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冰雪运动进校园

时间:2021-12-12 13:04:56   作者:臧梦璐     
内容摘要:2015年开始,国家围绕“冰雪运动进校园”出台了密集的扶持政策,以校园为中心,相关设施、场地,以及中小学生的器材、护具、服装等冰雪装备产业都快速发展起来

  “发展冰雪运动要从青少年抓起。现在很多学校都已经开设了冰雪相关的活动,这很好,可以让更多孩子接触和爱上冰雪运动。”中国冬奥会首金得主杨扬如是说。


冰雪运动进校园


  吉林:冰雪资源与政策助推冰雪融入校园


  依托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在吉林省,越来越多的孩子爱上冰雪运动。


  2021年10月18日,中国短道速滑世界冠军李佳军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发祥地——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古奥林匹亚,手持北京冬奥会火炬“飞扬”,在火种采集成功后开始传递,这标志着2022年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正式进入北京时间。

  46岁的李佳军是中国首个获得冬奥会奖牌的男选手。20世纪80年代末,他的母校吉林省长春市平泉小学成为当时中国冰雪教育的一面镜子。“每到冬季,学生们上学要带两个饭盒,一个装饭、一个装冰,到校后第一件事是把饭盒里的冰扣在操场上。”李佳军回忆说,“三个星期后,参差不齐的冰块形成规模,老师们便趁着寒夜浇水、锉平,一座校园冰场就建成了。”

  30年多年后,2021年冬天,11岁的小镇女孩金思续穿上滑雪服、蹬上雪板,在吉林市船营区搜登站镇中心小学校的操场上展示着犁式转弯、半犁式摆动等动作。“我喜欢冬天,喜欢滑雪。”金思续笑着说。2016年,这所位置偏远的乡镇小学迎来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滑雪课。学校操场有条长300米的跑道,雪季后它就成为“雪道”。校长沙志胜说,学校在冬天增设滑雪课,每班每周一节,全员参加,“孩子们哪怕小脸冻得红扑扑的,也不愿意下课”。

  与滑雪条件稍微落后的乡镇学校的孩子相比,生活在长春市区的学生们有更多机会接触到设备先进的滑雪场。在零下10摄氏度的长春市天定山滑雪场,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小学的学生钟一脚踩双板,迎着风冲下雪道。

  每到冬季,吉林省很多中小学生就和钟一一样,开始期待“雪假”。

  吉林省雪季长,但每年适宜进行冰雪运动的时间,总是与中小学期末考试重合。为了用好得天独厚的冰雪资源,2017年起,吉林省教育厅将寒假第一周作为中小学雪假,号召青少年上冰上雪,引导中小学生热爱冰雪运动。

  目前,吉林省共有761所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

  “2018年至今,吉林省财政厅每年投入1000万元,支持冰雪运动特色学校配备冰雪运动器材,这被列为吉林省民生实事项目。”吉林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处长胡仁友表示,吉林市每年组织中小学生进行雪场免费体验滑雪20万人次,体验后自愿返场率近30%,探索出了一条冰雪经济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有效路径。

  北京:冬奥助力冰雪室内室外齐飞扬


  作为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地,北京市积极激发学生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在强身健体的同时也丰富了校园文体生活。


  从冰天雪地的吉林向南跨越1000公里来到北京,作为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地,北京中小学搭乘冬奥的快车,加快了冰雪运动进校园的速度。截至目前,北京市已经有200所冰雪特色学校和200所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学校。

  北京市石景山区电厂路小学是北京市第一个冬奥社区的辖区学校,学校距离北京冬奥组委直线距离只有1000米,也是国家体育总局授牌的“冰雪特色学校”。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倒计时牌就摆放在学校入口处,每天有4名同学参与倒计时牌的时间更换,提示着学生们冬奥会的脚步已越来越近。

  电厂路小学将奥林匹克教育和冰雪运动纳入学校常规教育教学工作中,形成了具有特色的冬奥教育模式。“通过组织举办丰富多彩的校园活动、冰雪知识课等方式,让孩子们了解冰雪文化,爱上冰雪运动。”

