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被定制的暑假与正在消逝的童年

时间:2019-8-14 11:27:29  作者:  来源:
内容摘要:
  不知从何时开始,暑假对于孩子们而言不再意味着艳阳高照,蝉声连连的午后慵懒,也不再是游泳池里整个下午的嬉戏,而是一份如同课程表一般的暑期作息。

  辅导班成为暑期中的另一个课堂,各项技能的学习和培养成了另一项沉重的课业负担。甚至假期里的旅游也已成了带有极强目的性的走马观花:高校一日游、欧洲艺术之旅等。这让旅游正在成为今天孩子们童年生活最为惯常的一种状态,失去了偶然的邂逅、意外的惊喜以及对常规生活的打破。因此,我们越来越少从孩子的脸上看到轻松愉悦,以及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在被规制化的暑假生活中,孩子失去的不仅是属于自己的时间,还有一份属于这个年龄特有的想象力。

  而在这种想象力中,原本包含着多种多样的可能性。

  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以《童年的消逝》为题,描述了被电视文化所孕育的一代人,在大众文化雷同的演绎方式中想象力的退化以及随之而来的智力水准的下降。理论家的视野可能过于理想化,因此他们的批评也许过于激进,但其中所透露出的道理却值得我们警醒。

  被现代媒体以及智能化设备所包裹的一代,如同一个将头脑外挂在体外的机器人,近乎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当一部手机可以帮助我们记忆电话号码、安排行程,并依据大数据来规划我们生活的时候,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记忆力、协调能力以及创造力。

  创造力与想象力的退化在现代社会中近乎成为一个人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而想象力的急剧退化则直接表现为那些还未成年的孩子们心态上的早熟。今天的孩子大多拥有着过去同龄人无法企及的知识点,因而他们似乎更博学,更早懂得人情世故,同时,充满着无知懵懂,因而拥有着丰富想象力的童年也随之飞速地离我们而去。他们的日常生活被规范的学校生活约束,与成人有着相同的生活节奏,就连暑假也逐渐成了学校生活的一个延续,看似丰富的假期,却因同质化的辅导班、旅游模式而成功束缚了孩子的自由。

  让今天的孩子退回到那个不受规约的假期时代,已成了天方夜谭。我们唯一可以期望的是身处于被定制的暑假生活中的孩子们,能够在这些相同的经历中尽力构筑不同的体验方式。
标签:2019年第8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