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徐召江:练就“一眼辨色”

时间:2021-8-15 15:51:58   作者:臧梦璐     
内容摘要:1997年7月1日,新塘邦尼汽车用品商店正式开业。当天,忙到很晚的徐召江在电视里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一定要好好干, 不能辜负部队对我多年的培养。”

  “我这个车在你们这里补漆没几天,引擎盖表皮怎么就起泡了?这漆的质量这么差……”小张与汽车修理厂的员工争执了起来。为了平息顾客的怒气,修理厂不得不请来了一位专业调漆师傅——徐召江。徐召江看了一眼车子,对小张说:“一般情况下,引擎盖要用钣金腻子来补,你这个车补的肯定是原子灰。”面对小张和修理厂的质疑,徐召江接着说道:“我现在就可以跟你们签个协议,如果气泡下面不是原子灰,后果我来负责。”当众人用螺丝刀划开气泡后,果然被徐召江言中了。


徐召江:练就“一眼辨色”


  “引擎盖对漆的质量要求很高,特别是夏天,上面太阳晒,下面发动机热,质量不好的漆抗紫外线差,耐候性低,很容易因湿气聚集产生气泡。”徐召江耐心地向小张解释着。

  “徐师傅你真厉害,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小张竖起了大拇指。

  在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提起徐召江的名字,或许知者甚少,但随便在街头走一走,你一定会邂逅他的“作品”:蓝色指路牌、开元名都金顶、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银行招牌和徽标、湘湖观光车车身、美丽乡村标志牌……

  这些在日晒雨淋中色牢度要求很高的着色配色,都出自他的手笔。

  从事油漆调色工作二十余年,徐召江对各类油漆的性能了如指掌,还练就了“价值三十多万元的测色仪测不准的颜色,他看一眼就知道漆料配比”的绝活。这种“一眼辨色”的绝活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离开部队,还能干啥?”

  “军人很受人尊敬,当兵也是很多年轻人向往的事。”1981年,徐召江正式入伍。他万万没想到,初入部队,就被分进炊事班。每天与案板和灶台打交道,徐召江的心理开始有了波动。但很快,在老兵的鼓励和帮助下,他逐渐适应了部队生活,蒸馒头、切菜、炒菜等操作样样精通。

  三个月后,徐召江离开炊事班,当起了公务员。他一边做好本职工作,一边努力学习文化课程,还结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战友,部队生活为来自农村的徐召江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1986年,在南京军区空军航空兵十师86379部队军需仓库服役的徐召江接到了退伍的消息。“当时,从助理员到股长,就我一个退伍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多年的战友就要分别,股长哭了,“小徐,你从农村出来,文化水平也不高,离开部队你还能做什么?”

  “我能做什么?” 离开部队后,徐召江反复问自己。年纪不小了,还要养家,徐召江压力倍增。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油漆行业,便决心学门手艺,做点小买卖。

  “ 开业和香港回归是同一天。”1997年7月1日,新塘邦尼汽车用品商店正式开业。当天,忙到很晚的徐召江在电视里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一定要好好干,不能辜负部队对我多年的培养。” 他暗自下定了决心。

  熟能生巧


  “讲句实在话,调漆这行,没有勇气和毅力做不下来。一旦哪个环节做坏了,就前功尽弃了。”对于门外汉来说,想学好调漆手艺,并非易事。在许多时候,调漆考验的是调漆技师的眼力,即辨别色彩差异的能力。


  调漆技师的主要作用是给一些老、旧车,特殊车调色漆。老、旧车经过风吹雨淋日晒,与原厂标准色漆有了不同程度的色衰、光衰、变色;此外,还有一些别出心裁的车主想要给自己的车改一种个性颜色。在这种情况下,调漆技师不但要准确辨别色漆真正的颜色,还要辨别该色漆颜色范围内的重色调,包括暗度或亮度级、色彩的明艳或饱和度。“经验丰富的师傅用原车标准漆配上其它色漆,经过20分钟调试,喷上后用肉眼就难以分辨新老漆的色差了。如果经验不足,就经常会遇见车主接车时吵架、骂街、不给钱、要求赔偿等纠纷。”

