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大数据时代,如何打赢疫情防控战

时间:2020-3-23 14:37:20  作者:易宪容  来源:
内容摘要:大数据分析能帮助政府在疫情初期发现问题,有效决策,将疾病控制在萌芽状态
  在大数据时代,为何灾难又在中国重演?

  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还没有建立起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共享的公共信息系统,以传统的思维及意识形态为标准的方式控制、管制和筛选信息,必然导致信息传递中的失真、误导及扭曲,既无法让社会大众了解事件的真相,也无法给政府决策提供可靠的依据。

  根据记录,肆虐亚洲、横扫北美的SARS登记在案的第一个病例发生在广东,那是2002年11月中,病人在佛山医院治疗后旋即死亡。

  由于当时对此疾病认识上不足,信息上不公开透明,医疗技术上落后,国家疾病治理机制上的缺陷等因素,一个简单的传染病个案演变成席卷国内、中国香港及全球的大灾难,给中国及全球几十个国家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据估计,SARS总共在37个国家引发8096个病例,造成774人死亡,全球治疗SARS的花费达400多亿美元。

  这次,早在2019年12月初,武汉就首次发现不明原因的肺炎患者,但直至2020年1月底,中共中央对疫情防控作出统一部署,全国各级政府才动员起来全面控制疫情。

  疫情恶化后,短短10日内,中央政治局常委两次召开会议,表示这次疫情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一次大考,要总结经验、汲取教训。

  疫情中,大数据能做什么?

  在大数据时代,海量数据涌出,人类处理数据的能力也以几何级数方式提升。通过对海量数据的挖掘,关注事件之间的关联关系,成为寻求事件真相的重要途径。

  如果中国医疗机构有一个公开透明全面的医疗记录信息系统,那么,当李文亮医生发出疫情预警时,政府就不用担心“谣言”造成民众恐慌,因为民众能通过公开透明的医疗记录了解事件的真相。同时,政府可通过点滴信息挖掘相关性数据,发现真相,有效决策,将疾病控制在萌芽状态。

  比如,通过对武汉肺炎患者出行信息的比对可以很快了解武汉肺炎传染的性质,即会不会人传人;通过对武汉肺炎患者信息的比对可追踪可能感染的区域与范围;通过手机信息,追踪曾在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使用过支付宝的客户此后的支付地,能帮助政府了解可能感染者的出行轨迹及武汉肺炎可能传播的范围;通过民众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应知识及治疗药物信息的搜寻能帮助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可疑患者的规模、所在地点及区域等等。

  相反,如果海量信息形成一个个“数据孤岛”,政府采取传统思维方式与手段来控制、管理及筛选海量信息,就会让信息在传递过程中失真、误导及扭曲,从而造成社会恐慌及无知事件的出现。可以说,武汉封城前几个小时500万人的出走、口罩抢购的恐慌、双黄莲可治疗武汉肺炎闹剧的出现等,都是这种信息失真、误导及扭曲导致的结果。

  所以,对此次疫情的反思,首先是要建立起一个让整个社会数据共享的、公开透明的、公共卫生信息系统。

  大数据具有6V特征。一是海量、二是快速、三是多样性、四是真实性、五是可见性、六是价值。数字经济的核心就是通过便利、低成本的数据技术分析把数据转化为信息,实现对不可见因素的当前和未来状态的预测,为决策提供依据。

  在武汉肺炎全面暴发之后,武汉政府采取封城之策,这是必要的。但是,封城决策十分仓促,使许多问题变得复杂。如果在作出封城决策之前,利用大数据对可能出现的情境进行推演:比如,武汉1500万民众对封城是如何反应的,他们会采取什么方式应对;政府是预留适当的时间让武汉居民疏散,以减轻武汉压力,还是即刻封城;以及封城后对外部会产生什么影响等……通过模拟,可以找到最优方案,也能跟踪武汉迁出人员去向,减少封城对外部的冲击及影响。

  政府援企+企业自救
 
  疫情也造成许多城市封闭式管理,这必然会让地方之间的交通中断,商业及经济活动停止,物流、人流、信息流等中断,直接冲击中国的实体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中的中小企业,让一些中小企业面临破产倒闭。

  面对重大的疫情,一方面,政府要以各种方式救助中小企业,另一方面,中小企业得利用大数据工具自救。

  在疫情存在不确定性及持续的情况下,企业的生产不能恢复,但人工、租金甚至银行利息等都要继续支付,如果疫情持续到3月至5月间,有些中小企业还有可能撑住,但如果疫情延续的时间更长,那不少中小企业将面临破产倒闭的危险。

  目前,受冲击及影响最大的是旅游、交通、娱乐、零售、餐饮等行业的中小企业。所以,一方面各级政府要伸出援助之手,通过直接补助及减税降费等方式让这些中小企业渡过难关,比如香港政府就给出250亿港元的救助方案,对受到冲击的所有香港中小企业及小摊贩直接进行现金补助。

  另一方面,中国的中小企业也得利用大数据这种新型的资源配置方式自救。比如,阿里巴巴旗下的生鲜电商“盒马”日前和西贝及另一家连锁餐饮企业“云海肴”共同公布,将两家企业的服务员“租”给“盒马”门店,参与打包、上架和餐饮制作等。一方面解决了餐饮企业员工待岗的压力,另一方面也缓解了疫情下民众减少外出、网购需求大暴发的运力紧张的问题。

  还有,在云南昆明晋宁区的鲜花市场,受疫情影响,城市花卉交易市场及花卉店铺停业,加之会议、婚庆及其他活动取消,消费市场严重不足,部分物流停运,造成该市场价值几十亿元的鲜花无法外销。得知这个情况,淘宝、天猫等多个电商平台开始“云送花”,先用预售的方式帮助卖家打通市场、回笼资金。还有“云蹦迪”等新商业模式的出现,也是一些中小企业自救的创意。这说明,重大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经济的存在方式,一种“宅经济”

  正在兴起,中小企业趁势全面利用数字经济新工具进行自救,实现转型,这不失为目前中小企业生存的重要方式。
标签:2020年第3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