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2021年经济工作两大重点:需求管理与反垄断

时间:2021-1-18 13:13:19   作者:易宪容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在消费领域,要找到影响居民消费的堵点,破解一些老问题;在互联网领域,要建立起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网络平台发展规则
  刚刚召开的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21年经济工作进行了重点部署,其中最有新意的两项是:提出需求侧管理,建立内需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新模式;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需求侧管理


  对于前者,会议要求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紧紧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注重需求侧管理,打通堵点,补齐短板,贯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各环节,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高水平动态平衡,提升国民经济体系整体效能。随着经济增长新模式的确立,中国经济改革的思路由2015年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转变为“注重需求侧管理”,这是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大的亮点,它将促使2021年经济工作重点转向,并对未来的经济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在市场经济中,商品需求或居民消费永远是生产者决策的第一前提,居民消费发展到哪里,商品供给就得跟随到哪里,如果某种商品没有需求,立即会遭到市场淘汰。

  最为明显的例子就是住房需求。

  自从有了住房按揭贷款,居民的潜在住房需求开始显现,住房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住房供给也随之扩张,形成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同理,要建立以内需为主导的内循环经济增长模式,核心要放在居民消费这个基点上——中国有14亿人口,其中有4亿中产阶层,如果这个市场也能如住房市场那样发挥潜力,中国的经济增长方式就能转型,中国的经济繁荣也能持续。

  那么,目前居民消费的堵点在哪里?如何发挥居民的消费潜力?从国内这几年公布的数据看,尽管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越来越高,但新冠肺炎疫情后,消费对经济的贡献率始终没跟上其他方面的复苏程度。从已经公开的数据来看,2020年10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只增长4.3%,逊色于预期。不同类别消费表现不平衡,高档消费品增长远好于基本消费品。有研究者分析,今年中国奢侈品消费(包括豪华车、奢侈品及豪宅等)总额占全球奢侈品消费比重达40%以上,单是汽车零售额增长就达12%.也就是说,少数人大肆消费,但绝大多数人消费能力还不够强。原因在于,中国的脱贫攻坚虽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农村居民收入仍有待提高,而在一二线城市,高房价对中低收入居民消费产生挤出效应。这是当前居民消费最严重的堵点。

  按照会议的部署,扩大消费最根本的途径是促进就业、完善社保、优化收入分配结构、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扎实推进共同富裕,这些提法都非常好,政府要借需求管理,找到影响居民消费的堵点,下决心大刀阔斧地破解一些老问题。

  网络平台反垄断


  网络平台反垄断是最近社会密切关注的热点。2020年11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反垄断由线下走上线上。


  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指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

  最近,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因“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被市场监管总局依法立案调查。政府对网络平台的整顿,引发了人们对于平台经济发展的思考。

  在大数据时代,数字经济既是一个国家经济竞争力的重要表现,也是保持一个国家经济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动力。数字经济与传统经济不同,数据成为最有价值的资产,并且获得及储存的边际成本低。部分网络巨头从千千万万市场主体获得数据,其中不乏通过数据垄断排斥竞争,甚至侵犯个人隐私、侵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为了保证数字经济发展与繁荣,不仅要加强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建设,鼓励技术创新,提高国民数字素质,更要建立起确保有效竞争的市场规则。

  要做到这点,必须对现代平台经济的核心及基本特征有深入了解。

  平台经济作为数字经济的核心,是以数字化技术为基础的新交易模式,也是新的资源配置方式。在大数据时代,平台作为中间组织或资源配置方,其主要作用有:通过吸引大量消费者及厂商建立流动性的市场;通过计算机算法匹配消费者与厂商之间的交易,为客户创造价值;开发支持核心交易的算法程序及服务,降低交易成本和进入障碍,以吸引更多客户;确立平台规则及标准,以保证平台有效运行及持续发展。平台的发展与繁荣取决于平台如何制定保证其内部运行的游戏规则,如何协调内部各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同时也取决于平台游戏规则能否兼顾整个行业及社会利益——这是政府强化网络平台反垄断的核心所在。

  我们以平台经济理论分析阿里巴巴“二选一”事件。所谓的“二选一”是指部分电商平台为了追逐商业利益、打击竞争对手,要求合作商家只能入驻一家网络平台。很多平台会对消费者及进入厂家设定规则,比如,脸谱网不仅禁止用户使用假名,还驱逐穿着过于暴露、骚扰他人的、发表仇恨言论的用户;苹果的应用商店进入的应用程序有严格门槛,达不到苹果规定门槛的应用程序是无法进入应用商店。不过,这些平台规则都是治理平台内部的事务,不能以强制性的方式阻止竞争,伤害竞争对手及消费者。

  阿里巴巴“二选一”的规则不仅超出了其权责,也违反了中国现在的法律法规。根据《网促管理规定》第十一条规定,网络集中促销组织者不得违反《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限制、排斥平台内的网络集中促销经营者参加其他第三方交易平台组织的促销活动。如果这种违法违规行为得不到纠正,将严重损害进入企业利益及消费者的利益,也会损害中国数字经济的竞争力。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网络平台的反垄断作为2021年经济工作的重要任务,抓住了当前网络平台秩序问题的要害所在。未来,政府或将着力整顿市场经济秩序,重塑网络平台经济的利益格局,建立起一套适应中国的,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网络平台发展规则,这将对中国未来数字经济发展产生重大影响,企业及投资者要密切关注。

标签:2021年第1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