  石天放开始琢磨,通过ChatGPT工具的赋能,能否产生新的信息格式。随后,他注意到,已经培养起一批稳定付费受众的思维导图,国内外都没有人去挖掘新的信息格式,如果能通过AI工具让思维导图的内容可视化,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创业机会。

  于是,兴奋的石天放先是跟几个朋友分享了他的想法,询问他们是否要一起创业,即便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但激动的石天放自己一个人只用了一个晚上便完成了核心搭建, 随后更是仅用3天就完成上线。

  这不仅是由于AI工具的巨大助力,也是源于其对创业机会的敏锐嗅觉。

  “用AI 工具做的思维导图产品差异化不会太大,关键是要做先被看到的那一个。”石天放表示,“当领域内同款应用非常多时,专业玩家会关注差别,而普通大众只会选他第一眼看到的产品。”

  “其实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难题,但我们做得早,那时候正是ChatGPT最热的时候,微信群、即刻上有很多人在探索新工具,在不到三周的时间里,我们积累了差不多1万的种子用户。”石天放在采访中表示。

  利用AI工具,做小而美的创业尝试,敢想敢做的石天放,就这样等到了他的机会。

  ChatMind在海外成为了AI思维导图的代名词,此时,Xmind创始人孙方碰巧来北京,当时正在和一位投资人吃饭的石天放与孙方一起去了附近的酒吧,在简单了解之后,孙方便提出收购ChatMind的建议。最终,他们聊了一个晚上,便确定了收购。

  石天放无疑是幸运的,他幸运地赶上了ChatGPT的流量热潮,也幸运地做了第一批试水的创业者,但幸运的背后,是对AI创业机遇的精准把握。

  毕业之后,石天放进入美团联合创始人负责的AI图像部门。如今,石天放表示,他们正在做OpenAI也在尝试的一个项目,将在4—5月推出,当前还在融资阶段。他正带领团队在AI创业潮里比拼创造力和好奇心,“我们能拆解各种产品并重新组合,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而且能很快执行”。

  正如王小川在公开发言中提到的,“要用不够好的模型做出好的应用,中国有最好的产品经理,这是中国创业者的机会。”对于石天放们而言,AI创业潮起潮落,永立潮头的关键还是在于挖掘能被AI重新改造的更好的新场景。“至少未来十年仍然是AI的时代,但要注意的是,好机会被发掘出来的过程,总是缓慢的。”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