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市场 > 制造

陶溪川:景德镇的“798”

时间:2020-7-21 15:31:29   作者:买佳豪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陶溪川的野心是,以陶瓷产业为核心,强化配套产业,把陶溪川建成融“生产配套服务+销售渠道支持+创业资金扶植+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服务平台”为一体的超级陶瓷产业生态链
陶溪川:景德镇的“798”
陶溪川艺人才艺展示
 
  在陶溪川,“手艺人”能在“陶公塾”和国际知名艺术大师交流心得,拿着自己的简易图纸到设计中心请专人用现代科技仿制。作品还能通过陶溪川的直播上架淘宝、天猫,真正实现陶瓷产业从设计到生产再到销售的产业闭环。但陶溪川的野心远不止于此。“我们希望重构产业链,改变人们对景德镇的固有印象和体验方式。”陶溪川运营总监刚好说。未来,人们再到景德镇,也许不只为了陶瓷,也可能为的是一家咖啡店,为某个艺术展,或者只是为了体验一把艺术家的日常生活……

  诞生
 
  在江西省,陶溪川有一个独特的称呼——景德镇“798”。之所以被人们这么称呼,是因为陶溪川和景德镇传统的商业街不一样,它是一个以陶瓷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文创街,对标的“靶点”是景德镇陶瓷产业过于单一的“痛点”。由于其定位和内涵与北京的798艺术区有些相似,因此常被人称为景德镇“798”。

  景德镇坐落于江西省的东北角,被一条浩瀚的昌江一分为二,西边有传统的景德镇陶瓷商业街,东边有一片陶瓷工业园区。陶溪川就位于景德镇东边的工业园区内,占地197亩,总体规划2平方公里,整个街区以22栋老厂房为核心,很远就能看到高耸的红砖砌成的水塔和烟囱。

  如今,陶溪川已经成为景德镇的“新地标”。但鲜为人知的是,这座“新地标”的诞生来自一次偶然的尝试。

  2012年,时任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总经理的刘子力将陶溪川的前身——隶属于江西省陶瓷工业公司宇宙瓷厂的厂区土地从房地产公司手中“夺”了回来,并坚持在不拆一栋楼、不撕一张纸、不费一片瓦的原则下对老厂房翻新装修,真实保留老厂区的“原貌”,陶溪川才得以立项。

  除了让景德镇工业园区的老厂房焕发“新生机”,陶溪川诞生更重要的原因是景德镇陶瓷产业的客观需求。

  作为一座中外闻名的“瓷都”,景德镇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就是它庞大的陶瓷产业。

  但成也陶瓷败也陶瓷,随着国家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和供给侧改革的推进,只有单一产业模式的景德镇越来越不适应现代经济的发展,一种全新的全产业链经济发展模式逐渐成为景德镇未来发展的“刚需”。2016年,经过4年的重建升级,以陶瓷为核心的全产业链文创街区——陶溪川应运而生。

  闭环
 
  如今,陶溪川已构建起融陶瓷设计中心、陶瓷智造工坊、邑空间、线上平台、直播基地、线下集市等为一体的陶瓷产业闭环,实现了陶瓷产业从设计到生产再到销售的一站式综合性服务模式。

  王冠霖是陶溪川设计中心的设计总监。

  陶溪川设计中心成立于2019年3月,作为陶溪川陶瓷产业闭环的起点,承担着用科技为创客将“梦想”照进“现实”的重担。“陶瓷创作者将头脑中的艺术形象转换成艺术成品,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
 
陶溪川:景德镇的“798”
陶溪川艺人正在进行手绘


  但陶瓷艺术产品的原材料成本比较高,这一环节成为很多陶瓷创客的‘拦路虎’。“王冠霖表示,在设计中心,创作者可以用先进的科技最大限度地降低”试错“成本。

  科技属性是陶溪川设计中心的核心竞争力。其中,3D打印技术的应用更是重中之重。王冠霖说:“传统的陶瓷制造是减材制造,无论多么高超的技术工艺,在‘试错’环节都会有一定的材料损耗,而且传统陶瓷的原材料的价格要高于3D打印的原材料价格。而3D打印是增材制造,创客只需拿着一张手绘图纸,到设计中心将自己的艺术构思告我们,我们就会按照创客的要求,将艺术语言数字化,通过计算机合成3D基础模型,创客可以在模型上反复修改,直到自己满意,然后再利用3D打印技术将之打印出来,形成初步仿造模型,降低创客的‘试错’成本。”

