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柯伟林的辗转回澳路

时间:2020-5-9 10:13:27  作者:石海娥  来源:
内容摘要: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柯伟林回校上课。当时,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下周起全部改为网课教学,“这是我这学期第一次进墨尔本大学,或许也是本学期最后一次了。”柯伟林说
  2020年的春节假期让在墨尔本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柯伟林始料未及!

  2020年春节恰逢澳大利亚中小学放暑假,不少因移居这片南方大陆而多年没有归国的华人都打算趁着这段难得的假期带上孩子归国团圆。对于柯伟林来说,这个春节也是2020年他唯一可以留在国内的一段时间,自然也是无比期待。

  1月13日,抱着对祖国和家人的期待,柯伟林坐上了回家的航班,同乘人员中还有不少澳籍华裔旅客。飞行过程中,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不时被旅客谈及,但这个话题并未引起包括柯伟林在内的绝大多数旅客的关注。

  “当时,大家谈起新冠肺炎疫情多持旁观者态度,我也没想到它会对我按期返回澳大利亚有什么影响。”柯伟林说。

  取消、改签、第三国中转
 
  按照原计划,柯伟林准备利用假期参加几次本地同学聚会,还准备在元宵节与朋友外出旅行。然而,因为国内疫情日趋严重,他不得不一一取消行程。柯伟林说,进入正月后,他每天起床关心的,只有疫情。

  “我原本订了2月底返回墨尔本的航班,但疫情发展迅速,不少留学中介都建议尽早离境。”柯伟林觉得,好不容易跟家人团聚,且当时福建省情况相对稳定,因此不太想过早返校,他将机票改签到2月中旬,原本转机的机票也打算改成直飞。但正值航空公司退改签高峰,在多次联系客服未果后,柯伟林没再坚持。

  2月1日,最令柯伟林担忧的事情发生了。当天下午,澳大利亚宣布:14天内过境中国内地的非澳籍公民不得入境,禁令立即生效。“禁令宣布后的短短一个小时里,已有数名抵达澳大利亚海关的中国留学生被拒绝入境。另有在中国机场候机的澳大利亚临时签证持有者被航空公司拒绝登机。”柯伟林说,也有登机成功的临签持有者在2月2日抵达了澳大利亚,但他们面临的是取消签证,立即遣返。
 
柯伟林的辗转回澳路
电车是墨尔本的标志性特色,停靠在维多利亚女王市场站的这辆电车,没有乘客上下车


  面对这种情况,柯伟林开始不安。

  “和大多数学校已开学的美国不同,那时澳大利亚的学校开学在即,本是留学生的返程高峰。”

  柯伟林说,中国留学生作为在澳留学生中占比最大的群体,返校变得异常艰难。

  当时澳大利亚政府对于离开中国到第三国停留14天后能否入境这一问题,一直没有明确答复。但一部分临签持有者等不及政府正式回复,自行前往第三国停留。对中国施行免签或落地签的泰国、马来西亚、阿联酋、柬埔寨等地成了热门选择。因为距离墨尔本大学开学还有一个月时间,情况又不明朗,柯伟林没有贸然采取行动,而是选择暂时留在国内观望。

  “两周后,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禁令继续实行。但同时传来好消息:第一批经第三国停留进澳的临签持有者大多已顺利入境。唯一的不同是,原本简单的值机手续变得无比漫长。”柯伟林也决定前往第三国中转。

  2月22日,禁令仍在继续,柯伟林登上了前往泰国曼谷的航班。平日里人潮涌动的机场异常冷清,当天的国际出发航班只有三班。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曼谷街头的车水马龙,当时,全泰的35例确诊病例似乎并没有引起民众的恐慌。

  到达曼谷后,柯伟林先采购了一些必需的物资后打车回酒店,出租车司机时不时的咳嗽声让他神经紧绷。“回酒店后,我立即洗澡,用酒精消毒穿过的衣物,再也不敢走出酒店。”柯伟林说,没想到他的首次暹罗之行竟是这种情况。

  柯伟林停留在曼谷的两周时间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进入了快速变化期。“国内每日新增降为个位数的同时,意大利、韩国、伊朗成为新的重灾区。”当地时间3月3日,一名在迪拜停留后返澳的中国留学生确诊,随后,陆续有从意、韩、美、英等国返澳的公民确诊……

  “当地时间3月8日晚,我戴上两层口罩,一双手套,动身前往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准备前往墨尔本。”因为材料齐全,柯伟林很顺利地拿到了前往墨尔本的登机牌。当地时间3月9日中午,航班抵达墨尔本机场,海关工作人员仅询问了柯伟林离开中国内地的日期便给予放行。

  虽然在入境大厅没有看见任何防疫措施,但经历过中国的抗疫之战,走出墨尔本机场的柯伟林明白,这一切只是开始。

  外松内紧
 
  当地时间3月10日上午,柯伟林隐约感觉自己有些发热症状,他不敢掉以轻心,第一时间联系朋友帮他购买体温计,并叮嘱他不要送上楼,放在公寓接待处。

  “幸运的是,体温正常。”但这场虚惊却惊动了公寓管理员,在和经理沟通后,柯伟林决定居家隔离一段时间。而当天,澳大利亚累计确诊人数破百,柯伟林当时在泰国普吉岛等待中转的一位同学最终放弃回澳,订票回国。
 
