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九芝堂:“破局”中药发展困境

时间:2020-10-12 10:45:00   作者:买佳豪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和现代医药在极为精密的药理学理论基础上进行制作不同,中药的采集及炮制更注重人的作用
  随着国内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我国中药道地药材的原产地不断减少。与此同时,由于中医药传统的传承方式和制药特点,中医药人才出现断档、中药质量的标准也很难界定。

  在很多人看来,中医药“出道即巅峰”,但几千年来没有多少实质性的创新发展。如何克服中医药发展的困境,让中医药在传承的基础上得到创新发展,是以九芝堂为代表的国内一流中药企业需要思考的时代命题。

  “希望更多的企业恢复师承制”

  长期以来,中药质量难以标准化时常为人所诟病。但鲜为人知的是,中药质量之所以难以“标准化”,主要是因为中药的制作流程和理论依据与现代医药完全不同。


九芝堂:“破局”中药发展困境

九芝堂中药材资深顾问易振球


  “如果说现代医药是实验室的产物,那么中药则完全是土地里'长'出来的。”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中药材资深顾问易振球说。作为16岁进入中药行业、在九芝堂工作近60年的“老中药人”而言,中药的质量控制绝不是仅依靠一部《药典》或某种现代医学理论就可以达到目的。“只有懂行的人用道地的药在正确的方法上炮制才能保证质量。”他说。

  易振球表示,和现代医药在极为精密的药理学理论基础上进行制作不同,中药的采集及炮制更注重人的作用。由于没有标准化的理论作为统一“教材”,鉴定中药材的品质往往要通过“口传心授”才能一代代传承下去。在这种传统的方式下,“学徒”要经过两、三年的时间才能正式进入正常工作环节,在此之前,企业要负担“学徒”的工资和福利,对于现代化的中药制药企业而言,这显然有些“不划算”。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中药企业都放弃了这一传统的方法,以压缩成本,获取短期最大收益。在易振球看来,近年来,一些劣药、假药充斥中医药市场的现象和很多企业放弃这种传承方式很有关系。

  自古以来,中医中药唇齿相依、密不可分,中医辨证施治遣方用药,药工按方嘱配药,两者协调配合,共同为患者服务。易振球回忆道:“我曾师从张正清、余叔萱、陈寿南等中医药大师,深知中药材鉴定对于一家中药制药企业而言的重要性,如果没有这种'懂行'的人,中药在源头上就会出现问题,也就无法保证药品质量。”为了确保九芝堂的发展,2005年被返聘后,他重启师承制,在企业内部挑选对中医药有“悟性”的学生来培养。“易老的讲课往往都是在药材堆儿里完成的。”易振球的学生饶有兴致地说,每次药材进入九芝堂大门的时候,就是易振球开始“上课”的时候。据他介绍,易振球“上课”从不照本宣科,而是随手拿起哪种药材就开始就地开讲。“刚开始跟随易老学习的时候,很多同学都不适应这种授课方式,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每个人都知道要随身带着小本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易老就开始讲课了。”他说。同时,易振球的“课堂”实事求是,注重实践。往往刚讲完一个鉴定技术就要求“徒弟”实操。通过这样的方式,多年来九芝堂积累了一批优秀的中药材鉴定人才,为九芝堂在药材源头上控制质量提供了坚实的人才优势。

  “我希望更多企业恢复这种传统的师承制,不要为了短期效益而放弃企业长久的发展。只有培养更多'懂行'的人才,中药的质量才能得到有效控制。”易振球呼吁道。

  “药材的生长环境很重要”

  除了对人才的培养,对于道地药材的选择,九芝堂也有自己严格地标准。

  道地药材是来源于特定产地的品种优良、疗效确切、产量高、带有地域性特点的名优正品药材。我国地大物博,中药资源十分丰富。然而,随着国家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各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旅游开发项目等增多,耕地面积减少,道地药材的种植面积也有所减少。如“浙八味”之一的杭白芍,种植面积由原来最高年份的3000多亩萎缩到不足600亩,且面积不断减少;浙贝母中的精品——东贝,从历史最多年份的856亩下降到目前的不足30亩。

