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日本的猫热潮

时间:2019-6-20 15:54:05  作者:石海娥  来源:
内容摘要:日本宠猫现象的根源是人性趋冷、人和人之间缺乏关爱、内心渴求心灵交流等,于是人们通过养猫来寻求精神慰籍,治愈自己的精神压抑和空虚
日本的猫热潮
东京豪德寺摆放招福猫摆件吸引观光客
 
  在日本,猫不仅仅是一种文化象征,更是一种经济现象。
 
  猫的文化效应
 
  在日本,猫的故事要追溯到奈良时代,当时日本与中国的关系变得密切,大量佛教经书由中国传入日本,为了防止老鼠啃食经书,日本一同引进了猫。当时的猫作为稀有的舶来品,只有皇室才能饲养。描写日本宫廷生活的名作《枕草子》记载,当时在位的天皇一条就十分喜爱猫。
 
  依仗天皇的宠爱,猫在民众心中有了不可替代的地位。猫的出现,也让鼠患得到了解决,这成为当时日本人爱猫的根本原因。到了江户时代,猫已经走入了寻常百姓家,人们用“猫恋”形容求取爱情的执著之心。
 
  当时,政府明文规定禁止抓猫,如果猫被束缚,必须立刻放开,令其自由。且禁止买猫卖猫,若有违背,按律论处。在平安时代的文学作品中,处处可见猫的身影,例如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等,近代文豪夏目漱石的《我是猫》更是把猫人格化的典范之作。
 
  到了现代,日本动画、影视剧作品继续将猫形象贯穿始终。深受国人爱戴的动漫大师宫崎骏在很多作品里都融入了猫的元素。比如《魔女宅急便》里面那只黑猫就治愈了很多人的内心。此外,《哆啦A梦》《夏目友人帐》《hello Kitty》等一些伴随大家童年的经典动画作品都将猫作为主角。
 
  在影视剧方面,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日本都会出现关于猫题材的作品,并且保持着不低的收视率。比如讲述生猛武士和弱小萌猫故事的《猫侍》;讲述漫画家和猫的温情片段的《咕咕是一只猫》;还有让全日本的猫奴哭着走出电影院的《假如猫从这个世界消失了》,这些都是人气超高的以猫为话题而展开的治愈萌剧。
 
  2016年开始,日本迎来了一股空前的“喵星人”热潮。2016年,日本宠物猫的饲育总数达到了987.4万只。日本宠物食品协会最新数据显示,自1994年启动调查以来,宠物猫数量在2017年首次超越宠物狗。2018年,宠物猫的数量上涨至近1000万只。2017年,日本养猫家庭的比例在9.7%左右。户均饲养宠物数量对比来看,2017年日本户均拥有宠物猫的数量为0.183只。
 
  除了育猫人口增长的直观数据,猫元素在日本随处可见。超市、商场的柜架上,各类与“喵星人”相关的商品都被摆在显眼位置。电视节目上名人、嘉宾交流育猫心得的次数也远超以往。猫还引领了年轻人的时尚,“猫咪fashion”已经波及日本人的服饰和妆发,以吸引宅男为目的的偶像少女团体如今也热衷装扮成性感俏皮的“猫女郎”招揽人气。在网络社交圈,年轻人各种“花式秀喵”也层出不穷。网红猫不断涌现,不少日本网红猫已经火到了中国,其中就有头顶各种奇怪东西的猫叔、陪伴老婆婆的福丸、跟随主人旅行的喵吉等等。甚至连一贯庄严法肃的神社佛宇也要与时俱进沾沾“喵星人”的荣光——位于东京的豪德寺,作为日本文化中“招福猫”起源传说地之一,趁着近几年“喵星人”的火热,在寺内摆满了招福猫摆件,吸引了众多海内外“喵粉”前来巡礼朝圣。
 
