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加拿大疫情记事

时间:2020-5-9 10:16:46  作者:臧梦璐  来源:
内容摘要:疫情期间,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财政等手段给予小企业所需要的支持,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4月19日,小茹拿到了政府发放的4万加币的小生意无息救助金,20日开始,这笔钱就可以使用。“如果按期还贷,一共只需偿还3万加币。”小茹说。

  来自政府的大额补助
 
  小茹和丈夫在加拿大生活十几年了,目前,她在麦克默里堡经营一家餐厅和一家酒吧,丈夫在3000公里外的东海岸做水产生意。

  小茹提到的无息贷款,是加拿大政府为了帮助企业对抗疫情,于4月16日宣布实施的紧急商业贷款项目。在加拿大紧急商业贷款项目中,小企业主可以获得最高达4万加币(约合20万人民币)的贷款,用于支付每月的员工工资等。按照项目规定,加拿大小企业主在银行或信用社申请的免息贷款,如果能在2年内偿还,可以减免25%。
 
加拿大疫情记事
宣布停课后,加拿大麦克默里堡某中学体育场内,摆放着待被学生取回的个人物品


  这个月,小茹收到政府发放的第一笔钱是在4月16日。“那天,我的账户收到了政府打来的6000加币,此外,每个未成年孩子每月还能拿到500加币的牛奶金。”小茹一共有4个孩子,大儿子已经成年,剩下3个孩子一个月一共能拿到1500加币。

  小茹拿到的6000加币是加拿大发放给家庭成员的疫情救济补助金。据小茹介绍,这是疫情期间加拿大联邦政府增加的一项紧急福利,此项紧急救助计划被称为The Canada Emergency Response Benefit(简称CERB)。除了简化正常的就业保险(EI),从4月初开始,符合条件(年龄在15岁以上;在过去的12个月内赚取超过5000加币的收入;疫情导致没有收入)的加拿大人将获得每月2000加币的生活费,这项福利将持续4个月。总理特鲁多同时给出承诺——申请后,最快10天钱就可以到账。

  特鲁多在声明中表示,“小企业是经济的基石,更是家庭与小区的关键。他们正在经历经济困境,以及COVID-19大流行带来的不确定性。

  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在尽快工作,给予这些企业支持,帮助他们在这个关键时刻(渡过难关),让国家变得更强。“同时,他还强调,”由于疫情原因仍在工作但没有工资的工人也有资格获得加拿大的紧急救助金,这将有助于企业在困难时期留住员工,确保疫情好转后及时、顺利复工。“

  疫情期间,在麦克默里堡贷款购买房屋者还可以缓交贷款,租房者也可以缓交租金,在疫情结束之后补交。这项政策有效缓解了小茹的房贷压力。

  加拿大其他省市也出台了类似的政策。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简称BC省)为房东提供了临时租房补贴,房东每月可领取500加币,最多可领3个月。疫情期间失业或患病者,可免交3个月电费,最高减免600加币。BC省还实行了紧急工作补贴政策——失业者可领取1000加币的免税现金补贴,范围覆盖持留学生及工作签证者。同时,只要持有BC省的驾照,还可以申请延付车险。

  “我现在1个月可以拿到近4万元人民币的救济金,除去生活费用,还能剩近3万元人民币,我甚至不想开工了。这真是个‘邪恶’的想法!”小茹调侃道。

  救助金政策出台之前,小茹的餐厅还在正常营业,虽然店里生意受到一些影响,营业额下滑了近20%,但每天还是有很多顾客来店里吃饭,员工对疫情也并不敏感。政策出台后,很多员工觉得,“领到的救济金和上班挣得差不多,何不趁这段时间休息一下呢?”员工不愿意上班,小茹的餐馆也只能关闭了。接着,她几个朋友也陆续关店。“顾客不多,还要支付水费和人工费,不如关掉。”小茹告诉记者。

  疫情下的生活
 
  当地时间3月16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宣布禁止非加拿大公民或永久居民的旅行者入境,加拿大正式“封国”。麦克默里堡没有像疫情高风险区魁北克那样有军队进驻,但政府关闭了市区进出的路口,并呼吁市民待在家里。“现在进出城有两种方式,一是登记后开车进出;二是乘坐飞机进出。”

  早前,小茹看到意大利疫情蔓延的消息,非常担心两个中学阶段的孩子在学校的安全。3月13日,她给老师发去一封邮件,希望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再送孩子去学校。老师认为,她过度担心,但还是尊重她的选择。

