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版权局曾公平呼吁,有了创意成品应该马上注册版权,给侵权者戴上“紧箍咒”


创意“抄袭之争”的背后


http://www.gcmag.cn  《光彩》杂志2010年第7期  [字号:  ]   [关键字:  抄袭 侵权]

作者:李瀛
导演张艺谋、王潮歌和樊跃共同打造了“印象系列”


山水实景演出的又一作品——《印象大红袍》


  近日,一连串创意“抄袭”之争引出多场口水战,先是湖南卫视怒告江苏卫视《非诚勿扰》有抄袭之嫌;接着有同行对张艺谋《印象大红袍》360度旋转观众席“世界首创”一说提出质疑。有分析人士认为,只有解决创意产权纠纷问题,才能优化文化创作环境,使文化产业得到进一步发展。

“旋转360度”上演专利之争
  3月29日,印象系列第五部实景演出《印象大红袍》正式公演,在武夷山大王峰、玉女峰的映衬下,上演了中国茶文化大型山水实景秀。除了视觉半径达2公里的环景剧场,1988个座位的观众席可以在5分钟内旋转360度成为创意亮点,观众不知不觉中就能将旖旎风光尽收眼底。“360度旋转观众席概念设计已申报国家专利,承接此工程的杭州佳合舞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称”杭州佳合“)从技术层面就申请了30多项专利,而我们是从外观形象等角度(进行申请)。”《印象大红袍》制作人鲁矞表示,目前印象系列五个项目的知识产权都属于北京印象创新艺术发展有限公司,“我们这次在技术上有创新,所以追加了专利的申请。”
  “印象”系列被誉为文化印钞机,导演樊跃曾表示,“一个‘印象刘三姐’一年就能收入2.5个亿”。
  然而,就在《印象大红袍》风头正劲之际,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360度旋转的观众席技术我们早在2005年就开始使用了。”天创国际演艺制作交流有限公司(以下称“天创国际”)副总经理张东辉表示,2005年春节,由其母公司香港中旅集团投资兴建的珠海海泉湾度假区剧场内就设立了旋转坐席,观众可以跟踪到变换的场景。“剧场一楼黄金地段设置了圆形表演区,表演区的前区及两侧的观众区都能根据剧情需要360度旋转,剧场的右侧舞台被设计成一个巨大的‘鱼缸’,穿插有水中芭蕾表演。而剧场左边墙面是多视窗,根据剧情推进设立了表演区。”
  另外,其提供的资料显示,2007年,天创国际给日本东京AMUSE设计了东京天创全景式旋转剧场方案。“旋转观众席从硬件设计上属于实用创新,它能局部360度旋转,就能整体360度转,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专利权的授予首先要求该项专利技术具有新颖性。对于专利的新颖性,根据我国专利法,是指申请专利的发明或实用新型不属于现有技术,且没有抵触申请的情形。“天创公司已经使用类似技术不一定能否定‘印象’系列的新颖性。两方旋转观众席从创意上的确相似,但是专利权的对象并非创意,而是具体的技术方案。”有法律界人士认为,“但该创意蕴含了商业利益。《印象大红袍》360度旋转观众席申报专利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即在工商业活动中违反诚实信用及公平竞争原则的商业行为。如果天创公司对此提出异议,可以利用《反不正当竞争法》提出申请。《反不正当竞争法》是知识产权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知识产权保护起着重要的补充作用。”

一些专利在国内形同虚设
  既然使用类似的旋转观众席实用创新技术在前,天创公司为什么没有向国家专利局申报专利?“1989年,深圳锦绣中华落成时,我们就想为锦绣中华主题公园申请专利,当时国家专利局专家给我们做过详细的解释,你是一比十的微缩,人家改成一比八就不是你的专利了。”张东辉说。知识产权法专家、纽约注册律师马建的解释是,“现在国家专利范围包括发明创造、实用新型、外观设计三大类。在国内,通常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的专利形同虚设,在实际使用中起不到太大作用”。发明专利申报时相关部门会做检索报告,以检查相关专利资料和文献的方式验明正身。但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属于专利里技术含量比较低的,现行法律规定只需经过形式审查就可批准。很多案例或者诉讼,就是经过检索,发现该外观设计专利很多社会单位早就已经使用了。此前加拿大某事务所曾经做过统计,中国有超过50%(保守估计)的外观设计专利是“无效专利”。这些都导致了很多企业忽视此类专利的申报。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项武君建议,由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的专利申报时不用经过实质审查就可以批准,申报人最好查一下专利检索,一旦发现有人使用过这类技术,或者此类技术属于普遍性技术的话,该专利很可能无效。马建认为,《印象大红袍》申请专利能否成功,还得视其申请项目而定,如果天创公司的证据成立,《印象大红袍》“360度旋转观众席”专利申请可能被驳回。
  在“360度旋转观众席”申报专利引来争议的同时,“印象”系列自身也面临着被模仿的危险。如陈凯歌、冯小刚也和某些城市联合搞起了旅游类演出节目,张艺谋的“印象”系列能否申请成为专利呢?“‘印象’系列本应申请商业模式的专利,但这在美国有,中国还没开设此专利。”马建对此并不乐观。

