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意大利:医疗形势依旧严峻

时间:2020-5-9 10:08:00   作者:买佳豪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当前,意大利新冠肺炎疫情形势依旧严峻。南部城市医疗防疫物资短缺、医疗体系问题没有得到有效改善、医生中的无症状感染者正在增加、政府利好政策得不到有效实施。对于意大利而言,有很多问题正等待政府依次解决
  据最新数据统计,截至4月18日,意大利新冠肺炎感染人数已高达17.5925万例、死亡病例达2.3227万例,在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数上,意大利仍“名列前茅”。然而,自3月9日起,意大利政府已政策性允许书店、儿童服装店以及自助洗衣店复工开业。

  对此,意大利华裔医学博士、圣卡米洛(San Camillo)医院心脑血管科主治医师潘小兰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担忧地表示:“在当前形势下,我认为企业和商场复工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她分析称,作为世界医疗强国,意大利此次针对疫情防控的医疗表现并不能令人感到满意。

  一方面,基本医疗防护物资奇缺。在意大利疫情暴发初期,不仅普通民众,即便是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也无法得到充足的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基本医疗物资。当前,医疗物资的调配呈现明显的“南北差异”,意大利北部等重灾区医疗物资充足,南部地区则依旧匮乏。

  另一方面,曾经令世界医疗系统引以为傲的“分级医疗”体制或许正在加速恶化疫情防控形势。她说:“由于新冠肺炎感染者在感染初期只有发热等类似感冒的症状,很多意大利的新冠肺炎患者被当作普通流感患者,被要求在家中接受治疗,无法进入正规的医疗体系,这也导致了新冠肺炎的加速扩散。虽然目前新冠肺炎已经被列入急诊范围,但医疗体系的底层逻辑并没有改变,送到医院接受治疗的往往都是那些感染症状明显的后期患者,而那些存在初期症状的人只有少数才能得到医院的救治。”

  不仅如此,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目前还未进入意大利的统计数字之中。据潘小兰分析,在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中,医护人员所占的比例依旧很大。这令她十分担忧,在下一轮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中,这些身处一线的无症状感染医生有可能成为新的“导火索”。

  在政策方面,意大利政府虽然出台了一些改善民生的利好政策,但落地效果却不甚明显。“我只听说每位在意大利的合法公民都能获得600欧元的经济补贴,但截至目前,我没有听说谁真的拿到。”

  医疗物资匮乏,医疗体系出现问题
 
  潘小兰,意大利华裔医学博士,祖籍中国浙江省。自2月中旬新冠肺炎疫情在海外大规模暴发以来,她亲眼目睹了意大利医疗体系的崩溃。她说:“虽然疫情还没有严重侵袭到我身处的城市罗马,但看着每天攀升的感染数字,我也能明显感觉到我们曾引以为傲的医疗卫生体系发生了严重的问题。”

  最直接的感触就是基本医疗物资的短缺。据她介绍,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意大利蔓延,口罩、防护服等基本医疗物资的储备亮起了“红灯”。“药店和超市的货架上已经看不见口罩等基础防疫物资的踪影,就连医院的储备量也少得惊人。”她说。在她工作的圣卡米洛(San Camillo)医院,物资最短缺的时候,口罩只有4副,手套、防护服、护目镜等更是一件难求。
 
意大利:医疗形势依旧严峻
圣卡米洛医院获赠医疗物资


  3月中旬,一名新冠肺炎患者被送往圣卡米洛医院接受手术,该患者的心血管也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我第二天要为他进行手术,但在医院找不到一套完整的防疫装备。”潘小兰说。

  为了第二天顺利进行手术,她不得不在接到医院手术命令的当天晚上连夜联系自己的亲朋好友,四处筹集医疗物资。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她至今仍心有余悸。她说:“我当时真的十分害怕。作为一名医生,我深知,在没有‘全副武装’的情况下与新冠肺炎感染者直接接触意味着什么,意大利医护人员感染、死亡率如此之高,与此不无关系。”

  回到家后的当天夜里,她便通过网络发出了征集启事。她的母亲更是焦急万分,不仅动员了自己所有的力量为女儿在当地筹集物资,而且通过网络向中国的亲朋好友发出了紧急求助讯息。经过一夜的努力,潘小兰终于在她登上手术台之前凑足了所需的基本防护物资。幸运的是,由于患者症状较轻,在接受完手术之后不久便痊愈出院。
 
意大利:医疗形势依旧严峻
潘小兰(左一)正在为患者进行手术


  “这样的患者在我们医院是少数。”潘小兰表示,由于意大利的基本医疗体系建立在“分级治疗”基础之上,很多新冠肺炎早期患者被要求在家里自主隔离进行治疗。

  与中国不同,在意大利,如果一位患者要进入费用很低的正规公立医院进行治疗,首先需要征得家庭医生的同意,接着向医院电话预约,除非是急诊症状,否则患者需要等待很长一段时间,等医院确定好医师时间和床位,才能正式进入医院进行治疗,很多新冠肺炎早期患者因此错过了最佳治疗期。如果不想等待,患者可以自行前往意大利私立医院进行治疗,但必须因此偿付一大笔医疗费用,许多意大利普通家庭无力承担。

