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视角向内,反求诸己

时间:2020-11-24 15:17:51   作者:买佳豪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如何打造“融合产业”,深入国内“下沉市场”,不断完善自己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并与国际市场进行良性互动,或许是国内很多企业需要共同面对的一道时代命题

  每年“十一”长假,王亚鹏都会携一家老小跨国游,但今年“双节”,他们把消费视角转移到了国内。“相较于国外,国内对于疫情的控制更为有效,出行消费更加安全。此外,我们发现国内旅游服务有大幅提升,所以更想去看看国内的风景,体验大漠风情和田园风光,品尝国内特色美食……”王亚鹏饶有兴致地解释道。


视角向内,反求诸己

海南省三亚免税购物店外景


  王亚鹏的选择并非个例。国庆中秋双节,国内市场消费强劲,相较往年,餐饮、旅游、购物等消费服务需求都大幅增加。银联数据显示,银联网络交易金额达2.16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3%,其中,餐饮预订服务的订单量与“五一”假期相比上涨了166.2%;酒店订单超过今年“五一”假期两倍,民宿订单量与“五一”假期相比增长了114%;旅游门票预约订单量与去年十一假期相比增长61.4%.有专家分析称,“双节”消费从“海外”到“国内”的转变,折射出中国经济逐渐转向“国内经济大循环为主导”的趋势。

  除了疫情的影响,近年来,我国中西部地区及三四线城镇通过数字化转型和文旅产业融合发展,一改过去交通不便、消费场景单一情况,是推动消费向国内转移的重要原因。未来,中西部地区及三四线城镇的下沉市场将进一步发力,除了在旅游方面吸引更多的消费者,在餐饮、购物、文化体验等方面都将发生深刻地转变。

  “国内经济大循环为主导”趋势的另外一个重要体现是一批科技创新企业正集中精力试图利用数字化发展契机解决过去“核心技术在外”“企业发展、产业升级受限”的问题,完善国内产业链在生产环节上的“卡脖子”问题。

  齐重数控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高端重型机床生产企业,长期以来,核心技术掌握在国外企业手中,成为限制公司发展的关键。近两年,随着国际保护主义抬头,高端数控机床被列入封锁清单。为尽快打破技术上的封锁,齐重数控与广州数控紧密合作,双方签订多个合作科研项目,成功在“卡脖子”的关键技术上实现了突破。公司已生产的工作台移动式立式铣车复合加工中心,可实现七轴五联动,通过对工件的一次装卡,既能完成大型立车的车削功能,又能完成大型龙门铣的铣削功能。

  疫情过后,随着国内外经济形势的转变,我国的对外市场开放格局也在发生变化,过去以轻工业商品输出的格局逐渐转向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和技术服务的输出。

  推动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今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的问题,也是国际国内各界高度关注的问题,如今,“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正在从理论转化为市场实践。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倪红福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从“两头在外”的经济发展格局到“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其实质,是要把市场“拉回国内”,更多地依靠国内消费拉动经济增长。同时,通过国际市场将产业链和供应链“补全”,利用技术和科研创新使中国在全球化市场中更具竞争力。其特点是对内市场下沉,对外开放升级。

  他表示,未来一二三产业融合,线上线下产业融合以及科研技术创新将逐步成为企业发展的趋势。在此背景下,如何打造“融合产业”,深入国内“下沉市场”,在“双循环”的过程中不断完善自己的产业链和供应链并与国际市场进行良性互动,或许是国内很多企业需要共同面对的一道时代命题。

  从“两头在外”到“双循环”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非无本之木——1987年改革开放以来确定的‘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发展格局推动了中国经济的腾飞。在新时代背景下,对这一格局进行调整是中国经济宏观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说。

  1987年,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中国,外汇储备不足,与此同时,由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确立,农村土地人口解放,在中国固有的城乡二元结构背景下,一大批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成为中国工业化发展的主力军。但这些涌入城市的农村劳动力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大量进入非农领域,会降低非农领域的有机结构,使工业结构向轻型化偏斜,阻滞工业结构高级化的步伐。但用强制的办法不准农村劳动力转移已不可能,而且,不解决农民工业化的问题,中国的工业化过程就不可能真正完成。

  怎么办?一个由于中国固有的城乡二元结构所导致的发展问题摆在了当时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面前。

