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复工,跑步前进

时间:2020-3-23 14:36:16  作者:臧梦璐  来源:
内容摘要:中小企业复工复产仍面临审批困难、高人工成本、物流阻碍、资金链断裂等痛点,涉企政策在制定过程中,要充分听取企业的意见,保障企业自主权
  突发的疫情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疫情之下,服务、娱乐等行业“备战”春节档的企业不得不按下了暂停键,那些准备节后开工的企业也不得不做好随疫情判断开工时间的准备。

  企业停工,但房租、融资利息、基本工资、税费还是照付。只有出,没有进;很多节前增加的订单完不成任务;假期延长,在疫情期间额外防疫支出增加。对此,不少中小企业表示不堪重负。

  复工复产迫在眉睫。随着春节假期的结束,全力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与推进企业复工复产,已成各地政府部门工作的重点。然而,在疫情困扰之下,企业复工复产仍旧面临痛点。

  “不计成本,不计利润,尽我们所能保证供应”

  疫情之下,民生百态。有的借机哄抬物价,发“国难财”。另有一批企业,将自身利益放在身后,尽心尽力投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

  防疫物资、医疗设备生产企业是今年最早复工的企业之一。“大年初二,公司接到焦作市工信局和卫建委的电话,要求我们立即恢复口罩生产。”

  河南省焦作市名仁明康天然药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仁明康”)副总经理韦胜利说。名仁明康是焦作市明仁天然药物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明仁”)

  的下属子公司,主要生产日常防护性口罩及消毒产品。据韦胜利介绍,名仁明康是焦作市唯一一家能够生产N95标准口罩的厂家。2018年引入口罩生产线之后,产品主要用作明仁主打产品——名仁苏打水等产品的赠品使用,并没有投放市场售卖。接到有关部门生产指令之后,企业迅速召回员工,大年初三下午就开始投入生产。

  “我们将生产线上的20多位员工分成两班进行不间断作业,口罩日产量达到1.3万只。”将日产量提升到最大限后,之前储存的原料很快就消耗殆尽,为了保证生产,在相关部门的协助下,名仁明康从广州、东莞等地紧急空运原材料。

  “走空运,运费就增加了好几万元,但是,现在不是计较成本和利润的时候,只要能保证生产,我们愿意做一切努力。”韦胜利说,即便如此,企业仍旧因为原材料供应不足停产两天。

  开工几天后,名仁明康将第一批生产出的5.5万只口罩捐赠到一线工作人员手中,总价值55万元。

  “随着人们防护意识的增强,口罩的使用将逐渐常态化。疫情结束后,名仁明康将作为焦作市政府医疗用品的储备企业,进一步扩大产能,提高产品质量标准,随时准备贡献自己的力量。”韦胜利说道。

  除了防疫物资,还有一批保障民生产品供应的企业、商家保持生产、营业状态。河南省许昌市胖子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胖子超市”)旗下有12家超市,分布在许昌市各个城区。作为许昌市政府菜篮子工程定点超市,胖子超市各门店的270多位员工从大年初二开始便坚守在岗位上。

  “我们公司一共有400多位员工,能回来的都回来了。”胖子超市行政人事总监孙香存告诉记者,从大年初二开始,胖子超市恢复营业,营业时间为上午8点半至下午5点。为了保证顾客的安全,门店对进店顾客进行体温检测,超市内每两小时进行一次消毒并引导顾客间隔一米排队结账。

  据孙香存介绍,疫情之下,原本春节热卖的礼盒类大件产品滞销,导致超市利润点较以往大幅下降。“每天都在亏钱,我们将水果礼盒等不能存放的商品拆封零卖,价钱上不去,只能保本。”

  同时,在物流受阻的情况下,为了保证蔬菜、米面粮油等必需品的供应,采购员工每天凌晨两三点就得出发去郑州等地进货。虽然是特殊时期,公司仍严格进行品控。蔬菜等首先统一送到化验室进行农药检测,检测合格的产品再配送到各个门店。有一次,公司从一个农户手里收购了一车白萝卜,但是由于萝卜个头较大,不符合超市售卖标准。为了避免农户受到损失,公司决定留下这车萝卜,将萝卜分装,摆在各门店门口,免费送给往来市民。

  “公司给各门店下了死命令,坚决不允许涨价,疫情期间,有些产品的价格甚至比年前还低。”孙香存说。考虑到部分顾客因小区封闭不方便外出的情况,胖子超市还提供上门送货服务。“一些常客会给我们发过来购物清单,我们打包好商品之后送到小区门岗,方便顾客接收。”

  对胖子超市来说,目前最大的困难还是防疫物资短缺问题。“口罩不够用,按全员上班计算,现存的口罩,只能坚持四天。”

  民族大义在前,个人利益在后。在自身物资短缺的情况下,胖子超市仍在疫情暴发后的第一时间向武汉医院捐赠了4.5万个口罩,并向学校、敬老院、一线执勤部门捐送了7500斤消毒液。

  孙香存告诉记者,疫情期间,公司保证不会裁员,要与员工共渡难关。今后,超市会考虑加强线上线下结合,更好地为市民服务。

  艰难的复工
 
  疫情之下,国家为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及民生保障企业开了绿灯,其它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情况又如何呢?