  校长薛东说,每学期学校都会组织全体学生参加一次上冰或者上雪训练,参加包括冰球、冰壶、越野滑雪、短道速滑等多个真冰真雪项目以及旱地冰球、旱地冰壶等多项旱地化训练项目。

  紧邻圆明园的101中学拥有地理位置优势。在101中学的校园内有5个自然湖,每年冬季,湖面结冰后,学校就将滑冰课搬到了湖上。“我们将现有湖面和专业场馆结合,给学生提供系统上冰训练的机会。”101中学校长陆云泉说。

  “上了两次课就会滑了,感觉冰雪运动挺有意思的。”101中学学生王姝訸说:“滑冰也有很多技巧的,现在我已经能看懂滑冰比赛的技术要点。”

  作为首批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北京101中学在初一体育必修课上开设了轮滑课和滑冰课,学习最基本的滑冰技能。由于学校的室内真冰场面积不大,前半学期男生滑冰,女生轮滑,后半学期交换,女生滑冰,男生轮滑。初二开设冰雪运动选修课,学习更有难度的技术。

  学生还可以通过各类冰雪社团提高竞技水平。“冰球队员每周到首都体育学院气膜滑冰馆训练一次,训练完都11点多了,但学生依旧热情饱满。”体育教师周祎介绍,学校的冰球队在今年北京市高中校际冰球联赛中获得冠军。“冰球运动费用比较高,为了降低冰球队员的家庭负担,学校承担了从教练、场地到设备的全部费用。”周祎说。


冰雪运动进校园

青少年在滑雪场学习滑雪


  上海:依托专业冰雪运动场馆


  上海冬天没有天然冰雪,开展校园冰雪运动有一定难度。为此,上海市中小学依托专业冰雪运动场馆开展冰雪运动教育。


  从冬奥举办地北京向南出发1000多公里,是还处于零上15摄氏度的上海。受气候因素影响,上海开展校园冰雪运动有一定难度。

  为响应国家“北冰南展”号召,上海市政府投资3亿元打造了上海浦东三林体育中心,中心与中国冬奥会首金得主杨扬开办的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合作,从教练到场馆的日常维护、运作,全部由专业团队负责。

  “ 在学校推广冰雪运动是从2015年开始的,当时举步维艰。但现在,学校、家长、孩子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越来越高。”杨扬感慨道。

  目前,上海浦东三林体育中心为包括临沂二小、清流中学、浦东新区新世界实验小学等上海近30所冰雪运动特色校提供场地和教练。

  在上海浦东三林体育中心,上海新世界实验小学冰球队正在进行一节冰球课程。小队员们穿着冰鞋,戴着护具在冰场上驰骋,对抗竟有几分“激烈”。

  “一年级学校开设滑冰课,从此他就爱上了滑冰。到了三年级,学校组建第一支冰球队,他自告奋勇报了名,成为冰球队的一员。”冯泽轩的母亲一边观摩训练,一边开心地表示,孩子通过练习冰球,不仅锻炼了身体、培养了吃苦精神,还变得更加自信。“他的冰球水平提高很快,还代表学校冰球队参加了很多比赛,获得了很多奖牌。”对于孩子打冰球,她非常支持。

  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的冰球教练王志强是上海中学生冰球代表队的教练,他曾是中国男子冰球国家队的主力前锋。执教这些年,王志强能感觉到冰雪运动在上海的热度“提升了”。“上海新建了许多冰雪场馆,促进了冰雪运动在上海的快速发展。”在王志强看来,冬奥会让更多人主动认识、了解冰雪运动,从而帮助了冰雪运动的推广。

  目前,包括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在内,上海已有冰场13块、室内滑雪场所34处,冰壶场地3个,遍及全市13个区。

