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从平均50%到0——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帮扶固本乡脱贫记

时间:2021-1-18 13:15:37   作者:石海娥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开着自筹资金购买的“扶贫车”,4位书记遍访贫困户,改善基础设施,开办“农民夜校”,利用产业扶贫、异地搬迁等方法,4个村的贫困发生率实现“清零”

  朝发夕至,先从贵阳北火车站出发,乘高铁到三穗;再从三穗转大巴到锦屏县客车站,然后搭上农村客运到固本乡加油站,走路50分钟才能到固本乡八一村。而八一村的交通相对瑶里村、东庄村和务翁村还算好的。


从平均50%到0——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帮扶固本乡脱贫记

合作社工人在烘烤车间烘烤菊花


  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定点扶贫的锦屏县固本乡下辖村的现实情况就是:瑶里村贫困发生率53.34%、东庄村72.59%、八一村52.71%、务翁村49.32%,4个村距离乡政府所在地平均距离有12公里,距县城平均距离超过70公里,且村庄还有不少偏远小寨,深度贫困再加上交通不便,走村串寨遍访、勤访贫困户,书记间碰头开会、上下协调项目等等,都只能靠步行。

  “很多时间都耽误在路上了,实在影响工作效率。”前往扶贫的4位省市监局第一书记(王霖任务翁村第一书记、陈先国任东庄村第一书记、郎思遥任八一村第一书记、李志远任瑶里村第一书记)觉得:下来就是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不但要讲究方法还得注重效率,得尽快改善当地情况,帮助村民脱贫,不能来一趟反倒让村民寒了心。4位书记各自凑了1万多元,买了一辆长安牌小型SUV“扶贫车”。从2018年3月开始,开着这辆“扶贫车”,4位书记按照用车时间表,遍访所有贫困户,从改善当地基础设施入手,开办“农民夜校”,利用产业扶贫,实施异地搬迁等扶贫方法,近三年时间,4个村的贫困发生率从原来的平均50%,到目前实现“清零”。

  扶贫先过基建关


  习近平总书记在《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的讲话》中强调:贫困地区尽管自然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发展水平较低,但也有各自的有利条件和优势。只要立足有利条件和优势,用好国家扶贫开发资金,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开发,充分调动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树立脱贫致富、加快发展的坚定信心,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坚持苦干实干,就一定能改变面貌。


从平均50%到0——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帮扶固本乡脱贫记

务翁村开展中药材吴茱萸剪枝培训


  即便自掏腰包凑钱买了“扶贫车”,4位书记发现自己还是想简单了。驻村初期,八一村、务翁村分别还有1个自然寨没有通硬化路,瑶里村、东庄村和八一村也还有机耕道在施工。

  “干法自然寨那时还没有硬化路,碰上连连降雨,有部分原有路基还有损坏,无法通车,有一段时间调研时还得步行。”原本就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路上让书记们特别心疼,王霖向省局汇报该情况后,本着“一人驻村,全局帮扶”的宗旨,省市监局协调了5万元帮助修路;八一村最边远的里要自然寨交通更是困难,原本根本不具备修路条件,2019年也在帮扶下修建了第一条村级“环线”,硬是实现了里要自然寨与村大寨最后一公里的联通。

  东庄村由大寨、俾把和俾党三个自然寨组成,分布在半弧形的山腰上,一开始连接三个寨子的是一条挂在山腰上的坑坑洼洼的狭窄土路,仅能通行马车和摩托车,汽车根本开不进去。如果要从大寨到最远的俾党,步行需近2个小时,骑摩托车也要30多分钟,遇到雨雪天更难以通行。

  “一下雨,路面被雨水浸泡透了,全是泥水,一脚下去,鞋子可以提上来一斤多重的黄泥。”必须改善交通条件,在多方努力下,东庄村终于有了一条宽阔、平整的通村公路,汽车可以直接开到村里,从大寨到俾党开车或坐摩托车只要10多分钟,雨天出门也不会沾得两腿泥了。

  路通了,开着“扶贫车”走村串寨的书记们越走访越发愁。不仅道路,很多村寨的厕所、学校等卫生条件都令人堪忧。

  以东庄村为例,以前都是露天厕所,一个宽口的塑料桶就是粪池,臭气四溢;一到夏天,晚上如厕还要提前点香驱蚊;瑶里村小学的公厕是一处简易搭建起来给孩子上厕所的棚子,每逢下雨天,通往公厕的田坎湿滑泥泞,稍不留神就摔一身泥……

  要扶贫,先过基建关,决不能让基础建设拖了村民脱贫的腿!经过多方协调和沟通,在国家关于脱贫攻坚政策的指导下,根据实际情况,锦屏县各村寨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开展了“厕所革命”:东庄村采用一体成形三格化粪池;八一村首个比照城市社区打造的水冲式公厕,考虑人口最集中的大寨,同时兼顾给水排水的便利性和通风后,将厕所建在村文化活动中心,距离村小学不足百米,用防滑的青石作地面;美乐村、瑶里村各寨则推行“三格化粪池+集中污水管网”“三格化粪池+中小型污水处置设施”……“厕所革命”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短板,让锦屏县各村的基础设施上了一个台阶。

  东庄村是一个风景秀丽的村庄,当地种植的金丝皇菊既可观赏也可入药,村里主打康养旅游,一些村民因此开办了民宿。“风景好是好,就是厕所难上,2018年,有广西游客到村里住宿被旱厕吓退了。” 作为该村最早办“民宿”的村民,杨系钟说,厕所条件改善后,每年秋天,菊花盛开时,游客明显增多,同时还吸引了不少药材商,为东庄村的药材种植产业脱贫奠定了基础。

  有产业、有劳动力,还要能养活自己


  习近平总书记在谈摆脱贫困时说:激发内生动力,调动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积极性。“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贫穷不是不可改变的宿命。人穷志不能短,扶贫必先扶志;贫困地区发展要靠内生动力,一个地方必须有产业,有劳动力,内外结合才能发展。最后还是要能养活自己!


