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郑先耀:在平凡岗位上发扬军人精神

时间:2021-8-15 15:55:04   作者:臧梦璐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我的骨子里有着坚定的理想和信念,这是部队给我的。‘敢打必胜,勇争第一’,不管在哪个岗位,都要不断进步,把事情做好。”

  2016年的一天,翁先生带着正在读初一的小女孩欣欣(化名)来到湖北潜江“郑先耀现代手足护理店”。欣欣已经记不清这是她看过的第几家店。“大到武汉的同济、协和医院,小到各处的修脚店,全都看过,还是治不好。”翁先生看着被甲沟炎长期折磨的女儿,既心疼又无奈。甲沟炎虽然是一种常见的皮肤病,但是想要根除并不是易事。“孩子指甲长得快,每个月都要去医院拔甲,有时候去修脚店,孩子疼的一直哭,要几个人按住才能操作。”万般无奈的翁先生在朋友圈求助,当他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店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郑先耀:在平凡岗位上发扬军人精神


  老板郑先耀戴上一次性手套,初步检查了欣欣的脚趾情况。他发现欣欣的指甲是典型的卷甲,指甲两侧呈鱼钩形状,深深地嵌入皮肤,脚趾两侧因挤压长出很多大个息肉,只要轻轻碰到息肉,就会引起欣欣强烈的痛感。

  “您说实话,这能解决吗?”翁先生惯例问道。“可以解决。我先修一下看看。”郑先耀说。这时,坐在操作椅上的欣欣已经开始为马上要来的疼痛紧张起来。清洗、消毒、沿着指甲游离缘青线斜切,刀进嵌甲出,不到五分钟,操作便结束了。没有疼痛,也没有流血,欣欣长舒一口气,脸上有了笑容。随后,经过几天的消炎治疗,炎症基本消除。

  虽然嵌入的指甲已经修掉,但是指甲的形状并没有改变,一旦指甲重新长出,还是会嵌入肉里,引发炎症。“要想根治,需要进行指甲矫正。”牙齿矫正听说过,脚指甲矫正还是头一回知道,当翁先生得知这是德国的先进技术时,他决定让女儿试一试。3TO指甲矫正术通过在指甲表面贴上矫正片,利用力学原理,将两侧的指甲向外慢慢提出。经过一个月的矫正,欣欣的指甲不再向两边嵌入生长,而是可以正常的向前生长。长期的难题得到彻底解决。如今,欣欣已经上了大学,6年里,甲沟炎再也没有复发过。

  两把剪刀、一个镊子、三个刀片……工具虽简单,用不好,就只是一位普通服务者,用好了,便可称得上是一位匠人。

  在很多人看来,修脚师傅可能是个“不入流”的职业,又脏又累,也很难有大出息。但郑先耀却一头扎进来,苦练技术,十几年来,他累计帮助10万余脚病顾客恢复了健康。到底是怎样的信念支撑着郑先耀不断钻研进取呢?这要从他的一段部队经历说起。

  搬石头的兵


  郑先耀出生于湖北省潜江市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1993年,郑先耀参军入伍,成为一名火箭军工程兵战士。然而,进部队的第二天,包括郑先耀在内的100名新兵就像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当兵起码要与枪为伴,指导员却说我们的任务是搬石头。”郑先耀此时才知道,工程部队常年驻扎在祖国的大漠戈壁、崇山峻岭,为导弹筑巢,战士们每天在深山与石头、钢筋混凝土打交道,环境艰苦,任务危险。


  看着士气不高的新兵,指导员说:“当兵就意味着奉献和牺牲,部队的岗位很多,但不管是什么兵种,都是为祖国和人民服务。”指导员的话,郑先耀铭记在心,也成为郑先耀创业的信条。“工作没有高低贵贱,无论哪个岗位,都是为人民服务,靠自己的双手挣钱,不丢人。”

  此后,郑先耀慢慢了解到很多工程兵前辈的先进事迹。“一代代工程兵用汗水甚至生命,为国家构筑起强大的钢铁长城,他们始终践行着共产党员与革命军人的初心和使命,他们的故事让我倍受鼓舞,激励我早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

  “勇争第一、敢打必胜。”郑先耀说,在部队磨炼多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股不服输的劲头。在部队期间,因表现突出,郑先耀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并多次立功受奖。