  在此背景下,同年11月,时任原国家计委经济研究所的副研究员王建在新华社内部刊物《动态详情》上发表了题为《走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可能性及其要求》的文章,文章中,他主张将农村劳动力转移纳入国际大循环,通过发展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一方面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出路,一方面在国际市场上换取外汇。该发展战略与当年3月党的六届人大五次会议正式提出的“逐步形成外向型经济”的战略发展不谋而合。于是作为出口创汇的一项重要决策,同时也是解决中国城乡二元结构下发展两难问题的重要决策,“两头在外,大进大出”成为这一时期推动沿海外向型经济发展的代名词。以上海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富士康公司为代表的一批知名企业在此期间成功崛起,创造了世界经济增长史上的奇迹。与此同时,在“两头在外”的经济发展模式下,我国对国外市场的依赖度不断增强,宏观需求结构失衡,这也为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埋下了“伏笔”。

  如果说“两头在外,大出大进”的经济发展格局是为了解决中国内部的问题,那么“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提出则是为了应对当下的全球经济环境巨变。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国内经济持续向好,外汇储备逐渐充盈,一系列亲民生的政策出台,“新基建”“生态经济”等可持续发展战略的提出,为国内经济大循环提供了落地实施的基础条件。

  疫情后,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保护主义抬头,中国“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外向型经济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作为世界主要商品生产国,中国在全球贸易生产和分工体系无法正常维系的情况下,将市场逐步转移向国内,成为当下中国经济宏观发展的必然选择。

  对于“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本质,盘和林和倪红福看法相同:“就是要将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的发展格局中的‘市场’拉回到国内,更多地依靠国内市场拉动经济增长。”

  盘和林说,“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经济增长从此就只依靠国内市场,恰恰相反,随着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不断提高,中国的经济实际上已经深度融合于全球化的经济之中,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发展局面。”在此背景下,要将我国的对外出口产品逐步从以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为主的轻工业产品,比如鞋子、帽子、衣袜等纺织品为主转向以资金和技术密集型的产业,比如电子元器件、芯片等高精尖的技术产品及服务为主,相较于劳动密集型的轻工产品,这些产品技术和科技含量更高,要求企业加大对自身科研技术的开发力度,加快解决“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更加深入地与国际市场相融合,通过与国际市场的深度接触,反过来促进国内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完善和升级,提高对外开放水平。

  对内市场下沉,对外开放升级


  10月10日,陶女士在网上购物时,偶然发现了一个以“1元包邮”为亮点的购物活动——网红筋膜枪、最新款棉袄、充电器等一亿件工厂直供商品全部“1元包邮”。“我在网上疯狂地买买买,还把这个消息通过微信群发给了很多好友。”陶女士告诉记者,这个活动十分“火爆”,商品涵盖百货家居、食品生鲜、服饰配件及数码家电等各种爆款产品,很多货物一上架就被“一扫而空”,根本来不及“抢”。商家这次活动针对的,就是国内尚未被完全“激活”的下沉市场。据后台数据分析,参与活动的人员中,三四线及中西部地区居民较多,这些“对价格敏感”的人成为活动成功的关键。


  “市场下沉”已经成为国内经济大循环中值得关注的特点。

  10月2日,新型科技便利连锁店便利蜂方面发布了《2020年“双节”首日消费情况及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结合全国20个城市近1600家门店的进店人数及消费数据,就同比增幅,苏州、昆山、廊坊、扬州、温州的门店服务人次排名前五,且整体增幅超过一线城市。在便利蜂执行董事薛恩远看来,这一数据意味着下沉市场的消费能力不亚于一线城市,伴随着国内三四线及中西部地区人均收入的持续攀升,下沉市场将成为拉动国内经济增长的主力。

  “下沉市场逐渐成为国内消费的主力场景,和中国近年来的实施‘新基建’以及长时间的西部大开发密不可分。”倪红福说。西部大开发及高铁、公路的建设,改善了中西部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交通状况,让大量货物输入及消费输入成为可能。也正是由于“新基建”及5G等互联网应用向三四线下沉市场偏移,才能使“1元包邮”活动和便利蜂的消费热度持续攀升。

