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花式小店点亮中国经济

时间:2020-7-21 14:57:10   作者:石海娥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小店经济”是一个城市总体经济的毛细血管,承载着城市经济活动的动力,同时也是驱动城市经济多元化及创新的重要机制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商业模式、购物环境的变迁,加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增加,给“小店经济”带来巨大发展空间。小店虽然规模“小”,却直接关系到城镇居民的生活质量和就业前景。

  2019年12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小店经济”的概念,他表示,要坚持地方政府引导、市场主导、消费者选择,以更有针对性的政策措施,发展“小店经济”,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政府层面的认可和支持让“小店经济”焕发了新的活力和生机,在消费升级、“互联网+”等趋势下,一家家看似不起眼的小店,正在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韧性所在、活力所在、潜力所在。“小店经济”的复苏振兴,既是中小微企业韧性十足的直接体现,更是中国经济巨大活力的生动注解。从某个角度来看,众多小店的成长路径和生存状态也反映和推动着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

  支付宝和网商银行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小店经济温度图谱》(下称《小店图谱》)显示,2019年,网店、街边店、路边摊等组成的各类中国小店,无论是经济活力,还是健康程度均超出预期:日流水3万元以下的各类小店,流水平均增速35%;以夫妻店为代表的个体户,在小店中占比为58%,加上已成规模的小微企业,中国小店数量约为1亿个,预测总计撑起3亿就业;一半小店凭信用获得贷款支持,做到借钱不求人,99%实现有借有还等。

  这个庞大创业就业群体的表现越来越受关注。

  作为建会之初即致力于关注、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经济健康发展的,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下称中国个协)主办的专业媒体,《光彩》杂志创办的初衷就是深度挖掘和讲好广大创业者的故事,这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小店店主。这些小店店主中52%的员工数不到5人,90%的日流水小于3万元,但他们在提供就业岗位、诚信经营、创业韧性及品牌意识等方面的表现却并未因此减弱半分。

  “小生意人吃苦耐劳、乐观、并不因循守旧,即便在生活的缝隙中,依然努力寻找壮大的可能。如果说大城市大企业是牡丹的话,小城市小微企业就更像蔷薇,它们随处可见,生命力顽强,他们的‘蔷薇’精神令人动容。”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褚荣伟这样评价小店店主们。

  小店撑起3亿就业
 
  《小店图谱》显示,中国小店总计撑起3亿就业,这个数据背后是一个个小店店主的奋斗史和成长史。

  2006年,辞去杭州的工作后,重庆中联服装厂创始人张春阳回到家乡重庆,在当地一家小服装厂打工,半年后,他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厂,成为众多小店店主中的一员。
 
花式小店点亮中国经济
杭州临安阳光乐园婴儿服饰专营店团队成员

  “我比较内向且不善言辞,每次跑业务的时候都因为紧张没法准确完善地表达自己的优势。”提起一开始创业的经历,张春阳说,那时,他们的主营业务是定制工作服,要跟同行竞争各个企业的订单。每到需要和其他同行“同台竞技”时,张春阳就会提前两三个小时到目的地周边,用各种方式鼓励自己,即便如此,和企业谈合作时也很难正常发挥。“后来我妻子辞职和我一起创业,我负责技术,她负责销售。”张春阳的服装厂也因此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夫妻店。

  “创业初期,工厂规模小,聘请的人员也不多。”最初建厂时,张春阳聘用了6名员工,加上夫妻二人,一共8人,从提供就业岗位数量来看,符合当地大多数小店的情况。

  “做了快一年,服装厂一直不瘟不火,规模也没有扩大。”为了找到更适合工厂发展的业务,张春阳考察了当地的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最终决定放弃订做工作服的经营项目,转型做批发,工厂这才一步步红火起来,提供的就业岗位数量也从几个增加到了十几个、几十个。

  “之后我又创建了自己的品牌——璀璨,进一步拓宽业务范围,工厂规模逐渐扩大。”随着张春阳服装厂的发展,他提供的就业岗位数量已达100多个。

  杭州临安阳光乐园婴儿服饰专营店店主江红也是一名小店店主。“店铺刚成立时只有3名员工,后来我们从一家门店发展到四家小门店,员工人数也从3人增加到了28人。”江红是一个非常懂得把握市场风向的店主,2017年12月,考虑到市场因素,她将四家小门店整合为一家大店铺,并根据店铺实际情况对人员架构进行优化,员工从28名精简至16人。“对于个体小店来说,快速在提供就业岗位数量和店铺持续发展之间找到平衡点,正是保证店铺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江红的观点代表了很多小店店主在提供就业岗位方面的理解,他们希望,自己提供的就业岗位能“刚刚好”符合店铺正常运营的需求。