  党的十九大以来,生态化问题被提到了国内产业结构调整的“优先级”地位,“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也逐渐深入人心。近年来,以九芝堂为代表的中药制药企业主动进行道地中药材养殖基地的建设。九芝堂总经理徐向平介绍称,从东北的黑龙江到海南的海口,都有九芝堂的药材养植基地。“我们是与一些道地药材的农村合作社合作,形成固定的供货商,并做了一些积极的尝试,比如阿胶、党参黄芪等中药材,我们都设有自己的养植基地。”他说。

  在易振球眼中,道地药材的生长环境更为重要。他说:“'道地'的'地'主要指药材的生长环境,并不是限定在某个地方。”他表示,九芝堂将尽可能从道地采购药材,如果其他产地的药材与道地药材的品种不相上下,甚至优于道地,企业则可以从其他产地采购药材。他举例说:“如山茱萸的道地药材在浙江淳安,但近年产量越来越少,河南西峡等新产区兴起且已成为全国的主产地,品质也很好,我们的山茱萸主要从河南西峡采购。”九芝堂团队在易振球的带领下研发出了一套“双盲采购法”,即所有供应商供应的中药材样品,只标记号码,不写明公司,采购人员和质量人员站在两侧,分别对价格和质量打分,只有超过60分及格线的中药材,才能进入下一轮的价格淘汰赛。此举不仅保证了药材的质量,也锻炼了“学徒”的水平,是九芝堂独到的“选品秘籍”。

  对于道地药材,易振球反复强调,相较于药材的生长位置,其生长环境更为重要。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中药材摆脱固有地理环境已经不是梦想,或许在不久的未来,依据企业需求定制中药材也将成为可能。

  “中药创新重在打破对立”

  作为中药的发源地,我国在中药的创新方面长期落后于周边国家。据相关数据统计,海外中药市场上,中国拥有专利权的仅为0.3%,而日本和韩国却占据了中药专利的70%以上。以海外超过300亿美元的中药市场计算,由中国生产的中药所占比例不超过5%.为什么我国中药创新的动力始终不足?对此,徐向平解释称:“一方面是国内有实力的科技创新平台数量不够;另一方面,长期以来中药与西药被人为对立起来。事实上,中药与西药并非对立关系,中药的科研发展也可借鉴西药的科学方法论,中药的创新重在打破这种对立。”如今,政府坚定不移地推动中医药事业发展,也为九芝堂的中药创新提供了“底气”。2016 年 12 月,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医药法》(2017 年 7 月 1 日起正式实施)。这是中国第一部全面、系统体现中医药特点和规律的基本性法律,第一次从法律层面明确了中医药的重要地位、发展方针和扶持措施,对解决多年来制约中医药发展问题作出了制度性安排。2017年,党的十九大更是果断而响亮地提出了“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号召,强调要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


九芝堂:“破局”中药发展困境

九芝堂原料养殖基地


  “我们要把握住这次历史时期大力创新中药,为中药走出中国,造福人类做出贡献。”随着九芝堂对现代医药体系理解的不断加深,中药经典方剂也在不断进行着技术层面的创新。比如采用“物质基础-网络靶标-病证效应”关联的整合分析及药效多指标整合评价,促进临床精准应用,融入主流医学诊疗体系,更好发挥中医药对现有疾病谱的治疗优势。此外,九芝堂还构建网络药理模型-细胞模型-动物模型研究路径,揭示驴胶补血颗粒补血多通路、多靶点、整体协同作用特点;构建驴胶补血颗粒活性成分-作用靶点网络及蛋白相互作用网络,从整体和系统角度探讨驴胶补血颗粒升高白细胞的作用机制,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实验依据和理论指导。“这些,都是九芝堂近两年来为打破传统对立观点所做出的有益尝试,也是九芝堂传统中药方面最新的科研技术成果。”徐向平说。

标签:2020年第10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