  猫经济兴起
 
  在日本,猫不仅引领了文化,还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应。据日本经济学家森永卓郎分析,包括《哆啦A梦》在内,猫已经创造了数百亿乃至数兆日元的经济价值。据日本关西大学宫本胜浩教授统计:仅2015年日本猫产业所创出的经济效益即为2.3126亿日元,这已然超过了专家预测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预估效益。因此,根据“安倍经济学”的提法,日本人将这股猫热带来的经济效应称为“猫经济学”。
 
  “猫经济学”的源头是日本和歌山县一只寄身在贵志车站杂货店的名为“小玉”的雌性三花猫。2006年4月,因线路亏损,该站台被迫改为无人值守站,为了安置无家可归的小玉,电铁公司社长灵机一动,索性委任小玉为车站站长,把售票亭也一并改成猫舍。2007年1月,“小玉站长”走马上任,通过广告宣传,来自海内外的观光客都想一睹猫咪站长的风采。前去参观的观光客从2007年1月日均700人增加至2012年的220万人,小玉也因此给当地带来了11亿日元的综合收益,一度濒临废线的小铁路也因此起死回生。初代“小玉”
 
  在2015年6月因心脏衰竭去世,第二代“小玉站长”火速接任。2017年4月29日,也就是初代“小玉”生日当天,12国谷歌搜索主页特意留给了这位大名鼎鼎的喵星人,小玉成为继阿童木、黑泽明之后日本第三位获此殊荣者。
 
  见识到“小玉站长”带来的巨大观光商机,日本各地也纷纷开始仿效。近年间,仅濑户内海一处便兴起了号称猫奴巡礼圣地的6座 “猫岛”
 
  和1座“猫町”,分别给当地带来年均3-8亿日元的经济效益。而最有商业头脑的当属日本NHK电视台。从2012年开始,随着《岩合光昭的猫步走世界》系列热播,仅靠DVD与写真集两项周边产品贩卖,就给电视台带来了20亿日元的回报。
 
  与此同时,猫咖啡、猫旅店、猫瑜伽馆也开始在日本兴起。其中一些商家,还成功地通过猫“起死回生”。
 
  位于东京神保町的川书店就是托了猫的福。这家书店之前是一家贩卖新书和新杂志的普通街头书店。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书店经营越来越困难,这让店主川非常担心。
 
  店主的女儿夕子是个喜欢猫的人,于是夕子提议,是否可以在书店设置一个关于猫图书的角落。书籍由夕子负责购入,购入的书籍,夕子会自己读一遍,并将书中的感想和有魅力的内容做成手写的读书笔记。夕子选择的书和所做的市场宣传,都是围绕着“猫”进行的,这种新颖的宣传模式很快便扩散开来,受到媒体的关注,猫主题的书也由最初的三个书架扩展到半个店的面积。现在,这个书店已经有400个种类、2000册猫主题书籍,宠物猫摄影家还在店里举行过新书签名会。
 
  日本人还为猫设立了专属的节日。每年2月22日,是日本的“猫之日”。“猫之日”最初设立是在1987年,当时有一群爱猫人士特别成立了“猫之日执行委员会”,并表示要借“猫之日”的设立,感谢猫和人类一起生活,给人类带来幸福。2016年是“猫之日”设立30周年的大日子,日本各地举行了各类庆祝活动:在东京,有商家推出了猫爪型面包,与之配套的还有猫咪形状的冰淇淋,还有咖啡店在普通的拿铁咖啡上面用奶泡打出一个大大的hello kitty形状,这些跟猫相关的饮食在活动中大卖。推出猫咪形状冰淇淋的店主在接受日本媒体采访时坦言,自己对猫毛过敏,即便如此,看到猫能够给店里带来这么多生意,他还是表达了对猫的感谢。
 
  位于广岛县的尾道市是日本有名的“猫之城”,每年都能吸引大量游客来体验和猫一起生活的乐趣。在“猫之日”当天,众多爱猫者会把脸化成猫的样子,头戴猫耳朵,手拎猫食,从日本各地赶到尾道市和猫咪们一起拍照过节。
 