  苦练基本功


  在部队的生活辛苦又充实,转眼间十年过去了。2004年底,郑先耀从部队转业回到潜江。本来可以享受国家安置的工作,但郑先耀不想给政府添麻烦,决定自谋职业。


  他孤身一人来到上海找工作。一天,郑先耀走在街上,感觉脚下隐隐作痛,他便走进一家修脚店。“修脚师傅修了三两下,我的脚就不疼了。”初次体验修脚的郑先耀感觉很神奇,他便向师傅询问这份工作的情况。师傅告诉他,店里的修脚技师没有底薪,每服务一个顾客,抽一定比例的提成,一个月最少可以有4000元的收入,有的技师技术好、动作快,可以赚上万元。郑先耀觉得难以置信。“当时潜江一份正式工作的工资才1600元左右。”

  既能有高收入,又能帮助他人恢复健康,郑先耀心动了。然而,这个想法却遭到了亲朋的反对。农村的父亲本希望儿子转业后可以做一份体面的工作,他觉得修脚听起来就很“丢人”。虽然不被看好,但是郑先耀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他瞒着父母,从学徒做起,苦练基本功。

  “我入行的时候已经30岁了,店里的前辈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为了尽早掌握技能,郑先耀虚心向年轻人请教。学徒没机会服务顾客,大多数时间只能用晒硬的药皂找指甲的感觉,另外,筷子、牛角等也是练习工具。“一天要削两三根筷子”。

  “修脚这行当必须练好‘指腕功’,手指要灵活、有力,下刀要稳、准、轻、快。一旦跑刀就会伤到患者。”最开始练习的时候,由于手指不协调,握刀姿势不标准,郑先耀经常把手磨出水泡,时间久了,手上布满老茧和未愈合的伤口。当时,店里提供免费的员工宿舍,晚上,其他工友睡觉了,郑先耀自己在走廊继续练习。“在部队什么苦没吃过,这点辛苦不算什么,做就要做到最好。”

  功夫不负有心人,别人花3-6个月学习的内容郑先耀2个月就学完了,第3个月末,郑先耀拿到了第一笔工资。

  “我不抽烟不喝酒,一个月留下两三百元的生活开销,剩下的钱全部寄回了家。”看到儿子靠自己的努力掌握了技术,还有了高收入,父亲的观念逐渐有了变化。渐渐地,郑先耀得到了大家的支持与理解。

  神奇的传统技艺


  2015年底,郑先耀回到潜江,先后开了两家修脚店。常规项目有手足抗菌护理、甲沟炎治疗、炎症、鸡眼、疣体护理、灰指甲祛甲等。其中难度最大,也最考验技术的就是甲沟炎的治疗。


  “由于息肉的遮挡,技师要凭经验判断指甲嵌入的深度,并且要在尽量不碰触息肉的情况下,用刀片将嵌入的指甲修出。”

  不让顾客感觉到疼,不出血,这非常考验技术。“修脚和针灸、按摩堪称中国三大国术。针灸、按摩都纳入了医学的范畴了,唯独修脚没有。

  但是修脚又是咱们中国特有的行业,外国没有。可以说这个行业本来有一只脚在医学门里,一只脚在门外,我们弥补了医学方面的某些不足。“拿甲沟炎举例,西医外科治疗甲沟炎通常采用拔甲的方式。”医院首先用麻药进行局部麻醉,然后像拔牙一样用老虎钳将整个指甲盖拔掉。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往往会让患者苦不堪言。麻药一旦退去,伤口不但会出血,患者还会有剧烈疼痛感,术后还要输液一星期进行消炎,一星期内无法走路。但是修脚不一样,技术好的话,不出血,疼痛感不明显,还不影响正常走路。“

  中医里有“望闻问切”,修脚也有。“修、挖、起、片、分、撕、刮、捏,这是修脚八法;支、捏、抠、卡、拢、攥、挣、推,这是持脚八法。修脚师傅还有一双敏锐的眼睛,通过观察指甲的纹路、颜色、浑浊度,就可以判断患者的身体状况。”“一些患者指甲上有黑点,就是由于经常熬夜,免疫力较低。”通过观察走路方式,修脚师傅还能判断出患者哪边脚会疼。这些中国特有的技艺,正在获得国外医学界的关注。“国外一些医院专门组织医生来学习。”郑先耀骄傲地说道。