  如果说设计中心解决了传统陶瓷产业的第一只“拦路虎”,那么邑空间和智造工坊则为创客们在生产环节上提供了更广阔的施展空间。

  “邑空间有91个铺位,每个大概10平方米。”刚好说,目前,陶溪川共有1.5万余人入驻,其中还有一些是外国友人。蔡琦就是入驻创客之一。说起陶溪川的邑空间,她无不动容地说:“这里给了我一个可以展示自己产品调性的空间、一个交通方便又舒适安逸的环境及采集各类素材工具方便的场所。来自全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的陶艺人也给了我艺术启发和灵感,也让我的创作更具‘烟火气’。”蔡琦专注研究的陶瓷工艺技术是“水墨志野”,一种来自中国宋代“白天目”的陶瓷工艺。这种工艺受众小、制作难度较大、艺术价值较高,是一种高档的艺术表现形式,对生存环境十分挑剔。“如果不是邑空间几乎‘零成本’的运作模式,我不敢想象自己还能够继续研究这种在传统工艺基础上创新的优秀陶瓷工艺。”蔡琦说。

  蔡琦口中的“零成本”是邑空间的核心吸引力。入驻邑空间,不用交租金,在水电费和税收上也会有一定的优惠。如果创客在景德镇没有休息的空间,陶溪川的兄弟产业“邑山制作工坊”还能为其提供一间环境优雅的房间供其居住,创客只需每月缴纳200元即可,居住在“邑山制作工坊”的创客还能得到餐补。

  如何让邑空间保持生产活力?刚好说:“我们有一套选择、淘汰机制。陶溪川每周五和周六都有户外集市,有600多个摊位、9000平方米。我们每月从提交申请的创业青年中筛选600余人来摆摊,然后再从摆摊青年中选择一些作品有创意的入驻邑空间,并根据业绩实行动态管理。”

  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对于陶溪川而言,“流动性”是它的一个重要特点。郭丽云来自河北石家庄,“我先摆了三四个月的摊,2017年年初来邑空间了。”她说:“我是学雕塑的,负责设计,我男朋友负责生产、烧窑。

  我们主要做软装器皿,淡季每月收入有四五万元,旺季有八九万元;除掉成本,大概有60%的利润。“这是陶溪川的基本考核标准,如果没有达标,创客将会被移出邑空间,到地摊上摆摊,同时,摆摊业绩突出的创客也将会被邀请进入邑空间。这种良性的循环,保证了陶溪川生产环节的活力,也成为陶溪川陶瓷产品质量的制度性保障。

  “在陶溪川,不用担心优质产品的售卖。”蔡琦表示,在销售环节,陶溪川设计了一系列举措帮助创客在线下和线上同时销售。在线下,一年两度的“春秋大集”是陶溪川的招牌销售活动。2017年,国庆刚过,蔡琦就报名参加了当年的“秋集”活动。“那时我有幸成为活动的管理员之一,有四五百个摊位摆满陶溪川的两条道路,分国际区、国内美院区、美食区及陶溪川创客区。每个摊位都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她说:“陶溪川的‘春秋大集’,就像是为艺术提供了一个‘接地气’的交流平台。

  从白天到晚上,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艺术品和艺术家一起被‘下放’到地摊上,直接面对观赏者挑剔的目光。“2019年的”秋集“更是吸引了60多国210余名艺术家、68个艺术院校机构近千名双创青年及大学生参与。这样的大小活动,陶溪川每年要举办400余场。

  除此之外,陶溪川还以“陶溪川”的品牌在淘宝、天猫上注册了官方旗舰店,帮助工艺较为简单、量产水平较高的陶瓷艺术家开辟线上销售渠道。陶溪川作为景德镇的大型文旅商综合性街区,其品牌号召力更大,诚信度更高,以陶溪川品牌为背书,消费者购买时更放心。

  2018年,陶溪川与抖音、快手、淘宝等平台深度合作,设立了陶溪川直播基地,帮那些暂时不能量产但艺术价值较高的陶瓷制品“直播带货”。蔡琦和她的“水墨志野”就搭上了这次“直播带货”的顺风车。第一次出镜,虽然有所紧张,但络绎不绝的订单还是让她感觉莫名兴奋。“通过这次直播,很多小伙伴开始关注我,甚至直接来陶溪川找我购买。在此之前,我从没想到过有一天自己的陶瓷也会变成‘网红’。”

  通过这种模式,陶溪川已累计研发陶瓷产品19万款;创立品牌2700余个,注册小微企业1000家。陶溪川的野心是,未来以陶瓷产业为核心,强化配套产业,把陶溪川建成融“生产配套服务+销售渠道支持+创业资金扶植+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服务平台”为一体的超级产业生态链。

标签:2020年第7期 
上一篇:“以纸代塑”:白卡纸迎来新机遇
下一篇:没有了

本类推荐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