从集体无意识侵权到维权的觉醒
  无独有偶,近日,湖南卫视与江苏卫视“抄袭之争”更是陷入了胶着状态。
  湖南卫视称,2009年12月,湖南卫视独家引进英国 Fremantle Media公司《Take Me Out》的节目模式,与之进行版权合作,播出了婚恋交友类节目《我们约会吧》,并在引进版权的基础上,和英国Fremantle Media公司一起进行创新。对于2010年1月江苏卫视播出的《非诚勿扰》,湖南卫视认为它与《我们约会吧》有“惊人的相似之处”,湖南卫视副总编辑、新闻发言人李浩表示,“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舞美场景、人物设置(都是轮番出场的男嘉宾在诸多女嘉宾前展示自己)、环节设置(如才艺表演、互答提问、男生反选)都与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及英国节目《Take Me Out》大同小异。江苏卫视的跟风之作可以视为创意抄袭,并明显涉嫌版权侵权。另外,《Take Me Out》在英国做了版权登记,根据《伯尔尼公约》、TRIS协议和我国相关涉外法律规定,其知识产权是被我国认可的。” 此前,湖南卫视以公开信的方式告知全国媒体,称《非诚勿扰》是对湖南卫视《我们约会吧》的“版权剽窃”,他们要拳打“李鬼”,已向国家广电总局申诉维权。
  向湖南卫视出售节目版权的英国Fremantle Media公司的中国代表邢文宁也表示,“在和湖南卫视进行模式合作期间,某卫视也曾向我们索要了《Take Me Out》节目原版光碟等资料。但没想到湖南卫视刚刚播出了正版节目,某卫视就马上推出了抄袭该节目模式的《非诚勿扰》。”
  对此,江苏卫视负责新闻宣传的相关人员回应:目前虽然国家广电总局还没就湖南卫视的“诉状”做出正式回复,但他们会坚持自己的主张,凭《非诚勿扰》在全国平均3.82%的王牌收视率,如果节目没有自己的独特性是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绩的。
  对于湖南卫视认为他们“侵犯版权”的控诉,该人士认为,不要把同类型的节目和版权混为一谈。不代表同类型的节目只能由一家来做,去年江苏卫视的《谁敢来唱歌》就是从英国买进的节目版权,后来湖南卫视推出的《挑战麦克风》跟它很相似,但江苏卫视觉得没有告状的必要,因为电视节目的类型相似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至于湖南卫视认为《非诚勿扰》和《我们约会吧》在节目环节设置上很相似,该人士反驳说,除了“女生选男生”这个环节,其他环节都是不一样的。另外,针对“江苏卫视向英国Fremantle Media公司索要《Take Me Out》节目原版光碟等资料”的说辞,该人士表示,海外节目从网络上都能获得,而且每个卫视台都有自己的研发部,有很齐备、很新鲜的海外节目资料,并不需要从该公司去获得。
  据悉,目前国家广电总局对此还没提出正式解决方案,但李浩表示,他们还会继续跟进这项申诉,直到结果产生。
  不论此项申诉结果如何,婚恋类节目已经在荧屏上花开数度,若干年前像《玫瑰之约》等婚恋节目就在各大电视台火爆一时,但当时首创这类节目的电视台并没有维权的意识,各大电视台处于抄袭模仿成风的“集体无意识”中,湖南卫视的一纸诉状起码说明了电视行业对创意、版权维护意识的觉醒。

企业可借助行政力量维权
  商业模式模仿和创意剽窃的问题在文化创意行业里普遍存在。此前,国家版权局曾公开呼吁,创意人士有了创意成品应该马上注册版权,给侵权者戴上“紧箍咒”。“创意成品”的范围是什么?目前国家知识产权法对创意保护能到什么程度?又有多少行业面临着“创意”被窃危机?
  国内外的知识产权法、版权法规都是不保护创意本身,只保护成型的文字或者作品。对于广播电台、电视台的节目保护,我国与英国的模式不同。英国直接给予著作权保护,我国则采用邻接权保护方式。我国保护广播电视节目的范围一般限于转播、复制、录制,对此类节目模式并未给予与作品相同的保护。也就是说,著作权保护的是一种表达,而不是一种创意和思想,在这种情况下,表达形式是受到法律保护的,但如果通过另外一种形式表达出比较相近的创意,就无法给模仿者法律上的惩戒。所以企业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想得到比较满意的解决方案比较困难,这也正是湖南卫视采取申诉而非诉讼方式来解决问题的原因。所以建议企业通过行政力量介入解决类似问题。“版权登记必须要有载体,不表达出来就不保护。”马建说,很多“创意”是无法形成产品的,而且产品改头换面进行生产,举证很困难。(据《北京商报》)



链接:

专利权
  专利权是发明创造人或其权利受让人对特定的发明创造在一定期限内依法享有的独占实施权,是知识产权的一种。我国于1984年公布专利法,1985年公布该法的实施细则,对有关事项作了具体规定。发明创造要取得专利权,必须满足实质条件和形式条件。实质条件是指申请专利的发明创造自身必须具备的属性要求,形式条件则是指申请专利的发明创造在申请文件和手续等程序方面的要求。

不正当竞争
  指在工商业活动中违反诚实信用及公平竞争原则的一切商业行为,从保护知识产权的作用来看,反不正当竞争法是知识产权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知识产权制度起着重要的补充作用。

商业秘密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与专利权相比,对商业秘密的保护不以公开为前提。采用商业秘密方式保护技术信息的好处在于,专利权的保护是有期限的(发明专利为自申请日起20年,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为自申请日起10年,一旦经过保护期限,该技术即进入公共技术领域)。而商业秘密没有此期限,其持有人可以一直将其作为商业秘密使用下去。
  但是法律只能制止对技术方案的恶意使用行为,如果第三人独立通过自行开发研制等方式获取了相同的技术,则不能排除他人对该技术的使用。





    



关闭窗口
光彩杂志社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