  勤钻研 做匠人


  传统的修脚工具种类繁多,老师傅的工具箱里常常放着七八十种修脚刀。常用的有片刀、抢刀、轻刀、条刀四种,一套修脚刀有14把,片刀2把,抢刀2把,轻刀6把,条刀4把。做学徒时,郑先耀学习的就是这些传统用刀。现在,郑先耀改良了刀具。


  传统的刀片,反复使用,两三个顾客用过之后就要在石头上磨刀。此外,卫生问题堪忧。“哪怕用后在火上烤,用酒精消毒,也不能将细菌彻底消灭,交叉感染风险较大。”为此,郑先耀改用医用一次性无菌手术刀片。手术刀片和传统的刀片握法不同,使用方法也不同。“使用传统刀片,握刀时手心面向自己,刀贴着患者脚部一片片修。手术刀握刀时,手心朝向患者脚部,效果更好。”郑先耀使用的手术刀片一共分三种型号,15号刀片用于甲沟炎治疗,20与22号刀片用于修脚底和指甲。

  为了更好地服务顾客,提升自身技艺,郑先耀将学习常态化,只要有新的课程,就去学习。他还将目光转向海外。德国的足部护理技术和设备世界领先,当得知有机会去德国学习时,郑先耀立马报了名。

  就在国内修脚师还在人工修脚时,德国已经实现了机械化。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足部打磨仪,但是郑先耀还是被震撼了。“德国制造的打磨仪根据功能细分为很多品类,锋利的钻头可以轻松磨掉脚部老茧和病甲,比起用几个月就坏掉的国产仪器,德国的产品核心技术更加先进,使用一年后钻头仍旧锋利。”

  郑先耀想到了学徒时期一次为福利院老人修脚的经历。当时,他为一位卧床20多年,年过80岁的老奶奶修脚,老奶奶的指甲又厚又硬又长,用刀片很难削动,最终,他花了三四个小时,换了5把修脚刀才把指甲修好。但是,这种人工要几个小时的工作,打磨仪几分钟就能轻松搞定。“必须买回去。”虽然小小的仪器价位高达几万元,但是考虑到能大大提升工作效率,郑先耀觉得这钱花得值。


郑先耀:在平凡岗位上发扬军人精神

新派修脚志愿服务队为老人义务修剪指甲


  志愿路上风雨无阻


  “帮助他人,快乐自己”,早在学徒时期,郑先耀就经常在师傅的带领下做志愿服务。自己开店后,他想将这份爱心继续传递下去。


  开店之初,他迅速组建新派修脚志愿服务队,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深入城乡社区、养老福利机构、特殊群体、贫困家庭开展义务修脚剪指甲、免费技能培训、就业创业扶持、公益捐款帮扶等文明实践活动。

  2019年“七一”前夕,在上级党组织的关心下,郑先耀党建工作室和党支部成立了。他坚信在部队能扛枪,创业能持刀,如今扛起党旗也一样能砥砺前行。

  在郑先耀的带动下,越来越多的志愿者纷纷加入新派修脚志愿服务队的行列,团队人数由最初的6人迅速上升为100余人。每次活动在群内一公布,名额迅速被抢光,“新派修脚”成为潜江一道最美的风景。

  “我靠这门手艺生活有了保障,也希望帮助他人过上好日子。”

  易红艳家里只有4亩虾田,上有体弱多病的老人,下有2个读书的子女,她和丈夫在外打临工为生,无法照顾小孩和老人。了解到这个情况后,郑先耀和易红艳结成帮扶对象,为她提供免费修脚技能培训和就业岗位,现在易红艳每个月工资达到6000元以上,既在家门口脱贫就业又能很好照顾家庭。

  自2005年投身公益以来,除了生病和工作走不开,郑先耀的周末、节假日都是与志愿服务者在一起度过的,整整坚持了16年。累计开展志愿服务180余次,义务修脚2万余人次,技能培训扶持1000余人,公益捐款帮扶40余万元。

  这些年,郑先耀先后获得“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全国模范退役军人”“中国好人”“全国先进个体工商户”“全省优秀共产党员”“荆楚楷模”“湖北省岗位学雷锋标兵”“湖北省最美个体工商户”

  等荣誉称号。面对荣誉,他说,每天都要用归零的心态重新出发。

  虽然修脚行业没有医师从业资格,但郑先耀仍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解决顾客的脚部的问题,“我曾因为成为一名军人而感到骄傲,现在,我要将这份骄傲延续到修脚事业上。”

标签:2021年第8期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