从平均50%到0——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帮扶固本乡脱贫记

四位第一书记(从左到右为陈先国、王霖、朗思瑶、李志远)和他们自费购买的“扶贫车”


  幸福不会从天降,好日子是干出来的,通过开办讲习所和农民夜校,传递国家政策、讲授专业技能,鼓励和带动村民参与生产、发展优势产业,在2020年脱贫出列第三方评估和脱贫攻坚普查中,固本乡实现了所辖13个贫困村全部脱贫的目标。


从平均50%到0——贵州省市场监管局帮扶固本乡脱贫记

东庄村夜校


  务翁村位于固本乡西南部,距乡政府5公里,距县城63公里,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户105户496人,贫困发生率为49.32%.欧基仁是务翁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之一,有听力障碍,属于二级残疾。2017年,贵州省市场监管局为欧基仁户制定了脱贫一户一策,提供资金支持,帮助其搭建了两个大棚,并请相关专家到村里教授其种植技术。2018年,王霖利用村新时代农民讲习所,开办了务翁村农民夜校,欧基仁开始入校系统地学习种植技术。

  “2019年,我种植的辣椒苗、西瓜苗卖得非常好,年收入3万元。

  农民夜校不仅能免费学到很多知识,还能了解贷款和优惠政策。“实现脱贫的欧基仁坚定了信心,目前正准备扩大种植规模和种植品种,充分利用季节变换时间差,争取做到大棚不浪费、不闲置。”以后还得在农民夜校学习更多专业知识。“ 欧基仁说。

  欧焕祥是务翁村外出创业的一名村民,在广东开设了制衣小作坊,2017年回村成立了锦屏县固本乡飞扬制衣厂。务翁村开办农民夜校后,在王霖的协调下,欧焕祥的飞扬制衣厂成为了村民的实操工厂,优秀工人还有机会到广东总厂务工,第一期农民夜校就为制衣厂培训了16名工人,实现了村劳动力就业产业链。

  2 0 2 0 年,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讲习所和农民夜校无法正常集中上课,为了不让刚刚树立脱贫信心的村民打退堂鼓。郎思遥决定开展远程授课,通过网格化建群、公开农技专家微信等方式,将村里农家书屋的视频资料通过网络传送,运用广电网络全覆盖的优势,适时发布“新时代学习大讲堂”中的培训信息,及时连线固本乡农业服务中心人员,将培训课堂开到了农户家,杨先余成为2020年八一村首批复工复产带动致富的农户。

  杨先余夫妇在外务工多年,因照顾家中的老人和新出生的孩子返乡,一家子的经济来源成了问题。“后来村里开办了农民夜校,我学了养猪技术,在培训老师的鼓励下发展了养猪产业。”杨先余说,一开始有不少顾虑,一是资金,二是缺乏养殖疾病防治知识。为了打消杨先余的顾虑,郎思遥和帮扶干部们多次给他宣讲政策,送养猪技术资料,还帮助他办理了扶贫小额信贷。2019年,在非洲猪瘟普遍肆虐的大环境下,杨先余的养殖场无一头生猪受感染;不仅如此,他同年还清了信用社的贷款,扩大了养殖规模,目前养殖场里有大小生猪120余头,学到手艺的他还成了周边村寨有名的“猪医生”,成功实现脱贫。

  中药材种植是瑶里村主要的脱贫产业,年近60岁的村民杨再金家庭人口多,收入渠道少,曾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2018年6月,瑶里村成立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李志远和村干部劝说他到合作社务工。

  “工资每天80元,同时还能以每亩600元/年的价格将3亩土地流转给合作社用于中药材种植。” 2018年9月至2019年8月,杨再金在合作社务工及土地流转总收入达1.328万元,通过产业实现脱贫。

  在瑶里村,杨再金并非个案。

  瑶里村围绕产业成立瑶里村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后,种植了中药材钩藤230亩、白芨20亩,吴茱萸250亩、前胡80亩、重楼15亩,同时明确产业发展收益分配比例:村集体占5%,投资股占80%,全体村民占10%,建档立卡贫困户占5%,这种模式极大激活了全体农户的生产积极性。

  基础建设得到改善后,结合东庄村实际情况,陈先国指导党支部成立了村集体企业东庄农文农旅有限公司,发展了中药材种植及深加工、民族刺绣、蜜蜂养殖、畜禽养殖、工程建设等多个特色产业,利用产业实现了整村脱贫:2019年,东庄村村民户均增收2000余元,发放土地流转资金80余万元,集体经济收入40余万元,贫困人口人均收入在6000至20000元间。

  “所有村民都是公司的股东,年底有分红。”石柳家是东庄村比较特殊的家庭,上有年迈的父母和80多岁的公公,下有一对儿女和夫兄留下的一个孤儿,丈夫长年在外打工,家里家外就她一人劳作,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东庄农文农旅有限公司成立后,石柳成了公司的一名员工,白天在地里摘采菊花,晚上把老人和孩子安顿好就去加工车间加班,一个月能有2000元至3000元的工资。她丈夫也回来了,跟着村里的工程队在附近乡镇干工程。经济条件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

  不仅固本乡,整个锦屏县都发生了令人欣喜的变化:2019年,锦屏县《地理标志产品锦屏腌鱼加工技术规程》地方标准已通过专家审查,标准建立后将指导促进锦屏腌鱼生产规范化、标准化、规模化建设,带动产业脱贫;锦屏县鹅产业全产业链地方标准、隆里古城标准化建设也正在快速推进中。


标签:2021年第1期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