  “ 1 9 9 3年,因为大环境的原因,我和妻子都下岗了。”江西崇义县阿群化妆品超市总经理黄建群说,刚接到下岗通知时,他们非常茫然,但日子总要过下去,经过考虑,夫妻二人在同年3月创建了崇义县化妆品总汇,1996年改为阿群化妆品超市。一路拼搏,阿群在当地站稳了脚跟,目前拥有8名员工,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小店店主。

  夫妻运营的小复印店、兄弟经营的水果店、一家两代经营的早餐铺、一人当一班的小便利店、两三名员工的淘宝小店等等,这些员工加在一起只有三到五人的小店铺,正是提供3亿就业岗位中的一个个看似不起眼的个体。

  而这仅仅是零散分布在各个生活区或办公区的小店,如果将其辐射到各个商圈,比如北京的食宝街、成都的宽窄巷子、杭州四季青服装批发市场、昆明的鲜花和水果批发市场、沈阳五爱轻工市场等,这其中任意一条步行街中都分布着几百甚至上千家小店,作为集中性小店,他们可以提供的就业岗位数量不言而喻。

  过半店主创业两次以上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有一个现象尤为突出,那就是多数小店都有二次甚至多次创业的经历。《小店图谱》也显示,55%的小店店主创业两次以上,89%在非一二线城市。

  1992年初春,孙洪留在金坛城里的虹桥菜市场摆了个卖朝鲜小菜的摊子,但当时虹桥菜市场已经有了一个卖小菜的摊位,如何让顾客接受自己?孙洪留独辟蹊径,从为路过的客人提供免费服务入手。

  “90年代初,卖菜的商家往往从批发商手中采购质量低劣、价格便宜的塑料袋,免费提供给顾客。这种塑料袋不结实,装的菜稍重一点袋底就破了。所以,只要是路过我摊位的顾客,我就主动帮他们套上一个质量结实的塑料袋。”靠着这个服务,孙洪留的顾客逐渐从无到有再到多,最终击败了当时的朝鲜小菜东北帮,骑着一辆三轮车出摊的孙洪留开始了长达9年的首次创业。

  2000年底,不甘于只做一个小菜摊主的孙洪留开始谋划转型,并在2001年4月21日创建了自己的第一家五香居卤菜店,经过近三年的发展,孙洪留的五香居已经在金坛、丹阳、溧阳拥有了80多家门店,销售额成为仅次于煌上煌、紫燕的全国卤味前三甲。

  2007年,受大环境诱惑,孙洪留开始转战当时一些热门的行业,先后投资了房地产、高科技、文化传媒、农庄、云南旅游公司等,但是由于知识储备不足、不熟悉投资行业、合作手续不健全等原因,投资的5个项目基本处于不盈利的状态。

  痛定思痛,2013年,孙洪留回到家乡金坛,开始了第三次创业,在保留五香居品牌的前提下创建了一个名为“你好鸭”的子品牌,尝试双品牌运营。

  南京市秦淮区尹氏汤包店总经理熊国红和广州市番禺区大石盛胜贸易经营部总经理叶敬潮也是多次创业的小店店主的代表。

  “1990年,我开办了一家小吃店,规模不大。”从小吃店起家的熊国红一步一个脚印,将小吃店经营得红红火火,两年后,她开始扩大经营,转型做饭店,但一年后,她又及时收住脚步,重新做回小吃店,并一直经营至今。

  “从饭店做回小吃店主要是因为经营压力过大。当时公款吃喝现象比较严重,赊账的单位多,回款困难。”经营饭店一年后,熊国红开始第三次创业,不仅再次做回小吃店,还将主营品类确定为自己最拿手的汤包,“目前我有两家店,不做加盟,怕影响口味。” 三次创业,熊国红很珍惜自己创建的品牌,她认为,在波涛汹涌的商海中,小店生存不容易,不能因为短期的利益影响了店铺的长期发展。

  “第一次创业开了一家规模不太大的粮油店,一共就3个人,进货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到很远的地方拉回来,一趟差不多得带300斤左右。”1988年开始创业的叶敬潮在说起自己的首次创业不胜唏嘘。经营两年后,叶敬潮开始二次创业,这次创业项目从粮油转为油脂和饲料,期间的艰辛自不必多说,此后更是不断试错,最终有了今天的大石盛胜贸易经营部。

  从几位讲述者的经历不难看出,在灵活转型上,小店有着中大型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只有6个员工时,我们从工作服定制转型做批发没觉得有什么压力,但现在员工有100多人,工厂规模也大了很多,这个时候再想快速转型或转行就会很困难了。”张春阳说,“毕竟船小好调头嘛!”

