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报道

朝天门个体户的后疫情时代

时间:2021-2-26 15:26:29   作者:臧梦璐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个体工商户从事的都是跟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行当,但承受风险的能力较差,一旦遇到外部风险,很容易被压垮

  1月21日,十三届全国政协第46次双周协商座谈会在京召开。重庆市民协常务会长、渝派服饰协会会长瞿伦川作为特邀代表发言,汇报了个体户生存和发展现状。在座谈会上,他提出三个建议,一是从立法的角度加强对个体户的支持和保护;二是改进许可办理审批程序;三是简化年报系统登录。


朝天门个体户的后疫情时代

瞿伦川在十三届全国政协第46 次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发言


  利润困局


  “个体工商户从事的都是跟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行当,但承受风险的能力较差,一旦遇到外部风险,很容易被压垮。”瞿伦川在重庆朝天门市场经营女装, 朝天门市场位于重庆市朝天门地区,市场总面积31万平方米,设有26个交易区(商场),是长江上游最大的日用工业品批发交易市场。瞿伦川在调研朝天门市场个体户经营现状时发现,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个体户面临利润微薄、技术工人严重短缺等问题。


  “2020年春节前从广东、福建等地进了近200万元的冬装,准备在春节期间销售,结果疫情导致商场关门歇业两个多月。节后复工时已是春天,准备的货品已经过季了。”港渝商场经营男装的个体户王斌(化名)说。由于服装售卖的季节性因素,在朝天门市场,大部分经营服装的个体户同王斌一样,损失惨重。过季的服装只能以极低的价格处理。“当季卖到200元的衣服,过季后的处理价在30-50元左右。一件进价400元的羽绒服,正常处理也就100多元。”仅货品积压这一项,个体户多的损失上百万元,少的也有10多万元。

  “疫情前,朝天门市场每天人流量在30万人以上,各大商场人潮涌动,生意也红红火火。2020年上半年,市场人流量只有10多万人。”客流量减少导致各档口生意萧条。“各大商场营业额比上一年减少三成以上,80%的个体户都在亏损或亏损的边缘。”瞿伦川对杭州、广州、重庆三地的批发市场进行了调研,在他调研的个体户里,有至少50%的个体户亏损一半以上,20%-30%的个体户盈亏平衡,只有20%甚至更少的个体户在盈利。

  复工后,因担心疫情反复,许多厂家并没有恢复正常生产,上游原材料厂家也减少了产量,导致中游企业进货成本增加。“拿服装行业来说,由于面料、辅料厂家备货量减少,2020年11月,天气突然转冷,各地商家都在抢棉衣、羽绒服,进货价比往年要贵1/3.”

  进货成本增加,卖货量减少,但是经营费用并没有减少。瞿伦川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朝天门市场内,一些规格较高的外来商场或者临街门面,每月租金在600-800元/平方米,一间店铺平均50平方米,每月租金要3-4万元;每个门店雇佣3-5个员工,每个员工月工资平均6000元,再加上物业管理费及水电费,一个月下来,经营成本就要大几万元。”受疫情影响,有的店铺销售额甚至负担不了经营费用。

  “过去临街门面最紧俏,一般要加转让费才能租到,现在临街门面空置几个月都租不出去。”据瞿伦川介绍,去年市场内几大商场因亏损关门歇业的个体户有300多家,其中,大生、恒升两个商场就有上百家商铺关门歇业。“2016年开始,一些生意已经在走下坡路,疫情更是给本就艰难的经营雪上加霜。”瞿伦川所在的渝派服饰商场近几年退出经营的有近100家,占商场经营户的1/3.除了朝天门市场,重庆主城周边的解放碑商圈、杨家坪商圈、南坪商圈、江北商圈、沙坪坝商圈、大坪商圈也贴满了门面转租、空租的广告。

  在服装行业,服装生产同售卖一样有季节性。夏季和冬季是服装生产旺季,春秋两季为淡季。近年来,重庆服装行业出现了“淡季养不起人,旺季招不到工”的现象,特别是技术工人严重短缺。“一些在职业学校专门学习服装和缝纫的学生,毕业后自己开网店,而不是到服装厂上班,还有一些去了外地。”疫情之后,招不到工人的现象更加明显,这也带来了新一轮的涨价。“大的服装厂家百多个工人,一天最多能出1000件衣服,小的厂家只有几十人,一天出几百件衣服。入冬后,订单量增加,大厂家有客户订单多达几万件,个别厂家完不成订单,就开始高价招人,结果工价越抬越高。现在一件羽绒服的工价已经涨到100多元,比往年高了近1倍。”

  资金难题


  出于种种原因,渝派服饰遭遇的客户欠款跑路现象也开始增加。


  “2015年,湖南株洲一客户拖欠厂家货款863万元跑路;2017年,湖南株洲一客户欠款186万元跑路……”

  据瞿伦川统计,近几年渝派服饰未收回的欠款有2000多万元。“我们已经整理资料,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有些欠款人已经被查处,但他们没有资金还款,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在经营困难的时候,银行抽贷、断贷也让个体户本不好过的日子“雪上加霜”。“据我所知,有个体户此前开了两家天猫店,专卖旗袍,当时生意很火,后来由于投资失误,银行马上抽贷,店铺没多久就倒闭了。”

  对此,瞿伦川建议,进一步加强对个体工商户的金融支持。“希望各大银行针对个体工商户数量多、规模小、经营分散的特点,尽量用续贷、展期、减息等方式,帮助个体工商户及时得到资金”活水“解渴。担保、小贷公司等机构积极主动承担个体工商户贷款项目担保,配合银行做到对个体工商户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同时,瞿伦川还希望能发展更多专门为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提供资金支持的金融服务机构,真正让资金落到户、帮到位。

  “公司有《公司法》,中小企业有《中小企业促进法》,但是个体户只有2011年出台的《个体工商户条例》,现在个体户已经占全国市场主体的2/3,应该用法律的形式对个体户的权益、地位加以保护和扶持。”

  瞿伦川说。他建议从国家层面研究出台专门支持个体工商户创业和扶持个体工商户发展壮大的综合性政策,从加强市场培育、优化政务服务和营商环境、加大财政补贴和贷款融资力度、降低社保费用等方面给予个体工商户实际有效的支持。

  此外,他还建议进一步简化年报系统登录。“每年都有个体户反映年报系统难进,有的个体户不会使用电脑,委托别人办理,第二年年报的时候,已经忘记是谁办理的,又得重新注册联络员。”瞿伦川说,现在年报系统登录要用统一信用代码、经营者名称、联络员姓名、联络员手机、联络员身份证号、验证码等才能登录年报,程序繁琐,建议简化成只用统一信用代码,经营者姓名和经营者身份证号直接登陆的程序。

标签:2021年第2期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