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新一线城市成为留学归国人员新选择

时间:2019-2-22 14:39:22  作者:臧梦璐  来源:
内容摘要:中国经济的崛起正在吸引更多留学生回国发展,“北上广深”已经不再是留学生归国就业的唯一选择,新一线城市对留学生的吸引力正在增强

新一线城市成为留学归国人员新选择

2018年10月13日,第五届海归论坛海外高层次人才洽谈会专场活动现场热闹非凡。

  中国经济的崛起正在吸引更多留学生回国发展,其中金融、高科技行业最受青睐,而大型外企依然具有最大吸引力。在区域方面,“北上广深”已经不再是就业的唯一选择,新一线城市对留学生的吸引力正在增强。

  留学回国潮

  2019年是李岩在腾讯工作的第三年。李岩2012年从清华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之后去美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当年李岩大学宿舍一共6人,毕业后4人出国,目前,包括他在内有两人回国就业。“现在,回国就业已经成为我身边很多留学生朋友的选择。”李岩说。

  根据教育部最新数字统计,中国出国留学人群主要集中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日本、德国、韩国等国家,虽然不同国家的留学生人数增长比例不同,但2011- 2017年中国留学生回国趋势比例都在直线上升。

  赵毅现在是中关村一家大数据公司的CEO,该公司致力于建设高性能的智能数据处理平台。2000年夏天,赵毅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本科毕业之后留学美国。随后赵毅选择进入微软从事数据方面工作。在微软工作三年后,赵毅决定回国。赵毅的决定当时还不太被周围人理解。“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我应该留在美国,因为我有一份看起来很不错的工作,大家对国内市场的态度并不乐观。”赵毅说。

  众人不知道的是,当时已经过了30岁的赵毅在美国正面临“码农危机”。说起回国创业的原因,赵毅介绍说,在美国,华人技术人才能跻身管理层的不多,如果一直写代码,30岁之后,就会因精力下降和知识迭代而面临危机。另一个原因,与中国经济增长的积极态势和吸引优秀人才的策略有关。“近些年,中国不断通过人才项目的形式吸引高层次人才回国,还通过建设留学人员创业园,打造优良的创业平台和环境,这些都成为吸引更多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因素”,赵毅说。

  正如赵毅所言,为吸引科研人才回国,继中央启动国家“千人计划”后,各省区市、高校、大型企业及社会组织的“海外引才计划”全速推进。北京的“海聚工程”、江苏的“双创计划”、陕西的“百人计划”、广东的“珠江人才计划”、深圳的“孔雀计划”……多地把引才办事处设在了国外,有的甚至把引才联络办公室开设到了美国知识密集度最高的硅谷。

  为促进归国科学家安心工作,中央和地方不断完善政策。为海外高层次人才落户、入出境、税收、医疗待遇、社会保险、子女入学、配偶就业、项目申请、经费补助等提供政策支持。

  在国内市场和国家政策的吸引下,许多同赵毅一样的华人技术精英纷纷选择回国。

  海归人才回国就业呈现明显的行业特点。《2018中国海归人才吸引力报告》中显示,在2017年海归人才就业前十大行业排名中,金融业和高科技分别高居前两位,尽管排名第三的制造业占比与高科技接近,但两者对海外人才的吸引力趋势却呈反方向发展,尤其是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高科技领域对人才需求量有增无减。

  这种行业特点也反映出了国内的市场潜在需求。“目前国内的一些巨头互联网公司,虽然在海外设有研发中心,但还不具备全球化基因,缺乏出海经验,急缺高端海外人才。”李岩介绍道。

  除了欧美国家,日本也是中国留学生的聚集地。不同于美国的技术型人才,日本留学生从事文化、金融领域居多。

  虽然日本近年来越来越注意吸收国际化元素,但其经济特有的因素制约了海外留学生在日本的发展,这也成为中国留日学生回国的原因之一。

  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日语语言文学专业的刘晓,目前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一位日语老师。“博士快毕业的时候,我努力过想要留校,在读博士的最后两年,我向学校申请做研究员,想多发表一些文章为留校做准备”刘晓说,“但是后来我发现,作为一名外国人,想要在日本的大学里成为一名正式的教师非常困难”。

  据刘晓介绍,目前外国人在日本大学里一般以非常勤的身份任教,而这种非常勤的身份和正式教员的待遇是有区别的。权衡之下,刘晓放弃了留日的想法,回到了国内。回国之后,刘晓发现,国内大学部分专业对有博士学位的海归人员有很大的需求,因此,刘晓也比较顺利地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由于日本企业有严格的年功序列制度,直到现在仍旧有很多企业以工龄决定职位和薪资,方磊用“混吃等死”来形容他现在在日本的工作状态。他认为在中国,年轻人反而会有更多成功的机会。

  早稻田大学硕士毕业的方磊目前在三菱重工京都分社工作。“国内很多同学说很羡慕我可以在日本工作,其实我并不满意我现在的生活”,方磊说道。提及原因,方磊介绍说,由于日本经济社会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社会已经分层完毕,新就业的大学毕业生大多只能进入企业“耗日子”。因此,日本的企业制度对于留学日本的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除此之外,由于国际环境复杂多变、动荡不安,留学生也逐渐担心起自己在海外的人身安全。近些年,出于安全考虑选择回国就业的留学生人数也有所增长。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基于国内的科研水平与西方发达国家还存在差距等因素,虽然超过八成留学人员回国发展,但我国流失的顶尖人才数量仍居世界首位,其中科学和工程领域国外滞留率平均达到87%。

