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中小微企业自救攻坚战

时间:2020-7-17 13:57:54   作者:石海娥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
  我国有上亿市场主体。5月28日,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出席记者会并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指出,现在中国经济结构发生很大变化,消费在经济增长中起主要拉动作用,而且中小微企业在吸纳就业中占90%以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特别强调,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基于此,疫情影响下的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生存问题,就成了今年全国两会的焦点话题之一。

  后疫情时代,面对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复工复产、复商复市,一方面,国家在疫情初期就陆续出台帮扶政策,从“减税降费”“融资贷款”“房租减免”“稳岗就业”等方面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送去了“及时雨”;另一方面,广大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积极自救,他们利用互联网,利用消费券,利用新技术、新模式,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主动转产转型。面对疫情大考,他们无惧无畏,敢于答题,勇于创新,走出舒适区,寻找新机遇。
 
中小微企业自救攻坚战
  5月26日,一位美团外卖的送餐员在北京街头休息。当天,在香港交易所上市的美团点评股价上涨7.7 港元,报133.5 港元,涨幅6.12%,总市值达7778.69 亿港元(约合1003.35 亿美元),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和腾讯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图/cnsphoto)

  主动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3月16日,重庆一家茶文化传播公司正式复工。这家位于当地一所小微企业孵化产业园内的公司共有7名员工,疫情趋缓后,该公司创始人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复工复产。

  “我们生产自救为国分忧。”该公司创建人陈峰说,疫情期间,公司的直接损失达十几万元,“压力不小,毕竟居民收入下降、消费意愿不强的确对我们的生意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我们还是会坚持下去,而且不会轻易辞退任何一名员工。”目前陈峰除了房租、物业费,还需要承担员工每人每个月500元的社保以及近3000元的工资,“经过一个多月的过度,再加上五一假期,我们的生意恢复到了往年同一时期的六七成。” 陈峰说,这和以往他们用心维护品牌和客户有很大的关系,“国家出台帮扶政策是好事,但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政策上,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这么多,全靠国家救助也不太现实。”陈峰说,要想活下去,还得自己主动找出路。

  主动作为开展自救的企业不在少数。

  屠伟伟是上海老客勒酒楼创办人、上海市黄浦区个体劳动者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自3月复工以来,他们的上座率和往年同一时期相比仅恢复了一成,五一假期后逐渐恢复到了三成。

  “我们做的是上海本帮菜,因为要考虑菜品口味、品牌形象等问题,不像网红店有太多花样,在恢复方面也相对较慢。”屠伟伟说,他的员工42人,目前到岗的仅19人,但即便没到岗,他还是会按照上海市最低标准支付他们的工资。“今年上海市的最低工资标准是2400多元,还有减免后50%的社保。”从一家22平方米的小店铺起步,屠伟伟买下了自己所需的经营场所,因此相对轻松,而他那些还需要支付租金的餐饮界朋友压力更大,比如吉祥馄饨的老板,如果生意一直没有恢复,他只能关闭一些店面了。

  为了刺激消费,老客勒酒楼主动申请开通了在网上(美团)套餐外卖及堂吃优惠打折(以前优惠要持有酒店贵宾卡)等措施,同时,为了让客人放心,酒店还添置了“四小件”堂口消毒设备,让客人亲眼看到自己所用的筷、勺、杯、碗都是当面消毒杀菌处理后才提供给客人使用的。

  “我们不是网红店,外卖对我们的作用相对有限,未来随着疫情的缓解,我们还会积极尝试其他方式方法引流到店。”屠伟伟说,目前他的想法是保住店铺,尽量多养活几个员工。

  相对传统餐饮店,网红小吃店的恢复速度更快。一方面,他们早已依靠外卖渠道培养起一部分忠实的客户;另一方面,他们多数在疫情期间主动触网。

  霸蛮米粉是北京一家主营线下的餐饮公司。2019年年末,霸蛮米粉快速扩张,在线下新开十几家餐饮店。没料到遇上了疫情,线下60家门店收入基本为零,一个月却要支出近2000万元的成本费用。在生死存亡间,负责人张天一意外发现,品牌的天猫店里,半成品米粉销量增长显著,果断集中人力发力线上。

  2月11日至2月28日,霸蛮在淘宝一共发出约8万个包裹,卖到断货,网商银行和淘宝联合推出的0账期,让这样的小商家当天可从账户中提取交易款。疫情期间,0账期的回款和网商银行成了霸蛮唯一的现金流来源,也是霸蛮实现自救的助力。