  色彩的复杂度决定了调漆的难度。先不论不同品种之间色号的差别,就算是同品牌漆料,批号不同,色相、色牢度都会不同。比如原漆就有200多种颜色,考虑环境灯光等影响,可以做出无数种排列组合。此外,喷漆时的角度、距离、气压都会使颜色发生改变。因此,即便是车漆生产厂家在每款新车型上市时便同步配售标准色漆产品,但是在多数情况下,包括进口车在内的调色参考配方,无法达到100%精确,必须针对实际情况进行微调,甚至在没有参考配方时,需要调漆员研究样板颜色,确定调漆方案。

  对于徐召江来说,最难的还是“变色龙”。“我们在街上经常会看见一些年轻人开的车,从不同的角度看过去,颜色都不一样。比如有的车远看是白色的,近看又有一种紫色透出来,专业人看,又可以看见紫珍珠、红珍珠等多种颜色。”这类车一直是保险公司头疼的难题。由于色彩复杂,很多汽车修理厂不具备修补能力。“这种车补色时,首先要准确判断出颜色组合,再确定颜色叠加顺序。”徐召江一边反复在一线实践操作,一边积极参加各种业务培训,每年更换的色卡,他都在第一时间对照研究。“最开始,调漆要花好几个小时,时间长了,慢慢就有了方向,摸清了门路,调漆就变得得心应手。”


徐召江:练就“一眼辨色”

徐召江在店里调漆


  流程决定成败


  一个好的经营者,会将流程管理作为重中之重。这也是徐召江在业内摸爬滚打多年总结的经验教训。


  由于油漆品种繁复,业内经常用“漆糊涂”的玩笑话来形容油漆从业者。但徐召江却在实践中得出“一点马虎十倍后悔”的深刻教训。

  开店早期,店里一辆车子做好油漆后车身分布着均匀的小污点,徐召江排查原因后发现当日操作的油漆工用必扑喷了一下蚊子,喷雾从空气中回落后在车身留下了均匀的污点。吃一堑长一智,吸取教训后,徐召江亲自把关,严格规范店里汽车喷漆标准工艺流程,从反复检验修复的线条、平整(弧)面,到检查缝隙是否合格、到位,再到打蜡抛光,总共22道步骤,每一步都要求店员严格遵守。

  行业内因假冒伪劣产品导致纠纷不断,徐召江深知后果之严重。“有的汽车修理厂图便宜,将家具油漆当做汽车油漆使用,一个星期后,车子就会像夏天出汗后的白衬衫,颜色斑驳。”尽管假冒油漆的成本仅为正规车漆的四分之一,但是徐召江说,用了假冒产品就是自毁声誉。“哪怕少赚一点,也要把住质量关。”

  环保转型


  随着国家对环保事业的重视,汽车油漆行业也面临环保转型升级。水性漆以水做溶剂,具备对人体无害、不污染环境等特点,成为漆类产品未来发展的方向。不过,在物理性能上,水性漆仍存在施工难、不耐水、硬度差等缺陷,需要后续技术研发支撑。


  “目前车用水性漆颜色种类有限,且不具备可调配功能,在实际应用时,有很大局限性。此外,水性漆保质期只有6个月,这也限制了厂家与经销商的生产和备货体量,距离大范围推广仍需时间。”徐召江说。作为油漆生产厂家的下游经销商,他认为,水性漆的推广应从汽车生产厂家及油漆厂家等源头开始布局。“只有汽车生产厂家开始大规模使用水性漆并将水性漆产品配套给下游经销商,我们才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能。”

  但对于油漆生产厂家而言,目前推广水性漆的收益还不足以覆盖前期“油转水”的时间、精力、市场等诸多成本,有的甚至要冒在这场“油转水”行业洗牌中丢失原有市场份额的风险,这大大打击了厂家推广水性漆的积极性。“这需要国家在推广水性漆过程中,给勇于转型变革的企业更多实质性的鼓励,来激发产业水性化转型的热情。”(梁楠对本文有贡献)

标签:2021年第8期 致敬最可爱的人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