  “员工现在还在家里打游戏呢。”杨诗院调侃起来。

  杨诗院是深圳市康乐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公司主要生产女性卫生用品及婴儿纸尿裤产品。“我们严格按照政府提出的复工要求,做好了防疫各项准备,复工申请一个多星期之前就提交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提到复工,杨诗院满是无奈。“街道办、工业园区、管理处,一道道查,层层审批,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同样没有拿到审批手续的还有郑庆亚。郑庆亚是江苏户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户传科技”)的董事长。

  “复工申请要一部分一部分审批,到现在还没有接到可以上班的答复,员工只能在家等待复工”。

  由于员工在家办公需要用到办公电脑,为了工作可以顺利开展,郑庆亚不得不将办公电脑通过邮寄的方式送到员工手中。“电脑寄回遇到了一定阻碍,一是目前的物流较慢,不能短时间寄到;二是有些员工家在农村,无法接收快递。”

  对此,郑庆亚希望可以缩短复工审批流程,让员工尽快返回岗位。杨诗院认为,与其通过行政审批来决定企业是否应该复工,不如制定严格的复工条件,让企业自主判断,加强企业复工复产的灵活自主权。

  审批拿不到,员工就无法返工。直接导致了订单无法按时完成,与客户无法顺利对接业务等问题。同时,企业用工成本的问题也格外突出。

  “很多员工在外地,特别是农村,都采取了封闭措施,即便是可以返回企业的员工,按照要求还需要隔离14天才能上岗。”杨诗院说,根据国家政策,没有复工的员工工资是照发的,即使复工,工作效率也需要慢慢恢复,订单不能按时完成,企业的资金压力很大。“目前我们的储备资金仅能维持3个月左右,好在有固定的客户,销路没有问题,只要尽快恢复正常生产,企业就可以挺过这一关。”虽然面临巨大困难,杨诗院表示公司不会裁员,还会继续支付员工工资。

  员工问题在户传科技这类的轻资产企业里显得尤为突出。“对于我们这种科技型的轻资产企业来说,人员就是最大的成本。”户传科技正在与阿里巴巴合作,因为疫情影响,公司有40%的外地员工无法返工,与客户的业务对接也出现了问题。

  早在春节放假前,潘巍松便意识到有可能会暴发的疫情,他建议公司湖北籍的员工不要返乡。“公司现在没有从武汉回来的员工,我们在线上建立起员工健康档案,员工所在的位置及运行轨迹、健康状态都显示在档案里。公司还严格按照防疫要求给员工配备了口罩及消毒用品。此外,公司还给员工购买了疾病险”。潘巍松是江苏南大五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维科技”)总经理,他告诉记者,公司目前已经拿到了复工许可,并于1月17日开始复工。

  虽然通过了复工审批,但是人员无法全员返岗成为了最大问题。“我们企业所在园区规定,第一批复工人员数量不能超过全员的20%,企业需要提前上交复工人员名单,园区会进行人员核对。剩下的员工只能线上办公。”

  20%的复工率对于科技型企业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商贸企业的岗位很多是重复性的,比如餐饮连锁店,员工不够,可以只开一部分门店。但是我们的工作是一个技术链,需要全体员工的高度协同。”潘巍松说,现在这样的人员安排极大地影响了团队协作的效果。

  五维科技目前承担着南京市的重大项目,受疫情影响,公司一批技术软件同事无法到岗,部分设备设施无法使用,公司的运营结构也被打乱,项目整体的推进遇到困难。“现在还不能完全评估出这次疫情对今年公司的整体业绩有多大影响。”据潘巍松介绍,五维科技作为高新技术型企业,贷款方面不是问题,但是目前公司仍旧面临资金压力。“目前企业资金运转已经出现困难,虽然不像网上说的一些企业一两个月内会倒闭,但是如果疫情影响到下半年,公司也会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

  面对用工成本的压力,潘巍松希望政府给予企业与员工在一定范围内协商工资的权利。“在劳资关系方面,希望政府可以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对于不能复工的员工,可以少发一些工资,减轻企业的压力。”

  郑庆亚也表示,公司不会裁员,但是希望特殊时期,在不低于本地工资标准的前提下,企业可以适当灵活处理工资的发放。

  人心何时“复工”?