  广州:冰雪项目的旱地化改造


  轮滑球与冰球有很多共通性,但没有冰球那么严格的场地要求,适合在南方学校推广。


  从上海继续往南1000多公里,来到温暖如春的广州。一些学校将冰雪运动进行旱地化改造,比如“轮转冰”等,还借助高科技手段引入模拟滑雪机。

  脚踏单排轮滑鞋、身着护具、手持球杆、击球进框……在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体育特色学校广州市绿翠现代实验学校里,学生们在轮滑球馆上玩得不亦乐乎。“从最基础的轮滑学起,一学期之后练轮滑球。现在觉得体能提高了,也学会了怎样团体合作。”学生李民炫说。

  轮滑球由冰球演变而来,也被称为“轮滑冰球”“陆地冰球”等,是国际冰球联合会和国际轮联管辖下的一个正式竞技体育项目。绿翠现代实验学校轮滑球教练张俊杰详解释说,队员们通过在轮滑球场上快速滑行、运球、传接球,射球等进行对抗。

  “轮滑球与冰球有很多共通性,但没有冰球那么严格的场地要求,适合在南方学校推广。张俊杰表示:”若初学者具备轮滑基础,可以直接进行运球等技术练习。“

  “穿上滑板、戴上头盔,走上滑坡和滑雪机,完成直滑降、定点制控、犁式滑行等动作……”300平方米的滑雪训练馆,是华南师范大学附属花都学校(以下简称花都华附)全年最“热”的地方。

  2019年,花都华附被评为首批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

  2020年12月,花都华附建成占地约300平方米,高度8米的广东省首家全天候高山滑雪训练馆。学校还引入广州零界点滑雪俱乐部设备和师资,每天下午放学后,以及周六和周日,来自零界点俱乐部的5名教练会准时到学校帮助学生训练。

  “初学者先在‘金针菇’模块的旱雪坡上练习,学习直滑降、定点制控、平行刹车等动作。”花都华附滑雪负责人黄荣坚介绍,通过旱雪坡上的基础训练,让学生体验下坠感,减少对下滑的恐惧,同时教会他们控制速度、刹车等基础动作。在基础练习稳定后,学生就可以在模拟滑雪机上学习。

  “模拟滑雪机通过电脑调节速度,可以帮助训练者达到中高级滑雪水平。”在滑雪机上,一名学生双手扶着面前的把手,滚轴向后滚动,带动坡面向后移动,学生便向前滑行。

  教练在一旁逐渐提速,学生适应速度后便放开双手,学习平行滑行、犁式滑行等技巧。

  “哪个南方人对雪不好奇?当时觉得很好玩,就报名进了滑雪队。”

  高翊凯2019年参加全国学校冰雪运动竞赛,获得男子小学组800米越野滑雪比赛第八名。现在,五年级的他已经学习滑雪2年,可以做180度转身等较高难度动作。


冰雪运动进校园

北方天然冰雪资源更有利于冰雪运动的开展


  校园冰雪运动发展面临挑战


  学校开展冰雪运动并非易事:费用过高、师资薄弱、安全顾虑难消除等都成为阻碍校园冰雪运动发展的壁垒。


  2015年,成功申办北京冬奥会为我国冰雪运动发展按下了快进键。

  “冰雪运动进校园”工作在多地如火如荼地开展。目前,冬奥组委和教育部已经进行了两批遴选,全国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学校累计达到835所,冰雪运动特色学校达到2062所,形成了以东北、华北、西北为重点地区的总体布局。“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冰雪运动特色学校计划将一直持续到2025年,计划遴选出5000所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北京冬奥组委新闻宣传部教育和公众参与处处长孙斌介绍,目前冰雪运动进校园正以“北冰南展西扩东进”之势,在全国范围内点燃青少年儿童对冰雪运动、冰雪文化的热情。

