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公党建 > 党史
+

重庆谈判

2021-11-13    作者:黄加佳    来源:    

  重庆谈判发生在国家命运转折的紧要关头。经过8年浴血奋战,英勇的中国军民终于打败侵略者,取得了抗日战争的全面胜利。接下来,建设一个和平、民主、团结的国家,是全国人民一致的愿望。就在这时,蒋介石三电毛泽东,邀他前往重庆谈判。43天的谈判,虽然未能达成人们想要的和平,却成为中国转折的契机。


重庆谈判

作为重庆谈判地点之一,怡园见证了重庆谈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


  三封电报


  1945年8月28日下午3时36分,毛泽东经过3个多小时的飞行,乘坐476650号军用飞机抵达重庆。头戴灰色拿破仑帽,身着蓝布中山装,还特意穿了一双新鞋的毛泽东第一个走出机舱,紧随其后的是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和国民党代表张治中。


  为了削弱毛泽东到渝的影响力,国民党对重庆本地的报纸封锁了消息。时任国民党中央机关报《中央日报》编辑的王抡楦回忆,毛泽东到达重庆那天,《中央日报》编辑部异常紧张。蒋介石的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陈布雷亲自下指示:不发社论,不写专访,新闻一律采用中央通讯社的稿。有关谈判的报道,要登得少,登得小,版面不要太突出,标题不要太大。总之一句话,不要替共产党造声势。

  尽管如此,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的消息还是像惊雷般在重庆上空炸开了,但“重庆谈判”会像《大公报》期望的那样有一个“大团圆”结局吗?也许,坐在谈判桌边的蒋介石,从一开始就不这么乐观;也许,他根本没想到毛泽东会单刀赴会。

  毛泽东之所以来重庆谈判,皆因蒋介石那三封言辞恳切的电报。

  1945年8月10日,当日本表明投降之意时,蒋介石毫无心理准备,受降问题让他颇为心焦。当时在华日军还有100多万,谁接收了军队,就等于接收了100万人的武器给养。心急火燎的蒋介石11日一早就给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发出了让十八集团军“原地驻防待命”,不许收缴日军枪械的荒唐命令。朱德致电蒋介石,坚决拒绝他的错误命令,并提出了“凡被解放区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由解放区军队接受其投降,你的军队则接受被你的军队所包围的敌伪军的投降”的建议。

  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接受波茨坦公告、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当天,蒋介石给身在延安的毛泽东发来一封电报,邀请他来重庆“共商大计”。毛泽东收到电报后,对赴渝谈判一事未置可否,而是要求蒋介石先答复朱德总司令的电报。蒋介石对此不以为然,并接连给毛泽东发了两封邀请他来重庆的电报。

  去,还是不去?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为此在延安枣园召开了扩大会议。会上,大家提到毛泽东的安全问题,但毛泽东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

  临行前,他不但建议由刘少奇代理自己的职务,还建议书记处增补陈云、彭真二人为候补书记,以便在毛、周二人都不在的情况下,书记处还能保持5人开会,并表示重庆可以去且必须去。

  初谈不顺


  对于毛泽东的到来,蒋介石心中还是很得意的。他在8月30日的日记中写道:“毛泽东果应召来渝,此虽威德所致,而实上帝所赐也。”


  “应召”二字把蒋介石高高在上的心态表露无遗。他从未以平等之心看待中国共产党,在他心目中,国民党与共产党更像封建时代的君臣关系。在这样的心态下,谈判注定不会顺利。

  9月3日,经过几天的交换意见后,共产党方面向国民党方面正式提交了11条谈判要点。其中包括拥护三民主义、拥护蒋主席的领导地位、惩治汉奸、停止武装冲突、承认各党派合法地位等,其中,最关键的问题是政权和军队。

  看过共产党方面的这份方案后,蒋介石认为,只有“实行三民主义”

  和“拥护蒋主席之领导地位”这两条才具有诚意,其他各条“在内容与精神上与此完全矛盾”。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杨天石表示,蒋介石的头脑中根本没有“多党”的概念,更不可能承认联合政府,他能接受的最大限度是共产党人来国民政府中“做官”而已。这也让共产党明白,想让蒋介石接受联合政府的方案,无异于与虎谋皮。