  就在小茹为孩子请假的第二天,学校收到了停课放假的通知,要求学生15日开始在家通过网络上课。小茹松了一口气。

  “网课是对父母最严峻的考验。”小茹说,每天邮箱都会收到老师给孩子们布置的当天的任务,两个孩子用猜拳的方式争取网速快的设备。一些学习网站也开始免费开放,比如,英文学习网站Raz-kids等。

  3月18日,政府要求关闭酒吧、商城。由于丈夫在外地,小茹一直承担着家庭采购任务。“超市里的物资还是很充足的,居民也没有经历过买不到食物的恐慌。初期有人抢购卫生纸,因为担心中国不再出口卫生纸,但其实加拿大的卫生纸大部分并不来自中国。”

  疫情初期,外出采购最大的问题就是戴口罩。“加拿大人认为,感染病毒的人才会戴口罩,而感染的病人就不应该出门,他们也因此对戴口罩的人产生抗拒。还有一部分人觉得病毒源自中国,遇见东方面孔会自动远离。”小茹只能用“特殊”方法戴口罩出门。“3月中旬,我出门采购时会裹上头巾,把鼻子下方包住,装扮成穆斯林,这样就没有人注意到我带了口罩。”为了防止穿帮,小茹会避开肉类柜台,只购买一些蔬菜和水果。

  4月以后,当地超市开始限制客流量,顾客在超市外排起了长队。“排队区域的地面上划了间隔线,大概每五分钟才能进去一个人,去超市采购一趟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小茹的丈夫不在身边,家里有老人和孩子,小茹朋友的先生便承担起了小茹一家的采购任务。

  “老人和小孩感染的风险较大,所以4月份开始我就不出门了,只把需要的物品列出清单,朋友家出门采购时拿走清单,采购回来后送到我家门口,我只需要消消毒拿进家里就可以了。”这段时间朋友们的互帮互助让小茹觉得很暖心。

  关于就医,小茹介绍说,平时看病一般是先预约家庭医生,按预约时间去家庭医生那里面诊,面诊结束后去药房拿药。疫情期间,对于常规疾病或慢性疾病,面诊改为电话问诊。

  “如果怀疑自己有新冠肺炎症状,可以打家庭医生的电话,或拨打811公众电话。医疗中心的医生和护士会直接上门。”

  口罩难求
 
  现在,在麦克默里堡的超市,能看到大约50%的人戴上了口罩,其中亚裔居多。“很多加拿大人不戴口罩,一是因为观念,二是因为当地从2月份开始已经买不到口罩了。”

  1月中旬,几位在武汉的医生朋友托小茹在加拿大购买口罩,此时,她还没有意识到形势会如此严重。当地购物网站和医疗网站口罩货源充足,小茹购买了一批口罩寄到了武汉。

  春节前几天,小茹想再次购买口罩时,发现网上的口罩已经售罄,实体店也早就卖光了。“我住的区域内有几个3M口罩生产基地,供货商有存货,我便提前订了很多,但我去取货时,却被告知口罩已经限购。”小茹说。

  不过小茹还是拿到了一批口罩。“我的家庭医生帮我在医疗官网上订了60盒口罩,我原本打算捐给武汉中心医院,但后来供货商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说只能给他两盒。”

  最近,小茹收到了国内寄来的口罩。看到抖音上有国外华人华侨给邻居送口罩的视频,小茹也想过给邻居送口罩。“平时我跟邻居关系很好,他们经常帮我铲雪、除草、修理家电。但我后来还是打消了念头:一是我不确定我手里的口罩是否符合麦克默里堡本地人的需求,二是担心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小茹说,除非邻居说希望从她那里拿一些口罩,否则她不会主动去送,不过,目前还没有邻居主动索取。

  3月20日凌晨,正在睡觉的小茹被国内派出所的电话吵醒。她的手机设置的呼叫转移号码在国内,因此显示在国内与人通过电话,工作人员询问她,是否已经回国。小茹表示如果回国一定提前向居委会报备,她也感受到了国内基层工作人员的辛苦。

  疫情在加拿大暴发之后,小茹也想过回国。但小儿子还太小,考虑到途中有感染的风险,他们决定还是留在加拿大。“麦克默里堡疫情控制得很好,目前还没有确诊病例。”小茹说,“很多老华侨在武汉疫情初期跟着我们开车一家家地买口罩,跟着快递包货、送货。有些还特意买机票用行李箱装着口罩带回去。从国内回来的都自觉在家隔离,我们也会给他们送过去饭菜。”

  小茹告诉记者,在国外的华人心还是很齐的。等疫情结束,她会第一时间回国,见见家人,见见朋友。
标签:2020年第5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