  “每次重新创业都有风险,但我舍不得自己好不容易创出的事业,失败了就要重新站起来。”这番话反映的正是小店店主们强烈的求生欲和不容小觑的创业韧性。

  99%小店信用程度良好
 
  在固有观念中,大品牌在诚信方面似乎优于小店,但事实也许并不如人们的想象。《小店图谱》显示,2019年,一半小店凭信用获得贷款支持,做到借钱不求人,99%实现有借有还等。从信用程度来看,合肥、杭州、郑州、南京、上海的小店按时还款比例最高,贷款不良率在所有省会和直辖市中最低。

  “第一次贷款的经历至今难忘。” 黄建群说,当时,小店贷款难上加难,为了贷款还得托关系。“现在不一样了,政府不但给小店贷款提供各种便利条件,还鼓励我们贷款。”2010年,黄建群获得创业贷款10万元,2012年,他又获得30万元二次创业贷款,都有政府贴息。“如今的云贷更方便,用手机就可以快速贷款、还款,利息低,还款压力小。”偶尔急用钱的时候,他就会使用云贷。

  “没有过拖欠不还的时候。一来自己有能力还,二来自己非常看重诚信,这不仅仅指不卖假冒伪劣产品,也包括自己的金融信誉。”黄建群对于诚信的看法代表了绝大多数小店店主的态度。

  郭女士是北京一家小餐馆的老板,每年都会为5名员工组织一次两天一夜的集体游玩,“去年集体游玩时,我找的度假村要预付2000元押金,那天恰好微信里没有钱了,我就直接上花呗借了2000元交了押金,下午回到家我就还了,既方便又没有风险。”郭女士平时进食材时也常常从花呗借钱,早上借了,可能中午就还了。

  “有借有还不仅可以保证小店资金正常流通,还可以提升贷款额度,真有哪天需要借较大额度的款时才能借出来。”因为还款信誉度好,黄建群目前在云贷的最高借款额度是50万元,这个额度对于一个小店来说着实不低了。

  “2010年我贷款200万元,但当时的目的一是和银行搞好关系,二是帮朋友。”张春阳说,当时实行的是三人联保制,就是三个人一起贷款,互为担保人。“当时还款还挺有压力的,因为不知道这笔款项怎么用,不能立刻钱生钱,但利息却是一分不少啊。”首次贷款给了张春阳不小的压力,第二次就没什么压力了,因为有了很明确的用途,那就是按揭8000平米的厂房。

  小店店主的诚信不仅仅体现在还款方面,还体现在他们经营的方方面面。1999年,为养家糊口,沈赛斌自主创业,开了一家销售润滑油的小门店,“刚刚创业的第2个月,从辽宁盘锦企业进油品时,到家后一过磅发现多了价值6400元的油品。当时这批油款已经全部结清,即便我们一声不吭地‘消化’掉这多出来的6400元油品也是没问题的。”何况当时他正处于资金短缺的初创阶段,但沈赛斌却没有那样做,而是和对方核实清楚后,当天就补齐了货款。因为在他看来,诚信才是他能坚持把门店做下去的关键,因为这件事,盘锦那家企业从此把沈赛斌作为重要的合作伙伴,一直合作至今。

  和大中型企业相比,小店的资金实力确实相对较弱,但其诚信意识并不薄弱。按照央行统计,全国贷款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平均不良率仅为5.9%.而《小店图谱》则显示,99%的小店都做到了按时还款。

  小店迎来新变化
 
  相比大中型企业,小店在资金、规模、行业影响力等方面相对弱势,但记者采访发现,他们也越来越重视品牌形象,对员工培训和福利、回报社会等有了更多认知。

  “我们代理了多个品牌,每位顾客自身条件和需求都不一样,所以我要求每个员工对每个品牌的所有产品性能都要如数家珍。” 黄建群非常重视自己员工的专业能力, 除了“传帮带”,还定期安排员工到相应的品牌方参与培训,期间产生的费用均由店铺承担。