  为了表达诚意,在重庆谈判前,中共就在方案中有意隐去了“联合政府”的提法,只提出“参加政府”。

  这无疑是承认了国民党在政府中的主导地位。但即便是这样,蒋介石还是认为中共要求得太多。谈判一开始便陷入了僵局。

  虽然国共双方代表的谈判举步维艰,但毛泽东在谈判桌外的社交活动却异常丰富。在重庆的43天中,他会见民主人士,参加国际活动,接受各国记者采访,不但与各界民主人士把酒言欢,还主动接触国民党中各派大佬,处处显示出政治家的睿智与气度,尤其是《沁园春·雪》的发表和传播,在重庆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1945年9月10日至15日,国共代表连续举行了四次正式会谈。尽管双方在国民大会及政治会议等问题上都做了一些让步,但在核心的军队和解放区问题上还是毫无进展。

  9月17日,肩负促成国共和谈任务的美国大使赫尔利为了尽快拿到和谈协议,主动向周恩来提出将国共军队照比例缩编的想法。对此,中共方面认为可以接受。

  尽管中共做了很大让步,赫尔利也为了等和谈结果而推迟了回国的行程,但国民党方面仍然不为所动。

  面对僵局,周恩来一针见血地指出:“虽然今日我等之商谈,系出于平等之态度,然而国民党之观念是自大的,是不以平等待中共的,故国民党及其政府皆视我党为被统治者,为投降者……今日我党已承认蒋先生之领导地位,已承认国民党为中国之第一大党。就蒋先生之地位而言,只有他可以说领导各党各派,领导全中国,因此蒋先生不只是国民党之总裁,而且是全国的领袖,但国民党却不能以领导者自居,而以被统治者视我党。”

  赫尔利的归国行程不能再拖了。他连夜找到毛泽东,想逼共产党接受蒋介石的最后通牒,但毛泽东坚决不让步。第二天,赫尔利只好带着他未完成的任务返回美国,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重庆谈判

  重庆谈判期间桂园文物遗址陈列,还结合近年来关于重庆谈判的最新研究成果,制作了辅助
专题陈列——“重庆谈判”专题展厅


  涅槃重生


  9月27日,蒋介石索性带着宋美龄到西昌度假去了。但当他在飞机上看到毛泽东回答路透社记者提问的报道时,多日来郁积的愤怒爆发了。想到剿共多年,共军却越剿越多,如今共产党代表已经与他在同一张桌子上谈判了。就在毛泽东到达重庆的第二天,蒋介石就翻出1933年在庐山军官训练团炮制的《剿匪手本》,让何应钦重印下发。据《蒋介石日记》手稿本记载,1945年9月29日,蒋介石在日记中罗列了中共11条罪状,并决心要扣押和审判毛泽东。


  破釜沉舟的蒋介石决定豁出去,但考虑到国际和国内反应最终未能实施。

  10月初,周恩来向国民党代表提出,在某些问题上国共双方短期很难达成一致,我方决定让毛主席先行返回延安,国民党只得同意。

  在毛泽东回延安之前,双方将历次谈判记录整理成书面文件《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史称《双十协定》。在《协定》中,中共对军队数量问题又做出了巨大的让步,从最初要求的48个师,降到24个或至少20个师,几乎达到了蒋介石的心理预期。但也不难看出,《双十协定》中还有许多未解之题,双方只能把各自的诉求都摆在上面。

  10月8日,国民党中央军委会政治部部长张治中在军委大礼堂为毛泽东举行了盛大的饯行宴会,受邀的国民党党政军和重庆文化界人士有五六百人。

  11日,毛泽东在张治中的陪同下启程返回延安。43天尖锐而复杂的谈判,毛泽东以他大智大勇促成了《双十协定》的签订。

  《双十协定》虽然签订了,但现实并不那么乐观。正如回到延安后毛泽东在《关于重庆谈判》的报告中说的那样:“纸上的东西并不等于现实的东西。”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向各个解放区发起全面进攻,内战全面爆发。

  但谁也没有想到,400万全副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队,在“小米加步枪”的人民军队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仅仅不到3年,人民军队便解放了全中国,中华民族却在这血与火的考验中,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了。
  • 相关文章
  • 热门文章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京ICP备05041205号-1
【电脑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