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新方向:共同富裕加快落地

时间:2022-2-12 14:46:27   作者:石海娥     
内容摘要:2022年,与共同富裕的相关政策措施将逐步落地,共同富裕将从概念逐步成为现实
  2022年,共同富裕依然是值得关注的热词。2021年,中央多次提出“共同富裕”,明确了共同富裕的战略目标和时间途径,并以浙江为试点,发展共同富裕示范区。2022年,与共同富裕的相关政策措施将逐步落地,共同富裕将从概念逐步成为现实。

  共同富裕如何落实?2021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强调:实现共同富裕目标,首先要通过全国人民共同奋斗把“蛋糕”做大做好,然后通过合理的制度安排把“蛋糕”切好分好。

  推动就业、扩大中等收入群体


  做大做好共同富裕“蛋糕”,全体人民迈向共同富裕,是一场艰巨而长期的接力赛,既需要“每一棒”奋力跑,也需要领棒者示范跑,在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增长的前提和基础之上,促进共同富裕首先要坚持高质量就业。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贾若祥指出,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要不断壮大中等收入群体,打造“橄榄型”社会结构。作为我国共同富裕的先行点,浙江省正在加快缩小地区、城乡发展差距以及缩小收入差距等方面的步伐。“着重探索稳定和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新机制,高度关注‘平均数以下’问题,推动低收入群体持续较快增收。”浙江省委书记袁家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浙江湖州的“共富班车”是当地实现共同富裕所推行实施的一系列富民项目、惠民政策和便民服务的统称。项目强调突出农村群众、老年人、残疾人、基层人才等重点人群,有面向困难患者的“慢病服务”班车,面向低收入群体招聘、培训的“乐业湖州”班车和面向农村居民的“未来农场”班车。

  抓住重点、精准施策,推动更多低收入人群迈入中等收入行列。针对不同群体施政,比如企业家,更多要从促进规范经营、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等方面下工夫;对于农民工,一方面要鼓励他们通过提高技能水平增加收入,另一方面要解决他们在城市的落户、住房、子女教育等问题。

  “高校毕业生有望进入中等收入群体,要提高教育质量,做到学有专长、学有所用,帮助他们尽快适应社会发展需要。技术工人也是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加大技能人才培养力度,提高技术工人工资待遇,吸引更多人才加入技术工人队伍。”在“乐业湖州”班车上,已经有1527名待业人员实现就业,2430名职业人才接受了技能培训。

  而另一列“未来农场”班车则通过培育创建“未来农场”,预计吸纳当地农村劳动力929人、带动增收4100余万元。“村游富农”班车计划惠及10万乡村旅游从业人员,并辐射727个景区村庄,将乡村旅游直接收入提升到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5%.《“十四五”就业促进规划》也首次将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纳入量化考核的预期性目标之中,要求增加劳动者特别是一线劳动者劳动报酬,可以预期,2022年,我国将继续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提高居民收入份额和劳动报酬份额。

  据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世贤接受媒体采访表示:做大“蛋糕”,GDP总量的增长是基础,经济总量增大了,人均可支配收入才有可能提高,老百姓才能有更多财富积累。而把“蛋糕”做好,从根本上说是高质量发展问题。

  而在探索共同富裕示范区这条路上,2025年,浙江省要实现的目标是:城乡区域发展差距、城乡居民收入和生活水平差距持续缩小,低收入群体增收能力和社会福利水平明显提升,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体的橄榄型社会结构基本形成;推动共同富裕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框架基本建立……

  加大分配的调节力度


  共同富裕需保持经济增长与收入增长同步。2021年8月17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强调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正确处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也指出,要加大税收、社保、转移支付等调节力度并提高精准性。


  但从目前来看,我国国民收入中劳动报酬份额只占到46%,政府在调节收入分配方面面临较大挑战,分配问题在实现共同富裕问题中备受关注。六中全会结束后,中央财经委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对中外记者谈了现在党中央关于共同富裕的一些思考:第一次分配既要讲效率,又要讲公平,合理控制初始分配的差距;第二次分配要完善税收制度、提高直接税的比重、健全社会保障体系,努力使橄榄型的分配结构的两头更小一些、中间更大一些;第三次分配要国家鼓励支持企业和企业家在有意愿、有能力的情况下积极参与公益事业,这在客观上会起到第三次分配的作用。随着我国的企业不断发展壮大和更多的人富裕起来,加上国家激励政策的完善,我国的公益事业将迎来一个大的发展。

  人社部劳动工资研究所原所长、中国劳动学会特约研究员苏海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再分配的税收调节包括个税调节、财产税调节以及房地产税、遗产税等调节,再加上财政转移支付调节;社会保障则主要强化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逐步消除社保待遇双轨制,“比如对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一定是应征尽征,要征收到位;财产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应该进一步优化调整,不能只按固定的20%税率征收;还要适时开征房地产税、遗产税、赠与税等。”

  而三次分配倡导高收入人群在自愿基础上,以募集、捐赠和资助等慈善公益方式对社会资源和社会财富进行分配,韩文秀在中共中央宣传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税收政策的适当激励客观上也会起到第三次分配的作用。“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帮后富,不能等靠要,不能养懒汉。”

  作为我国共同富裕先行示范区,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正在践行以公益慈善为主的第三次分配:鹿城区打造全省首个枢纽型慈善服务综合体,建立了14个街镇慈善服务中心、94个社区慈善服务站,构筑起“15分钟慈善圈”,设立首个“低收入群体信贷互助基金”,引导本地龙头企业和实力温商成立企业冠名基金31个、家族基金3个、捐赠人意向基金25个。

  同时在全省率先构建慈善积分体系,真正让“善行义举、行善积德”可量化、可转换、可感知。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坦言:目前民间慈善的愿望和能力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建议在慈善事业的准入和鼓励政策、监管和自律等制度层面进行优化,创造更加宽松的慈善事业发展的制度环境,让富裕人群、企业家乐意做慈善和社会公益,这可能是三次分配发挥重大作用的关键。

标签:2022年第2期 2022值得关注的经济热点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