  “我们的培训有侧重点,老员工主要在引进新品牌时参与培训,新员工则要参与所有既有品牌的培训,这样才能在工作中给消费者提供有参考价值的建议。”黄建群认为,员工在接待顾客时能否针对性地给出专业的建议是塑造品牌形象、提升成交率以及增加回头客的关键,从长远发展来看,这笔培训费物超所值。黄建群还会定期组织员工自驾游,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他认为,给员工提供进步和放松的机会是增强团队凝聚力和留住员工的好办法。

  “很多人觉得,卖化妆品,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更具优势。但在我们店里,有家有孩子的女性占比更大,因为她们更珍惜工作的机会,更稳定。在服务顾客方面也更有耐性和亲和力,容易和顾客拉近距离达成购买。”创业至今,黄建群总结的经验就是,只要时间安排合理,有家有孩子的女性相比年轻小姑娘来说更适合他们的生存法则,并愿意为他们在提升业务能力和专业知识的费用埋单。

  而上海品海饭店总经理赵宪珍除了注重帮助员工提升业务能力以外,还会教给他们一些工作技巧来保障自身安全。比如喝醉酒的男性顾客对女性服务员有不文明的言行举止时,赵宪珍会及时上前制止,如果制止无效,她就会要求顾客离店,决不允许自己的店面中出现不良风气,不允许自己的员工受不应该的委屈。

  小店店主们还积极主动地,以不同的方式回馈社会。“我们免费培训下岗职工,让他们实现再就业,体现自身价值。”内蒙古乌海市海勃湾琪雅美容护肤院经理张春玲在自己创业的同时免费培训下岗职工。天津市河西区星诚伟业工艺美术品商行经理许伟则感悟创业者不易,因此会无偿借款给创业的大学生……

  数字化也让店主们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去年年底,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的30位00后大学生利用寒假时间做了一次返乡经济调研,覆盖10省近20个三四五线城镇的数百家小微商家,褚荣伟正是参与主持此次小微调研的副教授。“在这项调查中,学生们调研的小微商家中绝大部分是街边小店,包含了沙县小吃、桂林米粉等知名小店品牌。” 褚荣伟说,在调研中,学生们发现,移动支付、外卖平台、小微贷款等互联网工具正在为小店经济开启新的增长点。

  比如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何秋璇调研的桂林米粉店。

  调研中,何秋璇发现,和所有小吃店一样,桂林米粉同样面临互联网、购物中心和租金上涨的冲击,但实际冲击比想象中要小一些,因为小小的二维码帮了很大忙。

  “很多米粉店的雇员只有2到3人,因为顾客习惯用二维码付钱,桌子上只需要放个支付宝或者微信的二维码贴纸,就不用专门配备收银员了。时髦一些的小店甚至还配备点菜小程序,连菜单印刷费都省下来了,当然也不用专门配备点菜员。” 何秋璇调研显示,因为有了移动支付,前厅一个接待、后厨一个厨师完全可以支撑一个小店,非高峰期,甚至一个后厨就能应付得过来。

  此外,大部分小吃店都已经接入了美团、饿了吗等外卖平台,一方面拓展了客源,提高了销量,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店铺对地段的敏感度,在节流的同时实现开源。

  “小店经济”是一个城市总体经济的毛细血管,承载着城市经济活动的动力,同时也是驱动城市经济多元化及创新的重要机制。它不仅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为人们衣食住行提供便利,也是城市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装扮着城市的风景,还是消费市场的重要基础设施,驱动着消费市场的扩大和消费升级。可以说,“小店经济”的健康成长,既是中小微企业韧性十足的直接体现,更是中国经济巨大活力的生动注解,尤其是在消费升级的今天,消费热点正向着体验型、发展型及服务类转变,对于能够提供优质服务,具有独特风格的小店铺来说,无疑是良好机遇。

  基于此,每一座城市都应该大力扶持、精心呵护“小店经济”。积极为“小店经济”发展营造良好营商环境,打开广阔的发展空间,使之为百姓生活提供便利服务的同时,成为稳定就业、活跃经济的韧性所在、活力所在、潜力所在。

  “希望未来互联网新技术能不断赋能,让更多花样小店以自己独有的姿态点亮中国经济,相信小城小店也能创造出一个充满生机的春天。”褚荣伟说。

标签:2020年第7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