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原生家庭问题如何破局

时间:2019-8-14 11:22:33  作者:石海娥  来源:
内容摘要:坚守自己的做人原则,不用依靠别人去获得安全感,自己在生活中创造快乐,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这种态度会帮助孩子更少地受到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
  原生家庭是指一个人出生成长直到其组建自己的新生家庭之前的家庭,和新生家庭是一组相对的概念。

  原生家庭主要分为完美主义式家庭、过于严厉式家庭、过度溺爱式家庭、保护过度式家庭、严格惩罚式家庭、太忙碌的家庭和争吵频繁的家庭,其家庭氛围、传统习惯、子女在家庭角色上的学效对象、家人互动的关系等,都影响子女日后在自己新生家庭中的表现。

  “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提出一个理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会影响他的一生,会导致他形成安全感缺失,完美主义、努力到焦虑,恐惧跟人建立过于亲密的关系,自我保护意识过强等性格特点,而这些特点都会深深地烙印在孩子的心底。

  究竟原生家庭会给孩子带来哪些伤害?面对原生家庭,该如何破局?

  任何偏差行为都可追溯
 
  “原生家庭会直接影响孩子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和其他影响相比,这种影响往往是潜移默化、难以改变的。”儿童教育专家叶欣说,而且这种影响最直观的体现就在人际交往上。

  “木木(化名)是一名初一学生,个性孤僻执拗、不合群,在学校没有一个朋友,集体活动中很难找到协作伙伴。大多数老师和同学对他的评价都是:难以沟通,容易发火,有时还会用不文明的语言或者动手。”

  叶欣说,她和团队跟踪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原生家庭带来的人际交往方面的伤害已经导致木木患上了人际交往障碍症。

  要想追溯木木的患病根源,必须先说说木木的父亲杨先生。

  杨先生今年41年,目前处于失业状态。此前他曾换过好几家工作单位,最长在一家企业工作了四年。此次失业是因为他所在企业因资金压力裁员,杨先生成为了第一个被裁掉的人员。对此,他没有丝毫的应对策略和反抗能力,只能被动地在解聘协议上签了字,拿着很少量的补偿金离开了单位。

  杨先生个性木讷、不善言辞,在与人沟通方面存在很大偏差。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小孩子大多数都有起床困难的问题,木木也不例外。此时,孩子会显得特别挑剔,比如表示衣服不舒服、早餐不可口等等,其实都是小孩子宣泄起床气的一种方式。面对这种情况,正常家庭出生长大的父亲,应该能充分理解孩子的心情,并适时引导,化解难题。”

  叶欣说,但杨先生面对这种情况常常比木木还情绪化,经常用“木木,你别没事找事啊!”“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别在这无理取闹。”等比较简单粗暴的语言或者直接摔门走人,把难题丢给木木妈妈。

  久而久之,木木妈妈也难以接受,因此在木木两岁多的时候,木木爸爸和妈妈从吵架升级为打架,而且常常当着木木的面。这种情况持续几年后,夫妻之间只要说话就会大声争吵,打架也成为家常便饭,木木从幼儿园时期就曾见过爸爸动手打自己的母亲,而他就一直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成长。

  为了找出问题根源,叶欣数次尝试和杨先生沟通,但至今尚未完全打开杨先生的心门。

  “我们了解到,杨先生幼年丧母,原本还有一个亲哥哥,但木木爷爷以自己养不活两个孩子为由将其哥哥过继给了杨先生的姑姑。木木爷爷脾气暴躁、固执己见,从来不听别人的意见,木木奶奶在世时,杨先生曾不止一次目睹其父亲动手打母亲的情景。很多时候只是因为两人在某件事上有不同意见而已。”叶欣说,从杨先生简单讲述的几件小事中,她很清晰地判断出,木木奶奶去世后,木木爷爷因为生存压力过大,从来不顾及他的感受,甚至杨先生提出的正当需求,木木爷爷都会简单粗暴地拒绝,从未有过引导和安抚的行为。

  “所以,显而易见,杨先生在不知不觉中模仿了木木爷爷的行为方式。”叶欣说,在杨先生的思维中,这就是正确解决问题的方式,而这种行为和思维偏差导致他出现了人际交往障碍中的七大特征:自负、嫉妒、多疑、自卑、羞怯、干涉和敌视,因此在和家人以及同事的交往中无法达到正常水平。

  无论怎样都要找出口
 
  原生家庭问题无法破局吗?木木的情况是否可以通过外力改善?

  “我们制定了一套方案,希望通过这套方案逐渐让木木走出原生家庭的阴影。”叶欣介绍说,首先,我们希望木木的姥姥、姥爷能代为照顾木木一段时间,让木木暂时脱离紧张的家庭氛围,同时请木木父母为其办理住校手续,让木木脱离家庭,过一过集体生活,相信能对木木个性的转变有一定的促进和改善作用。

  “和上述环节同步进行的是我们和木木夫妻的持续沟通。”叶欣说,要让杨先生夫妇,尤其是杨先生打开心门,认清并承认原生家庭给他带来伤害的这个事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让他逐渐接纳木木爷爷的缺点和不足,并包容之前木木爷爷对他的种种伤害。“换言之,就是要让杨先生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进而摆脱自负和自卑的双重心理,再引导他正视自己的现有条件,为自己找到出路。这一步非常关键,但也很艰难。”

  “目前我们和杨先生的沟通相对顺畅,下一步我们要帮助杨先生充实自我。”叶欣说,杨先生目前处于失业状态,木木妈妈已经多次表达了想结束这段婚姻的想法,我们希望通过其他关联机构帮助杨先生尽快就业。

  “这个过程一是让杨先生重新振作,二是引导他逐渐抚平木木妈妈受到的伤害。”叶欣说,无论最终结果是木木妈妈重新接受木木爸爸,还是另外组建新的家庭,我们都希望这场悲剧不要再在木木的身上延续。

  “需要提醒的是,要想完全摆脱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是不现实的,毕竟伤害已经造成。在长久的日常生活中,总有一个时刻会重新唤醒那段记忆。”叶欣说,对于出生在不和谐原生家庭中的木木来说,他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母,在父母争执动手的那个时刻,他早已不是父母的珍宝,而是双方都妄图打压对方的工具。如果原生家庭的问题没有那么严重,可以选择相关机构和孩子进行交流沟通,帮助他们走出阴影。

  “还需要提示的一点是,如果婚姻中的另一半恰好是不和谐原生家庭长大的,那么我们需要时刻保持精神独立,不能让原生家庭的负面效应过多地影响我们。”叶欣说,精神独立意味着,坚守自己的做人原则,不用依靠别人去获得安全感,自己在生活中创造快乐,拥有自己的精神世界,这种态度会帮助孩子更少地受到原生家庭的负面影响。

  “但如果原生家庭的问题比较严重(比如严重的语言暴力和身体暴力),我们的建议是想办法远离,不要让孩子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叶欣说。
标签:2019年第8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帮助孩子打造健康心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