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宠慕:让宠物体面离世

时间:2019-6-20 16:00:47  作者:石海娥  来源:
内容摘要:从宠物生命周期来看,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宠物殡葬等服务领域的需求将激增。所以,除了保险赛道,殡葬或许是能最快速跻身宠物经济黄金赛道的细分领域了
  我国自2008年进入宠物产业快速发展期,从宠物的生命周期看,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宠物殡葬等服务领域的需求将激增。但目前大众对宠物殡葬还知之甚少,第三方评测机构蓝莓评测曾从“主人可全程陪同”“可提前参观现场环境”“提供24小时咨询、预约服务”“所有动物均可在白天安排火化”“可火化体重大于等于40公斤的宠物”5个方面,对北京27家涉及宠物殡葬服务的机构进行筛选,最终选择了4家宠物殡葬机构进行实地测评,通过基础设施、配套服务和卫生环境三个维度评分,宠慕(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宠慕)获得了此次评测的冠军。
 
  本刊记者要讲述的就是宠慕的故事。
 
  诞生于市场空白期
 
  “2015年,宠慕创始人李超从小养大的两只宠物JoJo和Lucky陆续死亡,在寻找处理宠物后事的服务机构时,李超发现,这个行业当时在国内还处于尚未起步的状态。”了解李超创业故事的李峰(化名)说,当时北京有700多万只宠物,死亡率为3%到8%,宠主大多只能选择掩埋和丢弃的方式来处理宠物尸体。
 
宠慕:让宠物体面离世
殡葬师将宠物骨灰放入骨灰瓶
 
  “这些做法是不符合国家规定且不利于人体健康的。”李峰告诉记者,按照政府规定,猫、狗之类的宠物死亡后,主人应在3小时内通知宠物殡葬公司。如果超过6个小时,尸体上出现的细菌、病毒就可能危害人类健康。“如果自行掩埋则应该依据政府规定,宠物尸体掩埋需要把坑挖至两米深,并在上面埋上一层石灰。” 李峰说,大多数人很难做到,于是李超萌生了创建宠慕的念头。在和几位朋友沟通后,大家认为这个计划可行,宠慕由此诞生,主要服务于为宠物后市场。
 
  但宠物后市场在当时几乎处于空白期,找不到可以参考和借鉴的成功案例,极少的几个机构也因为缺乏行业规定和监管而呈现出服务不规范、价格虚高等问题。李超参考了在宠物殡葬方面已经比较成熟的英国、香港等地在宠物尸体处理上的做法,力图让宠慕从一开始就走规范发展的路线。
 
  用户需求量大
 
  “或许在不养宠物的人的眼里,宠物殡葬行业是个奇怪的行业,但这个行业的需求量非常大。”李峰说,创建宠慕的第一年,李超和团队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因为是24小时运营,所以深夜或凌晨接单的情况并不鲜见。无论什么时间,只要接到电话,李超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客户家将宠物遗体带回宠慕,按照客户需求进行火化、安葬、制作标本等。
 
  “甚至还有过在半夜三更帮客户刨出已经掩埋的猫咪尸体,然后当夜火化的经历。”李峰说,宠慕还会为罹患癌症的宠物实施安乐死,这种客户占比很低,多数都有过反复挣扎和放弃的过程,遇到这类型的客户,宠慕的做法是陪伴、安慰和引导,直至客户自己做出决定,然后再进行下一步流程。
 
  因为收费规范、服务周到,宠慕逐渐在宠物后市场打出了知名度。积累口碑和培育客户的过程中,李超发现,宠物后市场是一片蓝海,宠慕还远远无法满足当时的市场需求。
 
  “比如制作宠物标本。大多数客户要求面貌相像、无毒无害。”李峰说,当时传统的做法是借助福尔马林、砒霜等化学品以保证材质不腐烂,但这些化学品有一定危害,存在隐患。为了解决这一痛点,宠慕高价聘请了专业的标本师研发新技术,最终从日常生活的食材和药品中提炼特殊的标本制作药水。“这样的标本制作药水对人体无害,且因采取了特殊保存工艺因此保存年限并不比用福尔马林、砒霜等材料制作的标本差。”李峰说。
 
  政策盲区
 
  目前,宠慕提供的服务主要为殡葬、标本、定制、线上墓碑四类。殡葬类服务,即为宠物提供墓地、火化等服务;标本服务是按照用户要求把宠物制作成标本,满足用户把宠物留在身边的希望和需求,而在涉及具体的工艺与操作环节时,宠慕会与专业人士合作,完成整套流程;定制类服务即用宠物的骨灰为用户制作宠物钻石等;线上墓碑则是在线上建立宠物墓碑,把用户对宠物的纪念转移到线上来,通过长时间的用户沉淀,达成一个养宠社区的建设。
 
  在收费方面,宠慕的原则是明码标价,让每一笔消费都清晰可见,没有隐形消费,不临时涨价。“比如遗体接送200元起价、遗体冷存100元每天、骨灰寄存1000元每年等。”即便如此,从创建之初到现在,一些人对于宠慕的质疑就没停止过,很多人觉得为宠物举行葬礼太过小题大,但事实上,在日本,宠物殡葬业已经形成“一条龙”服务,商家已把宠物的身后事开发到了极其细致的地步,不但有宠物火化、宠物葬礼和宠物墓地,甚至还有专为宠物服务的寺庙。而韩国的宠物“后事”极其奢华,据韩国MBC电视台报道,在韩国,举行一个程序完整的宠物葬礼费用可以高达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00元)。
 
  香港更是明令禁止宠主违规乱埋宠物尸体,一经发现最高可以受到2.5万元港币和入狱6个月的处罚。
 
  目前,我国由于宠物殡葬服务涉及城管、民政局殡葬管理所、农林局防疫科、市场监管等多个部门,对宠物殡葬难以归类,所以尚无一个部门可以主管该业务,立法和管理的难度较大,也没有出台相关的政策法规。
 
  “这个行业在我国还处于政策盲区,在缺乏监管和政策规范的前提下,行业想要迎来全面爆发仍需时日。”李峰说,人们也需要时间转换观念。而宠慕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力让每一只宠物体面离世。
 
标签:2019年第6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