  猫带来的精神慰藉
 
  “猫情”看涨的背后有其深层次的原因。其中,日本人意识深处对猫的再认识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首先,从心理学上看,猫让那些深陷精神压抑之中的日本人感受到治愈效力。“因为猫的毛特别柔软,只是轻抚猫毛,就会催生出令人感到幸福的荷尔蒙,从而让人变得轻松起来。”爱猫人士这样说道。心理学家认为,人之所以越来越喜欢养猫,与其因精神压抑从而生出欲在宠物中寻求变化因素以治愈自己身心的想法有关。以养猫和养狗为例,与饲养容易理解其感情和行动且对主人忠诚的狗相比,饲养拥有神秘性而且拟人化的猫更能让人感觉到乐趣。作为一种消解精神压抑的交流手段,宠物猫走俏也是理所当然。
 
  其次,饲养猫是日本少子化倾向越来越严重的产物。日本总务省统计数据显示,日本未满15岁的儿童数连续36年持续减少,与儿童出生率最高年份的1954年2988万人相比,现时点每年日本儿童的出生率只有1500万人左右,几乎减半。少子化现象导致“核家族”(由夫妇或夫妇与未婚子女组成的小家庭)越来越多。为了解消这种因为缺少热闹氛围而令人感到寂寥的家庭现状,易于饲养的宠物猫自然成为人们的首选。日本全国猫的饲育总数即将突破1000万只的统计数据就是最有力的明证。
 
日本的猫热潮
日本贵志车站的“小玉站长”
 
  此外,针对年轻人爱猫一族的增加,也有心理学家们分析指出:随着时代的变换,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已与过去大不一样。过去,遵守国家法律,重视公司、社会规矩,尊重上司、家长等被视为美德。但现在的日本年轻人却越来越注重自己的想法、行动、不愿被规矩束缚,这些与猫的特质十分相似,再加上猫容易相处、治愈、神秘性等特点,让追求自由、独立的年轻人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猫知音”。
 
  因此,日本超乎寻常的宠猫现象从表象上看似乎有各种各样的外因存在,但究其根源,人性趋冷、人和人之间缺乏关爱、内心渴求心灵交流等因素,才使得人们不得不通过养猫来寻求精神慰籍,治愈自己的精神压抑和空虚。
 
  “喵星人”热潮下的暗影
 
  在市场经济时代,任何热潮都逃脱不了被商品经济摆弄的命运,“喵星人”也不例外。和泡沫经济下“炒房”“炒股”一样,日本人现在也在“炒猫”。幼猫的批发价从2013年的12.4万日元(约7500人民币)到2018年上半年涨到了21万日元(约1.3万人民币),5年间涨幅达到60%以上,稀有品种或者人气猫甚至能卖到100万日元(约6万人民币)以上。
 
  这还只是一级流通市场上的价格,最终到消费者手上实际价格还要再上升60%-80%。
 
  大量消费的存在和市场价格的高涨自然会促使厂家加大生产,但是包括猫在内的宠物非家禽家畜,这就产生了一系列伦理道德问题。雌猫的自然胎期是2-3次/年,但因为幼猫价格高涨,很多猫屋繁殖业者利用人工光照、近亲交配进行催育,达到增加1-2胎的目的。因为受到人工干预妊娠的缘故,幼猫很容易出现遗传疾病和发育不全。这些不健康的幼猫一出生便命运坎坷,不是被虐杀就是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加上猫的繁殖能力非常旺盛,过量的繁殖甚至会危害生态环境。对于流浪猫,日本通行的做法是行政扑杀,但是在动物保护组织的不断抗议下,政府只能逐步缩小扑杀比例。2016年12月,日本流浪猫扑杀率最高的神户通过立法成为日本第一座公费负担此项计划的城市,并在2017年5月正式实施。
 
  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和不婚者的增多,日本宠物界人士认为,“喵星人”热潮还将持续10年以上。但是,这个热潮并非多数日本政界和社会学者愿意看到的,他们的担忧是:如果整个国家再度回归猫型社会,人人追求散漫安逸,终将带来不可忽视的社会问题。
 
标签:2019年第6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