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封面故事

“叛逆”的文和友

时间:2020-10-12 10:40:58   作者:买佳豪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病情之后,许多没有标准化发展的餐饮企业逐渐被市场“淘汰”,而文和友恰是要寻找这种“逆市场化”的小吃商铺,这种“叛逆”的做法在实际操作难度上可想而知

  “歪七扭八”的空间布局、“破旧斑驳”的老式楼房、“小且凌乱”的街边小吃店……对于一座追求整齐划一的现代化省会城市而言,位于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湘江中路海信广场的文和友小集市显得格外“另类”和“不协调”。


“叛逆”的文和友

文和友小集市


  这座占地约2万平方米的空间就镶嵌在一栋现代化的购物中心里,但和现代化的购物中心不同,文和友小集市将自己定格在上世纪80年代,无论是空间布局还是装修布置,原原本本地还原了上世纪80年代长沙街头的场景。在这里,有现代城市里已经消失的迪斯科舞厅、照相馆、录像厅、电话亭、旱冰场,有老式的电冰箱、电视机、拳皇街机和老挂历,甚至还有一家老式的可以现场办理婚姻登记的婚姻登记处,一家家简陋的小店散落其间,无论是卖香肠的还是卖凉面的,都保留着其最原始的状态,一家卖长沙本地街头小吃糖油粑粑的店面,甚至连招牌都是在一块不规则的木板上手工书写的。置身其中,人们仿佛“穿越”回了上世纪80年代的长沙街头,亲切感油然而生。

  “外界对文和友的定义是一家餐饮企业,但我们想做的是以城市的市井文化为核心,通过场景的重构还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街头文化,在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今天保留过去的市井文化。”文和友集团CEO冯彬说。

  离经叛道

  作为一家集团企业,创立于2016年的文和友显然是年轻的。其创始人文宾和冯彬也都是80后。“叛逆”成了这家正处在“青春期”企业的文化,这不仅体现在文和友的场景搭建有明显的“逆城市化”发展特点,就连其商业模式和发展路径也与很多同类型的企业大相径庭。

  和很多餐饮企业不同,文和友既没有像成都的“宽窄巷子”一样主张将本地美食文化推广到全国,也没有像“巴比馒头”一样通过标准化的小吃发展模式进行连锁加盟,而是选择了一条挖掘当地本土小吃、还原当地本土市井文化的发展模式。“在长沙的文和友能吃到长沙本地最正宗的街头小吃,但到了广东的文和友,只能吃到广州本地最正宗的街头小吃”。冯彬说,这大概就是文和友与标准化餐饮企业最显著的不同。正因如此,文和友在发展过程中付出的成本更为高昂。每到一个城市,文和友都会寻找符合其标准的本地小吃,提供场所免费供商家“拎包入驻”,文和友还会负责小吃摊的房租、水电等“硬成本”。难点在于如何寻找到那些不被市场“左右”而坚持“逆市场化”“符合文和友标准”的小吃商铺。

  文和友的标准十分“苛刻”——第一,要存在10年以上;第二,要受本地人喜爱;第三,没有连锁化和标准化。要知道,随着近两年资本入局餐饮市场后,标准化、连锁化的发展模式已经成为大部分餐饮企业的“圭臬”。特别是疫情之后,许多没有标准化发展的餐饮企业逐渐被市场“淘汰”,而文和友恰是要寻找这种“逆市场化”的小吃商铺,这种“叛逆”的做法在实际操作难度上可想而知。

  一碗牛杂

  在广州招收的25家小吃商铺中,冯彬记忆尤为深刻的是一家叫做阿婆牛杂的小吃店。这家小吃在广州本土非常流行,其创始人今年已经80余岁高龄,在广州郊区小摊位上卖牛杂,每天排队购买的人能挤满整个街道,卖了几十年的牛杂就是不开连锁店,因为没有产权意识,广州城市里已经开了上百家山寨的阿婆牛杂店,但只有本地人很少的一部分人才知道,要想吃到正宗的阿婆牛杂,只能驱车到郊区排队。