  此外,开放水平整体升级是“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另一个显著特点。

  “‘小棕瓶’的官网价格是每瓶510元,而在海棠湾免税城,两瓶才680元。一台内存为512G的iPhone 11 Pro Max,官网售价是12699元,免税城则是10060元,相差2639元。加上免税城本身的积分兑换,买一台iPhone 11 Pro Max,光是积分就能省下330多元。”在夏小姐看来,自7月实施免税新政以来,海南似乎一夜间成为新的购物天堂。

  中国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随着“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逐步“落地”,海南自贸区成为观察中国国际大循环的一个窗口。

  从进口看,国外货物通过海南自贸区更加便捷地进入中国消费者手中。根据今年6月颁布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海南离岛旅客免税购物额度,由过去每年每人的3万元提升到10万元,还取消了过去单件免税商品不能超8000元的规定,手机、酒等商品也纳入了免税范畴。再加上免税店所属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不时推出新的打折活动,算下来,在三亚海棠湾免税城和海南的另外三个免税城购物,比出国购物划算不少。

  从出口看,倪红福表示,在供给端方面,国内对外输出的产品将逐步从劳动力密集型的轻工业向资金、技术密集型的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和技术服务方面转移。他说:“对外开放升级,是中国对外市场格局的整体升级,是供给端和需求端的双向升级,也是中国在国际市场上地位的整体升级。”

  打造融合产业,优化国内市场


  “对国内传统企业而言,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产业融合将成为重点;对于高科技企业来说,通过科技创新,解决‘卡脖子’的关键技术问题,整合上下游产业链和供应链,融入国际经济大循环将成为未来发展的关键。”盘和林说。


  对此,“三瓜公社” 党支部书记、电商负责人陈涛深有体会。过去,坐落于安徽省巢湖市汤山之麓的东洼、大奎、倪黄三村是当地著名的贫困村。

  2015年,陈涛希望利用当地著名的温泉优势走“旅游脱贫”路线,帮助村民脱贫致富。

  作为中国四大古温泉之一、著名的温泉疗养胜地,三村有较好的区位优势,还与国家4A级风景区——郁金香高地紧邻。但当时国内类似的旅游村层出不穷,没有其他特殊优势的三村也很难在众多温泉村中脱颖而出。

  “三瓜公社”前期的失败,也是中国经济从“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外向型经济转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阵痛的一个缩影——单一产业发展差异化不大,面对国内消费者的多样性需求常常显得“捉襟见肘”。

  面对这一问题,陈涛决定作出改变。首先从村庄命名开始。“冬瓜村就是我们的东洼村,用当地的方言读起来和冬瓜村相似。改名的原因是方便游客记忆。此外,他还将大奎、倪黄两村更名为”西瓜村“和”南瓜村“,”三瓜公社“就此诞生。

  其次,他看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新基建”

  的落地,越来越多的电商开始和乡村经济相结合,“我当时就想,为什么不将电商和本地的产业优势结合,走一条与众不同的产业融合之路呢?”

  说干就干,在产业规划上,陈涛将南瓜村定位为电商村、农特产品大村、互联网示范村,目前已经入驻的电商企业包括自有的“三瓜公社”官方旗舰店、天猫官方旗舰店、京东、甲骨文等,还吸引了微创全国联盟、创客空间,以及大量文创基地、乡村酒吧和特产销售门店入驻。

  冬瓜村定位为民俗村,主要产业为半汤六千年民俗馆、古巢国遗址、手工作坊群,力图挖掘还原巢湖地区 6000 年的农耕民俗文化,还引入客栈、民宿、温泉养生、旅游度假等乡村旅游服务业,打造以体验半汤地方传统农耕民俗文化为特色的村庄发展模式。西瓜村定位为美食村,主要产业为 80 户风情民居民宿、60 家特色农家乐、10 处心动客栈酒店,与经典温泉品牌汤山共同组建汤山旅游公司,通过村集体入股和持股,共同开发温泉康养民宿,拓展村集体经济路径。

  通过产业融合,“三瓜公社”走出了一条基于村庄的资源基础和区位交通条件, 以“电子商务驱动互联网”+“一二三产融合”打造产业路径。目前,三瓜公社已吸引近400位年轻人返乡就业或者入乡创业,并带动了周边村民近1000人就业。9月16日,三瓜公社的 “村企合作培育互联网+乡村新业态 城乡融合走出扶贫振兴新路子”,荣膺“2020全国消费扶贫优秀典型案例”。