  “现在还不算真正的复工,毕竟人心还是恐慌的,不论是员工还是顾客,都需要一个心理恢复期。”玉溪市汝智美容(以下简称“汝智美容”)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汝智说。

  汝智美容主要涉及生活美容,仪器美容,注射美容等美容行业,经营范围还包括化妆品生产、美容教学、美容师鉴定、日用化学品的批发和零售等。

  作为服务业的一员,汝智美容受到了疫情较大的冲击。

  相对于往年春节期间消费的火热,今年的美容机构异常惨淡。“疫情期间,人们通常只保证生存类消费,而对于美好生活类的高层次消费就会尽量避免,因此医美行业等服务业首当其冲受到了影响。”曹汝智说,目前房租、水电费、人员工资等支出给企业造成了不小的资金压力,如果现在的状态继续持续一两个月,企业也会陷入危机,到时员工工资也无法正常支付。

  目前,汝智美容旗下的化妆品生产工厂及美容门店虽然已经复工,但是效益远远没有恢复。“工厂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需求骤减,订单大幅减少;美容门店目前的客流量仅为正常时期的5%-10%.”据曹汝智介绍,目前到美容门店消费的顾客以处理皮肤问题为主,手术类的消费还没有恢复。

  “由于美容护理是近距离接触,很多顾客还是有顾虑。”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安抚员工,尽可能增加员工个人收益,曹汝智引导鼓励员工开展自救。“线下不能开展服务,我们就把服务开到线上。”曹汝智号召员工在线上推广日常用品,比如脸部、头发护理类产品等,线上销售,同城派送。“这样做主要是为了恢复大家的信心,增强员工自救意识是非常必要的,也确实有成效。”

  精准摸排 保障企业自主权
 
  近期,为了帮助企业复工复产,从国家到地方出台了很多相关政策,这些政策是否落地?对企业是否有实质性的帮助?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只有少部分企业表示享受到了政策帮扶,这类企业以高科技企业、防疫物资生产企业及民生保障企业为主。而大部分中小企业还未享受到政策的实质性帮扶。

  对此,有关专家表示,在财政、金融方面,政府应执行更具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并增加补贴、减少税费,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为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必要的资金流与流动性。

  涉企政策在制定过程中,要充分听取企业的意见。面向大数量的中小企业,政府的服务要主动,在力量不足的时候,要发挥服务平台的作用,还可以开放服务平台,让服务性企业组织进来帮助政府做好相关的服务工作。

  疫情发生后,中国个协及全国各级个私协会充分发挥服务会员、服务政府的职能作用,在帮助企业复工复产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

  2月26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市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协会,通过视频会议线上宣传《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企业发展的十七条措施》和《乌鲁木齐市企业复工复产指南》,推动企业安全有序复工复产。

  “作为民生用品的供应企业,能享受到一定的财政补贴,真是利好消息。”乌鲁木齐北园春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总经理孟海波说,目前市场有110多户经营户营业,由公司统一安排食宿并进行部分补贴。

  “政府还帮我们补贴外地员工的返岗费用,真是太暖心了。”新疆天山电梯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建国说。

  河南省鹤壁市个私协会专门成立了督导组,于2月17日至23日对全市个私企业“消洗消杀”集中行动工作进行督导,确保安全复工复产。

  鹤壁恒力橡塑股份有限公司和鹤壁瑞达化学科技有限公司在两年前已取得了“次氯酸钠产品”(消毒液原料)

  的生产许可证书,但是由于并未投产所以未变更营业执照,导致疫情下无法组织生产。鹤山个私分会的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将两家企业的情况上报分局,分局决定按照“特事特办”的原则,仅用了一天时间便通过了企业的生产许可申请,给企业变更了营业执照。

  在协会的倡导下,会员企业积极捐款捐物,裕隆超市、天海集团分别捐款200万元;河南仕佳光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宝马集团捐款100万元……截止日前,善款、物资价值合计3090.47万元。

  广东省各级协会积极贯彻省委组织部印发的《关于组织动员党员干部积极投身企业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工作的通知》。

  广州市番禺区个体私营企业协会组织协会会长、副会长、理事单位联合秘书处为协会会员对接口罩、消毒液、额温枪等各类防疫用品逾15万余元;广州市白云区个私协会工作人员主动到企业现场办公,组织、协调审批部门为17家防疫特需物资生产企业开通证照办理绿色通道,实行“容缺登记”“容后申请”“容缺申报”等特事特办原则,解决企业生产中遇到的困难;阳江市私营企业协会由副会长牵头成立支持企业复工复产融资工作组,负责对接邮储银行阳江分行、阳江农商行落实疫情期间金融贷款问题。2月24日,市“两新”组织党工委、市个体私营企业党委及市私营企业协会相关人员到名濠麻演批发市场、晨熙煤气检查疫情防控及企业复产工作;英德市个私协会领导干部深入企业,对企业经营状况和生产环境、产值、企业员工人数及其动向进行详细了解。督促企业严格落实主体责任,确保防控措施落实、落细、到位。

  专家表示,政府及服务平台的帮扶只是辅助,从根本上要充分保障企业自主权,把复工权逐步下放给企业。

  企业在地方政府总体防疫安排的框架下,根据自己实际情况,采取多种形式推进复工,逐步恢复正常的生产经营。

  只有这样,相关的企业帮扶政策才能发挥更大的杠杆效应。
标签:2020年第3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