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非公党建 > 党史

“一把炒面一把雪”

时间:2021-3-20 12:14:40   作者:董少东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正是炒面,解决了部队最低限度的物资保障,伴随着战士们浴血奋战,“‘一把炒面’一把雪”“炒面加步枪,赶跑了美帝野心狼”
  炒面是志愿军打赢抗美援朝战争的一大功臣。

  抗美援朝战争是一场在作战双方的经济力量和军事技术装备悬殊的情况下进行的战争。在支撑战争的后勤供应上,双方更是天差地别。美军在朝鲜战场上所吃的食物通常被制成罐头,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肉类为主的M系列罐头,一类是以饼干为主的B系列罐头,每个士兵每天有三个M罐头和三个B罐头,此外还配有口香糖、巧克力、餐巾纸等。如果是节日,还有额外的节日餐,比如感恩节普通士兵的晚餐,菜谱是烤火鸡、薯条、牛肉馅饼、沙拉、水果蛋糕,甚至还有一份鸡尾酒。

  同美军嘴里的各种罐头、方便食品甚至咖啡、口香糖相比,“一把炒面一把雪”就是志愿军艰苦的抗美援朝战争最真实又最凝练的写照。正是炒面,解决了部队最低限度的物资保障,伴随着战士们浴血奋战。

  来自老红军的“食谱”

  1950年10月中旬,志愿军入朝前,东北军区后勤部在边境地区共储备粮食1.67万吨,食用油400吨,干菜920吨,这些物资的储备,为保障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初期物资供应发挥了重要作用。

  然而志愿军进入朝鲜,战争完全展开之后,后勤跟不上,前线部队断粮的情况经常出现。第一次战役过程中,第42军曾断粮三四天,被迫挖土豆充饥,第40军7个营也曾挨饿三天。


“一把炒面一把雪”


  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副司令员的洪学智主管后勤工作,压力巨大,心急如焚,也想了很多办法,但由于客观困难太多、太大,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客观困难,总结起来有这样几条:战场上美军飞机疯狂轰炸、补给线遭破坏损失严重;部队连续运动作战,无暇做饭;生火做饭的火光和炊烟容易暴露目标,招致敌机轰炸。

  针对这些问题,饼干是非常适合的战地口粮。但现实问题是:饼干成本高,生产相对复杂,而且饼干体积大,不方便携带,难以满足部队的需要。1928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李聚奎回忆起十几年前他沿途乞讨寻找党中央时,吃过几次当地百姓给的炒面。炒面加点水就能吃,便于携带,易于保存,而且加工简单,正符合志愿军作战的需要。

  李聚奎首先指示东北军区后勤部按照70%小麦,30%大豆、玉米或高粱的成分生产加工一批样品,这些混合的粮食经炒熟、磨碎后,再加入0.5%的食盐,就成了易于保存、运输和食用的野战方便食品——炒面。

  这批样品运到前线后,因其既可避免做饭的炊烟暴露目标,且又食用方便,颇受指战员的欢迎。

  彭德怀和志愿军总部的其他首长看过样品后也都十分高兴,炒面样品在前线部队试用后效果很好。彭总专门让洪学智副司令员给东北军区后勤部发了电报,告诉他们:“送来干粮样子,磨成面放盐,炒时要先洗一下,要大量往前线送。”

  炒面,由此登上了抗美援朝的舞台。

  家家户户忙炒面


  根据志愿军司令部的意见,从1950年11月下旬即第二次战役发起前后,开始向前线大量供应炒面。


  为此,东北人民政府专门下发了《关于执行炒面任务的几项规定》。

  《规定》把制作炒面的任务向党、政、军、民层层分配,给各单位下达每天制作炒面的数量。

  在第二次战役过程中,中共东北局又召开了专门会议,定为“炒面煮肉会议”,部署了在一个月之内制作650万公斤炒面和52万公斤熟肉的任务。

  即便这样,让前线的每一名志愿军战士都吃上炒面,所需要的炒面数量也是惊人的。即使按照每人每月规定数量的三分之一供应,这个数字也已经达到741万公斤。由于需求量巨大,而且要短时间内准备好,东北军区后勤部全力以赴也赶不及。东北人民政府动员了一切力量,但最多也只能解决500万公斤,供给存在很大的缺口。

  周恩来总理获悉这一情况后,立即指示政务院向东北、华北、中南各省布置任务,发动群众炒面。因为需求量大,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个奇特的大规模的群众运动:男女老少齐动手,家家户户做炒面,甚至街头巷尾都支起了炒面的大锅,昼夜不息。周恩来总理亲自到北京市的一些机关视察炒面落实情况,并与机关的同志一起动手炒炒面。

  周恩来总理左臂曾负过伤,炒面时单靠右臂用力,面部的汗珠直往下流。一位女同志上前抢他手中的铲子,周总理说:“不要紧!我们在国内受点累,这算不了什么。志愿军在前线很艰苦,要把炒面做好给他们当干粮,支援他们打胜仗。”

  在周恩来的亲自关心和指示下,仅20多天时间,第一批2000吨炒面就送到了志愿军战士的手中。

  稳定战线


  有了炒面,打仗时,战士们随身背着一条炒面口袋,饿了就抓一把炒面塞在嘴里,炒面比较干,为了便于吞咽,战士们就吃上几口雪,然后坚持行军作战。炒面虽然是极为简陋的野战食品,却饱含着祖国人民的深情,极大地激励了志愿军指战员浴血奋战。


  1950年12月23日,在第二次战役即将胜利之际,为了继续准备打第三次战役,彭德怀让洪学智代他起草了一份给中央军委和东北军区的报告,报告指出:“所有部队对于东北送来前方之炒面颇为感谢。请今后再送以黄豆、大米加盐制的炒面。”

  据统计,从志愿军入朝到1951年第五次战役结束,共运去此类干粮3万余吨,占前运粮食总数的16.7%,其中大多数是炒面。也正是炒面,解决了部队最低限度的物资保障,伴随着战士们浴血奋战,“一把炒面一把雪”“炒面加步枪,赶跑了美帝野心狼”。洪学智曾动情地说:“如果没有炒面,就解决不了部队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靠着“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连续发起五次战役,共歼灭“联合国军”

  和南朝鲜军23万多人,把战线稳定在“三八线”南北附近地区。

标签:2021年第3期 

本类推荐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