  3月14日以后,随着中国、俄罗斯等国的医疗物资和医疗队进驻意大利,意大利北部疫情重灾区的基本医疗物资得到了及时补充,与此同时,医疗物资分布南北差异大的现象也逐渐凸显——意大利北部医疗物资逐渐完善而南部城市依旧匮乏。

  对此,潘小兰深有感触。她说:“4月17日,我有一名同事被派往北部地区支援抗击疫情,在他的朋友圈中我发现,北部地区的医院不仅口罩和防护服等基本医疗物资充足,就连新冠肺炎患者急需的呼吸机等专业救助设备也一应俱全,而这些物资在南部城市医院中则不常见到。”日前,圣卡米洛医院全院有千余名在职医生,但只有40余副口罩、100余件防护服,护目镜等医疗防疫物资依旧短缺。当本刊记者问起该院医用防护物资的获取途径时,潘小兰表示主要依靠社会捐助和国际支援。

  无症状感染医生或成新“导火索”

  “我本该接受检测,然后视检测结果决定是否需要隔离,但医院却没有这么做,这令我感到十分不安。”潘小兰说。由于前往圣卡米洛医院治疗的患者并不都是一开始就被确诊为新冠病毒携带者,所以很多时候,医院的医生是在手术过程中才发现患者体内携带新冠肺炎病毒,潘小兰就曾接诊过这样一个案例。

  据她介绍,当时她正在为患者做手术,由于之前未确定患者是否携带新冠肺炎病毒,为了确保手术质量,她没有佩戴护目镜和防护衣,在手术进行到一半左右的时候,才确诊这位患者身上携带新冠病毒。虽然心里十分害怕,但潘小兰还是坚持将手术做完。回到家后,她自我隔离了14天,虽然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但她还是十分担心。“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属于无症状感染者,而且,像我这样的医生不在少数。”
 
意大利:医疗形势依旧严峻
意大利华裔医学博士潘小兰


  随着疫情在意大利蔓延,医护人员出现了较大缺口。“医护人员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不幸罹难的不在少数,为了填补这部分缺口,很多医院开始大量招聘医生,甚至有些实习医生也被调往一线参与手术治疗。”潘小兰说,一些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的医护人员如果没有出现明显症状就不能轻易离开工作岗位,医院也不会为他们进行检测。

  与普通人相比,这些奔波在抗疫一线的医生更具“传染性”。“我希望政府和直接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的医生能够注意到这一问题,在数据统计中也应将无症状感染者计入其中。”潘小兰说。

  4月10日-13日是意大利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潘小兰和父母及孩子住在同一栋楼里,相距不远,往年这一天,她会和父母、孩子以及爱人在一起聚餐,但今年,由于她接触过新冠肺炎患者,为了避免传染,她不得不选择视频连线的方式和他们共度佳节。潘小兰说:“复活节当天夜里,全城一片寂静,没有烛光,没有欢声笑语,只有一片祈祷低吟。在意大利文化中,我们通常会用拥抱和亲吻来表达亲情,但现在,我也不知道如何向视频中跟我‘求抱抱’的孩子解释。”

  在意大利,隔离政策难以执行,像潘小兰这样拥有极强防控意识的人并不是很多。“在北部封城之后,政府加强警戒,没有足够正当理由(如工作或者购买生活必需用品等),随意出门会被判刑,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人员流动。

  然而,人们外出聚会的情况还是存在,特别是学校停课后,反而有学生利用这个机会出游。“潘小兰说,无疑,这会令本就紧张的疫情局势变得更加严峻,此时政府令一些企业和商场复工,或许会给意大利下一阶段的防疫带来新的风险。

  利好政策难落地
 
  相较于医疗方面存在的诸多问题,潘小兰更加担心意大利的经济情况。她表示,受疫情影响,企业损失惨重,但截至目前,政府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扶助政策,一些所谓的利好政策也不能有效实施。

  据意媒4月3日报道,意大利政府准备在各大城市发放“购物代金券”,以支持市民度过疫情。报道称,自4月4日起,意大利都灵为市民发放面值为25欧元的购物代金券,1-2人的家庭可获得总价值300欧元的代金券;3-4人的家庭可获得总价值400欧元的代金券;5人以上家庭可获得500欧元的代金券。米兰还将拨款727.9万欧元,分三类向市民发放,其他城市也出台了类似政策。

  对此,潘小兰表示十分期待,但截至日前,她还没有听说身边哪位亲朋好友真的拿到这笔补助资金。她说:“和中国政府不同,意大利政府的救济扶助政策不仅出台少、出台慢,而且落地也需要更长时间。”

  好消息是,密集场所定期消毒和限流目前已经在意大利的各个城市普及,不佩戴口罩不得进入超市的要求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至于网传的超市抢购画面,潘小兰表示,这只是疫情暴发初期的现象,目前除了医疗防疫物资,超市其他生活物资充足,抢购潮没有再出现。

标签:2020年第5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