  当初冯彬团队在广州做调研,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前往郊区阿婆那里,希望其能进入文和友,但被阿婆一口拒绝,理由是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不想到城里发展。说到这里,冯彬轻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我们这种商业模式发展困难的原因,连锁品牌的收购、合作无非就是钱的问题,但和阿婆谈钱没有用。”为了这碗正宗的阿婆牛杂能出现在广州文和友,冯彬团队硬是和阿婆“磨”了三个月,腿脚不方便,就派专车和专门的司机负责接送;年龄大了体力跟不上,那就一周只来一天;没钱做装修,文和友把店面和装修全部承担下来。通过不断地努力,终于得到了阿婆的同意,这才有了广州文和友里那一片不起眼但最正宗的阿婆牛杂摊位。

  这一碗牛杂实际上是文和友这种“离经叛道”的商业模式的缩影。冯彬称,在文和友,几乎所有入驻商家都是他们一个个实地调查谈下来的,这种成本无法用金钱衡量。考虑到阿婆牛杂的创始人体力和精力上已经跟不上了,文和友还专门为其寻找传承人,并拍摄纪录片,只是为了能把这碗正宗的广州牛杂传承下去。

  “如果从理性的角度来看,我们这种不计成本的商业发展模式实际上是完全不符合现代商业发展逻辑的,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冯彬说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要这样做时,冯彬思考了一下,回答称可能是因为性格原因。作为80后,他和文宾都想做一些“有意思和有意义”的事儿。

  投资人的资格

  如今,文和友也走上了扩张的道路。冯彬称,文和友要在5年内开20家店。但和很多对外扩张连锁的企业不同的是,文和友拒绝了上百家投资公司的注资。

  冯彬认为,并不是所有企业都要融资才能发展。

  因为特有的商业模式和场景搭建,文和友自其诞生之日起就不缺客流,冯彬称,在文和友,周末能发出7000个号,节假日甚至能冲上2万个,日均翻台率能达到8.5.他说:“从成立到今天,我们可以很骄傲地说,我们没有任何资金上的负担,所有的钱都是自有资金。”但随着版图的扩大,处于“青春期”的文和友也生出了一些烦恼。由于文宾和冯彬都是“感性”的人,在企业管理规范化和财务规范化方面严重“偏科”,因此希望找一些有“股东心态”的人来加入经营,帮助文和友更规范地进行发展。

  2019年底,文和友破天荒地接受了加华资本近1亿元的独家投资。对此,冯彬解释称,加华资本的创始人宋向前是文和友的老朋友,他对文和友十分了解,相对于1亿元的投资,文和友更看重宋向前的管理能力和财务规划能力,正好可以弥补文和友的“偏科”现状。投资文和友后,宋向前必须按时来文和友“上班”,投入文和友的日常经营中。

  “未来,我们希望有更多像老宋一样的人加入我们。”冯彬说。

  干些“无聊”的事儿

  在采访过程中,冯彬反复强调文和友的企业性质:“我们是一家以市井文化为主题的综合性企业,除了餐饮,我们还干了很多在外界看来挺'无聊'的事儿。”比如开剧场。在文和友小集市的五楼,一个老剧场赫然屹立于此。时值下午5点,由于已经快到饭点了,剧场摆满了供人们用餐的桌椅。冯彬介绍称,剧场每周日和周一开张营业,非饭点会摆很多长条板凳,湖南省本地笑星大兵会来这里表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同时它又有很深的地方属性。”他看着舞台若有所思地说。


“叛逆”的文和友

修理自行车处


  集市四楼,一张“幸福里婚姻登记处”的老招牌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房里贴满了像奖状一样的结婚证书,一位工作人员介绍称,这些都是上世纪80年代甚至时间更早的真实结婚证书,每一张都是文和友斥“巨资”收购的。作为长沙市民政局政务前置的一个窗口,幸福里婚姻登记处真的可以现场办理登记结婚。“每天都有情侣到这里登记,我们想让这些年轻人在最美好的时间里留下一段不一样的回忆。”冯彬说。

  下一步,文和友还要开发更多的文创类产品,包括但不限于拍摄影视作品、办艺术馆以及和一流的综艺节目合作,将一些优秀的节目引进文和友……

  “青春期”的文和友充满了创造力的“荷尔蒙”,而这一些的“叛逆”都源于创始人文宾的一个“大言不惭”的目标——我希望我死了100年之后,世界上的人都还记得我。

标签:2020年第10期 
广告 - 投稿 - 订阅 - 关于我们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8226201682262069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