  北上广深仍是归国人员首选

  在接受采访的20位计划回国发展的留学生中,有超八成的学生选择“北上广深”作为发展城市。其中,选择北京和深圳的人数占大多数。

  “我会去深圳找工作,因为这座城市的经济、文化比较发达,且不排外。另外,深圳的工资水平相比其他城市高一些。”目前正在日本筑波大学读研究生的徐莉表示,毕业后便会回国发展。

  从英国利兹大学研究生毕业回国的河北女孩贾诩目前在北京工作,她表示不会考虑北京以外的地方。对于留学回国人员选择“北上广深”的理由,贾诩分析说,留学回国人员拥有良好的教育背景,而且在语言应用方面有较大的优势,因而就业期望会更高。作为世界500强等著名外企的聚集地,“北上广深”这些城市与留学回国人员的就业期望比较合拍。

  与贾诩一样选择留在北京的李岩表示,同他一样的留学回国人员经历了大城市的繁华,“北上广深”等城市在生活环境、经济发展等方面比较符合他们的心理预期。此外,在薪资期待方面,由于留学人员在教育投资上远高于国内高校毕业生,在这些一线城市就业能够使他们尽快收回教育成本。

  不难看出,工作因素是大部分留学回国人员考虑的首要因素。一线城市就业机会多、发展空间大、对于人才的重视程度高、与国际接触紧密等多种优势吸引着留学回国人员。

  新一线城市对海归的吸引力增强

  吸引和留住全球高端人才有许多因素,其中,城市的生活环境和城市职场环境是最主要的两个因素。城市的生活环境包括气候、食物和生活便利度;职场环境则主要指企业雇主、人和工作机会。

  “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在之前的急速发展中带来了诸多问题,如人口过载、交通拥挤、雾霾,以及高房价等,让一线城市的工作和生活压力陡增。随之而来的产业和人口外溢,则为新一线城市的崛起带来了机遇。

  在“北上广深”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形下,留学回国人员也将目光投向了杭州、成都、南京、西安等新一线城市。

  杨怡就是有这样想法的留学生之一。两年前,杨怡还在日本早稻田大学读金融专业的研究生,那一年冬天,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德勤中国分公司到日本东京举办留学生专场招聘会。德勤在中国的许多城市设有分公司,杨怡在应聘时,选择了杭州作为第一志愿城市。随后,杨怡通过层层选拔顺利入职。

  谈到选择杭州的原因,杨怡说,“感觉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人才太饱和了,到处都是清华、北大的毕业生,留学生也没有多大的优势,杭州也许会有更大的生存空间”。杭州宜居的生活环境也是杨怡选择杭州的理由。

  几年前,很多人一说到杭州,首先想到的是以西湖为标签的旅游城市。不过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乐意来杭州,是因为它越来越全球化。

  据2017年领英发布的数据显示,从中国职场全球化指数来看,杭州排在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之后,成为新一线城市里排名最靠前的城市,而从海归人才流入的相对量来看,杭州还逆袭了北上广深,排名全国第一。

  还有一部分留学归国人员在一线城市工作一段时间之后,由于主客观因素,选择去到新一线城市工作。

  其中,高校教职人员及科研人员流动性较强。新一线城市的高校为了吸引高端科研人员及高学历留学毕业生,在落户、职称、薪资待遇、住房、配偶安置等方面提供优惠条件,这些优惠招聘条件推动了高校间的人员流动。

  司彤是刘晓的同事,也是学院的骨干力量。五年前,她从英国某高校毕业回国。2018年年底,司彤办理了离职手续,一个月之后,她将同家人一起搬去苏州生活。对于这次搬家,司彤说她考虑了近一年的时间。

  此前,苏州一所大学向她抛来了橄榄枝,这所大学给了她更优厚的待遇及更大的发展空间。“我好像没有理由拒绝这个新工作。”司彤说。于是,在处理好家庭事务之后,司彤决定离开广州。

  不同于科教领域,对于从事互联网行业的李岩来说,新一线城市的人才政策对他的吸引力并不明显。他仍旧很看重一线城市的工作机遇及发展空间。“新一线城市的薪资水平总体还是低于北上广的,也少了很多工作机会。”李岩说,“但是不排除一些个例,例如腾讯、阿里、百度这样的大企业会在新一线城市设置一些很重要的部门,这样的岗位就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比如,阿里的蚂蚁、腾讯的游戏部门都在成都,都是薪资很高的岗位,但是这类岗位招聘条件也很高,如果有机会可以进入这样的部门,我会考虑离开北京。”

  随着中国加快构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人才体系,以及中国经济全球化格局的不断扩张,越来越多拥有海外工作经验和全球视野的高端人才回国就业,形成了一股规模宏大的“海归潮”。不仅仅是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的新一线城市正在成为海归人才就业的首选。

  显然,排除个人对地域的特殊喜好,留学回国人员的流动方向,取决于城市是否有更完备的配套设施,是否可以吸引实力强的大公司注入从而给他们提供更好的工作机会。对于迫切想吸引优质留学回国人员的新一线城市来说,能否在这两方面作出亮眼的成绩,决定着这个城市对留学回国人才的吸引程度。

标签:2019年第2期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