  转产自救
 
  在受创较严重的旅游业,快速转产成了自救的最佳方式。

  创办于2005年的重庆某旅游公司疫情前有三块主营业务:自营旅游品牌,主要是国内线路和重庆周边旅游线路,之后又加盟了携程和一个海外旅行社。

  “疫情以后,我们暂停了旅游业务,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维护客户黏度上。”该旅游公司创办人刘燕说,随着疫情发展,他们原有的5名员工有两名辞职,剩下的三名员工包括她自己都开始转战朋友圈。

  “按照规定,我们已经可以正常恢复旅游业务,但照目前的情况看,客流等客观条件并不支持短期内完全复工。如果完全复工,就得给到岗员工发放全额工资,压力更大,所以我们决定暂时不恢复旅游业务,而是通过朋友圈销售生活用品、水果等快消品。” 刘燕说,主动转产一是为了维护客户的黏合度,疫情过后,不至于从零开始,二是多少弥补一下每月的亏损。

  目前该旅游公司每月给每名员工发放1000元的基本生活费,承担每人每月是600元的养老保险(减免后),但房租目前只减免了1个半月。 刘燕觉得,旅游业可能需要做好今明两年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

  同样做旅游的徐丽娟则转产卖起了卤味。

  经过了降薪、只发基本生活费等措施后,徐丽娟觉得,这不是个长久之计,还得想办法活下去。“通过朋友圈,我们和一家农产品企业达成协议,由对方提供原料产品,我们负责销售。” 在取得食品相关经营手续和许可后,徐丽娟和员工一起在窗口销售卤味,之后又帮助周边农户卖草莓,和本地的樱桃种植大户联系,策划了一系列网络销售活动,并和受影响较小且有用工需求的行业合作,提供“共享员工”服务,并呼吁员工办理“停薪留职”,公司帮助员工购买劳动保险,等公司渡过难关后再“回家”。
 
中小微企业自救攻坚战
  为了刺激消费,老客勒酒楼主动申请开通了在网上进行套餐外卖及堂吃优惠打折等措施。虽然效果不如网红餐厅那么好,但创始人觉得,努力一定会好起来

  徐丽娟觉得,疫情打破了传统思维,倒逼公司上下寻找新思路。“‘不务正业’意外地让我们找到了出路。”徐丽娟说。

  浙江省绍兴市张强是一名个体户,他在原来的业务基础上,根据疫情后客户的需求进行了扩产。

  “我有过经营农副食品的相关经验,工作人员也按照规定领取了健康证。”张强说,复工以来,他通过相关部门在原有烟草制品、服装、家电、日用百货的经营范围基础上,又办理了增加门店销售食品的业务。

  断“尾”求生
 
  零售业的应急措施主要体现在快速回笼资金方面。

  施佳佳在池州主城区经营家纺和糖果店两家企业,疫情对他的影响很大。“家纺这一块主要是外销,目前国外疫情蔓延,销售渠道受阻,现金流压力非常大。”施佳佳介绍,为了应对疫情,他采取了自救的方式,家纺店面在12天内共回笼了80万元的资金。“现在只能让利给顾客,先把资金给收回来。”
 
中小微企业自救攻坚战
  德江县很多传统服装店都采取了“云播自救”。老板负责搬货运货,老板娘亲自上阵做主播,从账号注册到售后服务,一点点学起

  富美美家家具店老板黄琳也把让利作为尽快复工复产的有效手段。“比如这款带书架的电脑桌,样品在店内已经摆放10个月了。原价2200元,复工后,我跟导购说最低1500元就可以卖,而且在4月30日之前成功销售的导购有300元提成。”黄琳说,低折扣和高提成都是为了快速回笼资金。只有保住资金链才能谋划以后的发展和转型,也才能更好地复工复产。

  福建省漳州市恒大城小区里的多数店铺已经在3月中旬陆续恢复营业。“我们在小区开了4年,周边小区的居民大多是我们的常客。”某理发店老板张涛告诉记者,理发是刚需,复工以来每天上门理发的顾客还是挺多的,“疫情多少会影响营业额,所以我们推出了办卡让利的活动。”张涛说,疫情前,他们也有办卡的业务,但让利幅度没有现在这么大。“另外,我们目前不开展烫染业务,虽然这些利润更高,但用时较长,还是要先考虑安全问题。”张涛的想法是,在安全的前提下,先把门打开,然后再根据情况调整业务种类,在他看来,享受国家福利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还是企业自身的努力。

  “云播盛宴”带来新方向
 
  4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考察时再次强调,要善于化危为机,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抓紧布局数字经济。

  5月13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官网发布“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推出数字化转型评估服务,在线为企业数字化转型“问诊把脉”,了解企业数字化转型进展、难点和诉求,为企业提供针对性建议,以带动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为重点,在更大范围、更深程度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事实证明,“上云”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带来了新的自救方向。
 