  虽然在冰雪运动普及的道路上已迈出巨大步伐,但在基层学校,开展冰雪运动并非易事:费用过高、师资薄弱、安全顾虑难消除等都成为阻碍校园冰雪运动发展的壁垒。

  首先,场地、运动器材短缺以及装备成本太高是第一道坎。

  “学校没有专门的冰场,需要老师和家长在操场上浇冰,十分辛苦。”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扎兰屯实验小学校长肖冰说,浇冰从每天晚上12点多开始,一直浇到早上六七点,连续浇10天,冰场浇好了以后,每周还要浇3次进行日常维护。

  如果学校没有合适的场地,即使气候允许也无济于事,因为浇水对于塑胶、木质地面损害很大。安徽省合肥师范附小第三小学教育集团校长李萍清楚地记得,学校成为首批全国青少年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后,不少相关企业打来电话。“他们告诉我,将我校室内轮滑馆改造为室内冰场需要150多万元,一年两季开放冰场的电费以及维护费需要70—120万元。

  对于学校来说,这是天文数字。“

  冰雪运动器具同样价格不菲。

  据了解,一套旱地滑轮设备价格达上千元,一套冰球护具最便宜的也要3000元,守门员的设备更高达上万元。

  其次,专业师资短缺也让冰雪运动进校园开展艰难。

  “专门学习滑雪、轮滑的老师并不多,开专业课需要从校外专门聘请老师。”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锦山蒙古族中学校长王瑞林说,教育局统一招聘的老师不符合学校个性化的要求,学校想引进专门人才,但是旗县学校吸引不到符合要求的老师。

  吉林省吉林市第一实验小学学生处副主任孙岩回忆自己第一次教冰球课的经历,仍感到窘迫。“学生问我,你到底会不会滑啊?一些在校外有滑冰基础的孩子比我懂得多。”他坦言,冰雪项目在体育教育里属小众科目,对于他这样的非冰雪专业出身的教师,仅靠自学很难熟练掌握技巧。

  在南方,会冰雪运动的教师更是稀缺,学校只能聘请相关协会、俱乐部的教练教学。有的体育教师也和学生一同学习,达到基础冰雪教学水平已算不错。

  一些地区、学校编写了自己的冰雪运动教材,但实践中许多师生仍感到无章可循。

  第三,安全顾虑也是一些学校不愿意开展冰雪运动的原因。

  冰雪运动对学生的身体素质和运动技巧都有较高要求,具有一定危险性,伤害发生率高于其他体育项目教学活动。“孩子一受伤,家长就要找学校负责,学校真是怕了。”多名体育老师说,因为怕学生受伤,他们会少安排一些上真冰真雪的运动。

  北京冬奥会的脚步渐近,我国冰雪运动的普及与发展的主力军依然聚焦在校园,在这场冰雪运动进校园的长跑中,机遇与挑战并存。2015年开始,国家围绕冰雪运动进校园,从资金、体育特长生升学保障、设备研发、冰雪活动意外伤害保险等多方面出台了密集而有力的扶持政策。

  2020年9月21日,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深化体教融合 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

  明确规定,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支持社会力量进入学校;教育、体育部门为在校学生的运动水平等级认证制定统一标准并共同评定;教育、体育部门联合建设高校高水平运动队并加大招生力度;制定体育系统教师、教练员到中小学校任教制度和中小学校文化课教师到体校任教制度;研究制定有体育特长学生的评价、升学保障等政策;支持场地设施向青少年免费或低收费开放。2021年10月25日,国家体育总局发布《“十四五”

  体育发展规划》。明确指出,“要加强冰雪运动进校园顶层设计,广泛建立校园冰雪项目学生社团和校外实践基地,鼓励高等院校建设高水平冰雪运动队,加强冰雪运动特色学校遴选和建设。启动大中小学冰雪运动联赛,推动形成以学生社团为主体的青少年冰雪运动发展格局。鼓励研发适用中小学生的器材、护具、服装等冰雪装备,联合保险公司推出学生冰雪活动意外伤害保险。”这些政策将助力校园冰雪运动、冰雪产业,以及相关企业和机构更快发展。

标签:2021年第12期 掘金冰雪运动 
杂志简介 - 组织机构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