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原伟超:我看到了我国航空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时间:2021-9-12 11:16:02   作者:石海娥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除了硬件系统,原伟超的计划中还包括软件平台的打造,以期最终建成一套适应市场需求的新一代空管信息系统

  2019年,原伟超参加了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今年,他又参加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北京科源轻型飞机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北京科源机场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原伟超有着和其他人不太一样的视角。


原伟超:我看到了我国航空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建国70年大阅兵和建党100年庆典都有空军编队飞行展示。”原伟超举例说:“歼20编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从2019年到2021年,短短两年时间,在天安门广场上低空快速飞行的歼20就从5架增加到15架,很不容易。实现这个目标,从造飞机到成功飞行需要很多工种协同配合,包括材料、航电设备、人员培训等等。”两场飞行展示,原伟超看到了我国科学技术,尤其是航空科技的进步和发展。

  中国第一家民营飞机制造公司


  “1986年,恰逢国企改革,北京对国有小型亏损企业进行拍卖,我父亲也参与了拍卖。” 经过几轮价格博弈,原永民最终以14.2万元的价格拍下了一家餐馆,可是家里的积蓄加上向亲朋好友借的钱也只有4万多元,差的10万元怎么办?“当时正在开展体制改革,北京是试点城市之一,了解情况后,政府出面做担保,帮我父亲向银行贷了十万元的低息贷款。”在政府的帮扶下,原永民顺利从公职人员蜕变为一名创业者,并将酒楼经营得风生水起。


  改革开放后,国家陆续出台了帮扶个体户的政策和制度,已经在商海打拼多年的原永民心思也变得更加活络。1993年,原永民听说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准备以340万元的价格转让造飞机技术时,原来就一直对飞机感兴趣的他办理了相关执照,带着钱把技术买了回来。在海淀区政府的支持下,在当时的北安河乡成立了占地150亩的中国第一家民营飞机制造公司——北京科源轻型飞机实业有限公司(下称科源),并在航空工业部退休专家宋国权介绍下,聘请10多位退休专家,组建了自己的技术团队,开始介入通用航空业。

  建厂伊始,科源上了一条年产100架小型飞机的生产线。这种小飞机只有285公斤重,可乘坐2人,小巧玲珑,如同一只大鸟,最高可飞4000米,最低可以飞5米高,续航能力可达1000公里,每100公里油耗仅为10升95号汽油,和一辆汽车差不多。1996年,售价40万元。

  同年,科源代表中国前往加拿大参加世界飞艇锦标赛,那是原永民第一次出国。看到国外通用航空产业的高速发展,原永民深受震动。2004年,科源生产的蓝鹰飞机出口美国。

  “现实并没有预想的那么乐观。

  通航机场少、空域管制、适航证……

  各种因素制约下,科源飞机的国内订单寥寥,出口业务也无法开展。“造飞机投入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都非常庞大,为了把通用航空事业延续下去,原永民不得不借了1700万元的高利贷。随着借款年头的增长,借款本息总额已高达三四千万,而企业发展也遭遇瓶颈期,”造出来的飞机卖不出去,为什么?因为没有可以飞行的场所。就好比现在的无人驾驶汽车缺少专用行车道一样。“那段日子对于原家来说非常难熬,一方面是研发生产的脚步不能停,另一方面是催账的节奏越来越频繁。

  “我父亲每天一睁开眼,光利息就得还1万多,压力非常大。”原伟超说,这一次,依然是政府出面协调了法院和银行,把还款时间延长了。但欠款总归还是要还的。在一次澳大利亚考察中,原永民发现,他们的水里居然有那么多游艇!“空气动力学和流体力学都是相通的。”原永民想,“是不是可以尝试用造飞机的团队和技术造船,以此清偿欠款?”

  原永民在考察市场后,带领团队转型造船,环保游船、执法船,新疆、黑大连、山西,北京的什刹海、龙庆峡、密云水库,慢慢都有了科源的船。

  靠着造船,原永民带领科源挺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之后又以放弃科源酒家的拆迁补偿为代价,彻底还清了实现飞机梦的几千万借款。2015年,临时起飞点获批成为海淀机场,这也是目前为止北京城六区内唯——处通航机场。

  创二代思维


  2009年,原伟超留学归国,继承家业,鉴于此前在飞机产业碰壁,不得不改做新能源船舶的经历,原伟超觉得,没有哪种产品能持续几十年或上百年,行业或许可以长期存在,但如果想在这个行业里持续发展,就得有不断创新的思维和产品,而实现这些的前提是及时精准地把握政策导向后的转型升级。


  “自2008年国家开放3000米以下低空空域之后,国内通航产业的发展依然没有多大起色。飞机虽然造出来了,但是市场没有热起来,产品依然卖不出去。”原伟超说,相比于发达国家繁荣的通用航空市场,国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何在乌云压顶的云层中寻找通航的春天?盘点手里的资源,研究当下的市场。原伟超逐渐清晰起来,乘着科技创新的大势,寻找通用航空的发展机遇——打造一个公共飞行示范平台。“相当于现在的无人驾驶测试区,本质上是服务于各大院所、高校的科研研发和高科技企业的科技创新,做通航产业的专业化服务。”

  介入公司经营后,和父亲当年因为兴趣而决定造飞机的决定不同,原伟超把更多精力转向代销国外小型飞机和为私人飞机提供服务上,利用海淀机场的场地优势,开展飞机展示、驾驶培训等业务。

  “北京是文化中心,拥有数量众多的科研机构和大学,也是科技创新的龙头城市,海淀是科技创新中心的核心区,飞行器相关产业创新主体通常要到边远地区进行飞行测试。科源的机场有完整的配套设施和全要素的应用场景,不用出京就可以完成全部测试,这是一个双赢的结果。”原伟超认为,创新主体能最大限度地节省时间、成本和效率,而海淀机场也可以得到测试收入。


原伟超:我看到了我国航空事业的进步和发展

2021年7月1日,原伟超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建党100 周年庆祝大会


  用科技创新为传统产业赋能


  “目前,全国有13个无人飞行示范区,都是各地政府打造的。”原伟超说,2021年,民航局印发《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建设总体方案》,要求到2022年,初步建成由全国低空飞行服务国家信息管理系统、区域低空飞行服务区域信息处理系统和飞行服务站组成的低空飞行服务保障体系,而科源,正在立项建设中关村科学城低空飞行示范区,这是中国第一个由民营企业主导筹建的飞行示范区。“示范区利用海淀区现有的资源要素,为无人低空科研和产业聚集做支撑,打造安全可控的网联无人机飞行综合基地,以试飞验证为牵引,聚集北京无人低空产业创新主体,形成创新链与产业链深度融合。”原伟超说。


  除了地面设施,科源在原伟超带领下,目前还着手在海淀机场56平方公里空域范围内打造“信息罩”,运用5G、AI和大数据技术,360度无死角地监控飞行器在空中的飞行状态,保证飞行安全。

  在原伟超的认知中,中国现今的科技发展水平与三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产无人机、载人无人机技术领先世界,但政府对于这些“低空、慢速、小目标”的监管始终没有好的办法。“信息罩”的产生必将助力政府、民航和军队对这些“低慢小”目标的监控,能够在最大范围内保证商业和军事飞行的安全。

  除针对海淀机场未来的规划,原伟超的计划中还包括软件平台的打造,以期最终建成一套适应市场需求的新一代空管信息系统。这是一个全新的场景,即便是在美国也没有相应的技术。“必须用科技创新为传统产业赋能。”原伟超说。

标签:2021年第9期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