中小微企业自救攻坚战
  3月16日,重庆一家茶文化传播公司正式复工。这家位于当地一所小微企业孵化产业园内的公司共有7 名员工,疫情趋缓后,该公司创始人响应政府号召,积极复工复产

  “坦白说,一开始我对于‘上云’这件事是半信半疑的。”贵州德江县某服装厂老板黄宁松说。按照往年,他们应该在大年初八就正常营业了,但因为疫情,开业时间一推再推,春季新款服装被积压在仓库里,夏款又没法生产,员工生计和工厂的存活都成了问题。

  4月初,黄宁松抱着向死求生的心态找了一家直播机构,在机构指导下,他和员工将厂房的一部分区域改为直播空间,开始了每天长达6小时的直播。“一开始挺不踏实的,总觉得‘上云’这件事有点虚幻。”三天后,看着减少了三分之一的库存春装,黄宁松改变了观点,“整体算下来,销量比去年同期还涨了一些。” 13天后,看着为数不多的库存春装,黄宁松觉得,“上云”大概是目前服装厂最有效的自救模式。

  “上云”自救收到效果后,黄宁松将自己的方法告诉了同行业的一些朋友,并帮助他们进行云播带货。“很多朋友都通过‘上云’带动了销量。”黄宁松说,过去总不敢轻易触网,更别说“上云”了,现在却在疫情下做了一个彻底的转型,现在,不仅他,他们当地越多越多的小店铺和传统市场都开始“上云”,老板负责搬货运货,老板娘亲自上阵做主播,从账号注册到售后服务,一点点学起,“虽然很多效果都还不是特别明显,但最起码我们有了自救的勇气和方向。”黄宁松说。

  “上云”也同样被旅游业和文娱界青睐。

  杭州旅行社行业协会会长许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受疫情影响,被暂停的团队游退款事宜仍在进行中,但杭州旅行社并没有停摆,复工之后,旅行社、导游们陆续启动“云旅游”项目。刘峰就是其中一名“上云”的导游员,为了复工复产,他开了一场“金牌导游带你遇见千年古城良渚”的云旅游直播,超过1万名网友同步观看了直播。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亲自“上云带货”,还发起了“景区云旅游”活动,向用户免费开放超过3000家景区的近7000条语音导览产品,涵盖全球48个国家、832个城市。有故宫、黄鹤楼、拙政园、陕西历史博物馆的语音导览,还能实时收听卢浮宫、大皇宫、乌菲兹美术馆、布拉格城堡、爱丁堡城堡、凡尔赛宫、阿尔罕布拉宫、新加坡滨海花园、埃及博物馆和米兰大教堂等境外人气景点的中文讲解。

  快手与太合音乐集团宣布推出“ 云趴”音乐周,将为期一周不间断的音乐派对“ 搬” 至线上直播。几乎同时, 包括Dr.Oscar奥斯卡、怪兽公园、SpacePlus、0731MISSION、SIR TEEN在内的数十家头部夜店、酒吧厂牌集体入驻快手,并建立了每天“云蹦迪”的排期,加速“云蹦迪”常态化。上海知名厂牌TAXX首场“云蹦迪”

  收获的直播打赏收入达到70多万元。

  云上科技也让一些传统的购物商厦找到了活下去的路径,比如天虹商场。

  “2月1日,我们开始大规模在线销售,当晚平台流量就爆了,还紧急加了服务器。门店平时可能只有200至300单,现在是500至1000单,好的门店近1500单,根本送不过来,所以必须大家一起上,开着私家车到处去送货。” 天虹数字化经营中心总经理谭晓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自2月3日起,天虹所有总部职能部门和门店部门经理级以上的管理干部、全体党员都上了一线,支援到家业务。不仅如此,闭店期间,天虹百货对全国90多家门店加强推行到家业务,员工也纷纷大胆进行在线直播卖货,“上云”让商厦有了新的自救方向。

  一场和云有关的复工复产盛宴让餐饮店把后厨变成了直播间、大厨直接带货,各大汽车品牌开始“云卖车”、手机品牌排队开新品“云发布会”、全国500个楼盘直播“云卖房”,明星们开了一场“不见面音乐会”

  等等,“云自救”的背后,其实是企业在科技赋能的前提下,积极寻求新方向的直接体现。

  新冠疫情,于全球经济来说是一场大考,在大考的后半场,全国两会的召开让广大中小企业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看到了复工以来最明朗的局面,李克强在答中外记者问时提出:国家要带头过紧日子,要让市场主体活下来。政策的真金白银主要是为市场主体纾困,激发他们的市场活力。真金白银要确保落到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身上。这次政府工作报告说要留得青山、赢得未来,我们现在有1.2万亿市场主体,他们就是青山,留住他们,就会赢得未来。(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峰、刘燕、徐丽娟、张强、黄琳均为化名)

标签:2020年第6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