柯伟林的辗转回澳路
墨尔本市中心一家大型亚洲超市,门口等待进入购物的顾客排着队


  柯伟林自我隔离的最后几天,出现了偶尔咳嗽的症状,他立即自行服药,不久后痊愈。“但保险起见,我还是预约了GP(澳洲全科医生)做了检测。”当地时间3月19日,检测结果为阴性,柯伟林解除了隔离。据worldometer世界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当地时间3月19日中午,澳大利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636例,死亡病例6例。

  只是购买了体温计,柯伟林就引起了其居住公寓的注意,这说明,当时的墨尔本对于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引起了足够的重视。
 
柯伟林的辗转回澳路
墨尔本中心火车站购物中心的一处入口


  3月20日,墨尔本大学新学期第三周即将结束的时候,柯伟林回校上课。“当时学校已经下发邮件通知学生,下周起不要来学校,全部改为网课教学,同时叮嘱学生不要随意外出,在家做好自我防护。”柯伟林说,事实上,很多同学早已不来学校上课了,以往热闹的校园内显得格外冷清。

  当地时间3月20日中午,下课前,老师对着出席的为数不多的学生说:“这节奇怪的课终于结束了,回去吧,保护自己,保持健康,这是命令。”这是柯伟林这学期第一次进墨尔本大学,“或许也是本学期最后一次了。”柯伟林说。

  防控措施密集出台
 
  政府方面的重视程度是从什么时候有明显转变的?

  “3月中旬左右吧?”柯伟林不太确定地说,毕竟外出时主动戴口罩的墨尔本当地人并不是太多,“在他们的认知中,只有明确生病时才会戴口罩。”柯伟林说,所以一开始中国留学生外出戴口罩时,或多或少会感觉到一些异样的目光。“换言之,在他们的眼里,戴口罩的人等同于病毒携带者。”

  但无论当地人是否愿意在外出时戴上口罩,政府还是陆续采取了一些防疫管控措施。

  “ 目前澳大利亚实行‘ 第三阶段’ 管控——所有非必要商业,包括娱乐场所、健身场所、美食广场、景点、博物馆、图书馆等全部关闭;餐馆、咖啡厅只能提供外卖服务,部分超市便利店可以营业,供人们采购日常生活用品;禁止两人以上的聚集;必须保持1.5米以上的社交距离;婚礼不得超过5人,葬礼不得超过10人;所有海外归国公民、永久居民在酒店强制隔离14天。”柯伟林说,同时还禁止非公民、非永久居民入境,禁止公民、永久居民出境(除非获得豁免)。

  “有些州也颁布了本地的法规,从外州进入本州也要隔离14天。像昆士兰州就要求持有通行许可才能进入,医院、养老院的探视也有所限制。”柯伟林觉得,部分防控措施和中国类似。

  在澳大利亚,隔离或者感染住院的费用谁来承担?

  “基本是各州政府承担,但有一些例外,比如新南威尔士州只负担本州居民的隔离费用,外州居民从新南威尔士州入境,隔离费用自行承担。”柯伟林不太确定地说,“但检测和治疗全部是免费的。”

  而政府针对当地营业额下降的商家有一定帮扶(包括在本地经营的所有商业,不区分是否为外资)——给予这段时间内失业或者停薪留职的人每星期1500澳元的补贴金。“但个人补助只给公民和永久居民,临时签证持有者是没有补助的。”柯伟林告诉记者。

  学校帮扶措施更具针对性
 
  作为中国在澳留学生,柯伟林最为关注的还是学校方面的消息。

  “政府层面目前对学生没有相关帮扶措施,但学校有给学生发放补助。”柯伟林说,比如因为上网课购买设备造成的费用,还有之前澳洲不允许14天内到过中国大陆等地的非公民、非永久居民入境,留学生在第三国停留造成的费用,有些学校也是报销的。

  还有些学校会统一发放补助,大使馆发放含防疫物资的健康包等。

  “上网课的设备其实就是电脑、摄像头之类的,大部分学生本来就有,所以我身边申请的并不是很多。”柯伟林说,但目前的消息是,学生购买设备花了多少,学校就补助多少,实报实销。

  “大部分学校的补助计划还处于细化阶段,没有真正开始。比如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说要拨款1000万澳元为学生额外的生活费、教科书、教学设备等提供帮助。我们学校资助的范围和他们差不多。”柯伟林说。

  “针对在第三国停留和滞留国内的学生,我们学校给予每人最高7500澳元的补助。包括第三国的住宿费、因为疫情额外的机票损失等等。悉尼大学、昆士兰大学、澳洲国立大学等名校都有补助,但对滞留国内的留学生补助主要都体现在房租上。”柯伟林说,墨尔本的房租按周支付,市中心的租房价格很高,大约是450澳元至600澳元一周,所以大多数学生都是找室友合租。如果是学生公寓,便宜一点的在300澳元左右,贵一点的单间则在500澳元左右。“即使是郊区,也得200澳元起。”柯伟林说,除了各项意料之外的支出,对于留学生来说,一开始因为旅行禁令需要想办法上学,好不容易入境了,澳洲的疫情又恶化,有一些学生又开始想办法回国。这样来来回回的折腾让人很疲惫,对课程学习影响也很大。

  “目前,墨尔本正值复活节假期,警察对违规出门、聚会的检查很严格,并实施罚款。” 柯伟林说,目前墨尔本确诊超过6000例,但这一个星期以来,新增病例数明显放缓,这两天新增数都降到了两位数。(柯伟林:2019年2月抵澳,墨尔本大学传播学硕士在读,研究生二年级。)
标签:2020年第5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