  产业融合发展已经成为破解国内产业同质化问题的有效途径。与此同时,产业融合发展也为城乡二元结构协调发展带来了新方案。

  电商和农产品的深度融合,打通了线上线下的关键节点。而国家对“电商下村”的政策支持,也让“陈涛们”迎来了创新的“好时机”。

  截至2019年底,全国乡镇快递网点覆盖率已经达到96.6%.2020年,国家邮政局将推进“快递下乡”换挡升级,基本实现“乡乡有网点”。在此基础之上,国家邮政局还将启动“快递进村”工程,并为此制定三年行动方案。从升级“快递下乡”到推进“快递进村”,这意味着,未来,即便是偏远贫困地区的村民,也能跟城里人一样享有快递的便利,工业品下乡、农产品进城的“毛细血管”也会更畅通。

  加强科研创新,摆脱国际依赖


  加强科技创新,从过去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向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和技术服务转型——业内专家普遍认为,在“双循环”新经济格局下,这是创新性企业发展的不二选择。


  9月15日,美国对华为的断“芯”禁令正式生效,台积电、高通、三星及SK海力士、美光等主要元器件厂商将不再供应芯片给华为。

  美国对华为的封杀升级,同样挑战了国际供应链和产业链的底线。

  “长期以来,中国所谓‘卡脖子’的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关键的核心是科研投入资金不足、基础科学薄弱、科研产业研发周期时间长。如何有效解决这三个核心问题,将成为国内很多高新技术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盘和林说。

  面对这些问题,国内很多企业都开始了探索和尝试。

  “我们的集装箱码头终于不需要在依赖国外系统了。”今年6月,随着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公司下属宁波港信息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通公司”)自主研发的宁波舟山港集装箱码头生产操作系统(n-TOS系统)正式平稳运行于宁波北仑第三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三集司”),北三集司相关负责人激动地表示,从此中国结束了“千万级”

  大型集装箱码头依赖国外系统的历史,真正在“卡脖子”的关键技术领域做出了突破。

  近年来,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升,作为国际大循环的“前沿阵地”,宁波舟山港集装箱业务发展迅速,据相关人员透露,仅2019年一年宁波舟山港就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753.5万标准箱,稳居全球第三、国内第二。其中,北三集司作为全球第二个、宁波舟山港目前唯一的年集装箱吞吐量超千万标准箱的单体集装箱码头功不可没。

  但在今年6月以前,和国内多数大型集装箱码头一样,北三集司也长期采用国外集装箱码头生产操作系统,除每年需要支付高昂的实施和维护费用,还需每次为个性化功能定制支付费用。同时,由于国外系统采用异地运维模式,一旦发生宕机,港口生产将受到严重影响。不仅如此,疫情后,随着国际保护主义抬头,国外系统的使用成本也越来越高。

  因此,级替换国产码头生产操作系统迫在眉睫。

  “在了解到北三集司的实际需求后,公司在今年很早就确定了研发目标,疫情期间,公司通过远程视频、现场驻点等方式,结合北三集司生产实际,量身定制各项服务功能100余项。同时,公司和北三集司不断整合内外部优质互联网技术资源,通过搭建实测环境、开展岗位培训等措施,进行了上百次测试、9轮上线和回退演练,最终于今年5月26日完成n-TOS系统在北三集司的上线部署工作。”信通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据悉,n-TOS系统是信通公司自主研发、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集装箱码头生产操作系统。目前,n-TOS系统已覆盖至甬舟公司、梅山公司、北二集司、北三集司等9家集装箱码头公司,支撑超2500万标准箱集装箱作业,系统用户数近7000人,累计节约系统外购及维护成本超亿元。

  与此同时,国家持续释放的利好科研创新政策无疑给了更多“信通公司”们以“底气”。

  9月16日,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表示要把美国“卡脖子”的清单变成科研任务清单进行布局。

  “未来,国内传统企业通过产业融合发展布局下沉市场,不断拓展市场空间将逐渐成为主流。而一些高新技术产业企业则需要加快科研技术开发,利用当前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发展新格局,通过吸引市场投资、加强基础科学研发等方式解决‘卡脖子’的关键技术。”盘和林说:“这样,国内企业才能在‘双循环’的发展新格局下稳步发展。”

标签:2020年第11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