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留学服务进入2.0时代

时间:2018-6-20 10:24:08  作者:张琳  来源:
内容摘要:未来的留学市场上,低龄化留学市场、留学后服务赛道、打通产业链的一站式留学服务、艺术留学市场将成为资本布局的重点
  经过30年的发展,留学产业已经形成一个成熟而稳定的市场,参与者都希望在“红海”中找到新的增长点。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留学服务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分析报告》显示,目前整个留学市场规模超2500亿元,留学前市场占据整个留学市场的15%,其中语言培训约310亿元,中介服务约50亿元,游学占据80亿元规模,留学后环节的境外消费占据85%份额。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认为,未来的留学市场上,低龄化留学市场、留学后服务赛道、打通产业链的一站式留学服务、艺术留学市场将会成为资本布局的重点,市场上的留学机构也已经开始积极涌入相关领域。
 
  从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
 
  新东方的发展史几乎可以看作中国留学产业的发展史,从中可以清楚地描绘出留学服务市场的脉络。1993年,俞敏洪创立新东方,1996年又创立了专门从事出国留学服务的新东方前途出国。如今,新东方前途出国的发展方向是将产业链向两端延伸,布局艺术留学、低龄留学、留学后服务等领域,打造“一站式”留学服务。
 
  “这是由于留学行业已经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新东方国外考试推广管理中心主任刘烁炀说。上世纪90年代开始,留学服务进入增量市场。那时,无论什么班型,只要能找到教室开班,新东方的教室就会坐满学生,老师就有源源不断的课可以上,新东方的股价、市值和影响力节节攀升。这个时期,市场上涌入了大量的留学服务机构和培训机构,包括启德、金吉利以及数不清的中小型培训机构。这个阶段,市场呈现出同质化竞争的特色,公司之间筑起高高的信息壁垒,靠信息差来赚取利润。
 
  如今,留学服务市场已经进入存量市场,留学人数增长趋缓,机构之间竞争激烈,如何在“红海”中取胜?
 
  第一,差异化竞争。刘烁炀介绍道,就在最近一个星期,已有三位家长向他提出,希望找老师帮孩子补习学科知识,比如莎士比亚文学、美国历史、AP物理等等,“10年前,新东方不会接这样的案子,因为我们有大量的托福、雅思培训业务,”刘烁炀说,“但是现在不同了,细分市场已经出现,这些差异化的需求将成为留学服务中新的增长点。”
 
  第二,服务升级。比如员工素质的提升,CRM等管理工具的升级和完善等等。
 
  第三,打通客户的价值链。从以前专注于客户报了几个课程,做了几个留学申请,转为关注每个客户留学过程中的所有需求,以及如何满足客户的需求,实现客户价值的最大化。
 
  大机构:产业链向两端延伸
 
  在留学服务的新时代,新东方希望通过在包括“留学前”服务、“留学后”服务以及其他细分领域的布局,跳出“红海”,寻找更广阔的“蓝海”。
 
  比如,2015年,新东方成立主打海归职业教育的海威时代,就是通过解决留学人才的后端问题,介入“留学后”市场。
 
  数据显示,2017年归国留学生数量达48.09万人,但留学生的就业情况并不尽如人意。比如,归国留学生求职途径比较单一,主要依靠传统的招聘平台进行海投;归国留学生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时间较长,有五成学生需要3个月甚至以上才能找到第一份工作;归国留学生对工作满意度有待提高,包括所学非所用情况严重,对收入满意度低,入职岗位低于期待,跳槽比例高等等。海威时代通过研发求职测评工作,对归国留学生进行职业方向的定位和职业技能的提升,并帮助学生申请知名企业的实习机会。
 
  对于归国留学生求职问题,新东方海威时代副总经理齐彬给出了她的建议,即方向、方法和心态。“所谓方向,就是求职方向,在选择就读专业时就应该确定自己的职业方向,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毕业后的试错成本;方法就是重视实习、掌握基本的求职方法。”齐彬表示,在海威时代调研的3000多个入职全球五百强企业的学生中,基本上每个学生都有三个或者以上的相关职业或者行业的求职经历。“第三就是建议留学生调整好求职心态,”齐彬说,“留学生相对来说比较自信,选择工作时也相对比较挑剔,比如非500强企业不进,非某一个专业、某一个行业或者某一个领域不进,非管理岗不进等等,我们发现有这种需求的学生往往求职结果都不会太好。建议留学生尽可能多地研究相关行业、相关领域的企业,尽可能多地投递简历,保证求职的成功率。”此外,新东方还布局于海外租房、金融等“留学后”市场。
 
  2016年,新东方对业务线进行了重新整合,一方面将欧亚留学业务和小语种培训捆绑,成立子品牌“欧亚教育”,另一方面通过并购斯芬克,将艺术留学作为一个独立的项目运营,深耕留学细分领域。
 
  欧亚教育的成立是基于“一带一路”新契机的考虑,为了做好这个板块,2017年,新东方CEO周成刚带队进行覆盖欧亚12个国家的穿越之旅,团队成员采访了20所欧亚留学名校、40位顶尖教授和近100位留学生。芬兰赫尔辛基罗素中学自由创新的教育环境和在德国保时捷工厂实习的学生等让新东方欧亚教育业务总监郭小娟印象深刻,“欧亚留学有其独特的美丽,小而美,精深而有品位”。
 
  新东方布局斯芬克也备受业界瞩目。在传统观念中,艺术留学是一个小众领域,但事实并非如此。智研咨询数据显示,艺术专业留学生已经占留学生总数的5.6%.艺术品类下有多个二级品类,可以分为50多个专业,包括平面设计、服装设计、交互设计、工业设计、空间设计、建筑设计、景观规划等等,这些领域的留学空间很大。“中国未来的工业发展、产业升级,都需要一批顶尖的设计师。”新东方前途出国副总裁、斯芬克国际艺术教育总裁郝斌说,“国内的艺术教育已经在快速进步,但是在培养顶尖设计师方面,和美国、英国以及欧洲一些国家还存在差距。”斯芬克希望通过汇聚世界顶尖的艺术类学校资源,深耕艺术留学领域,“这里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小机构:着力差异化竞争
 
  “留学产业是一个决策高度个性化的产业,因此大机构很难垄断市场,小机构生存空间并不小。”老查留学CEO张超说。
 
  和新东方等大型连锁机构不同,中小型机构开始将业务集中,主打“专业化”和“精品化”,致力于提升服务。张超深知低龄留学等领域的机会,但他目前并不打算介入,他甚至砍掉了部分美高业务,专注于美国本科申请的业务。
 
  由于美本申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对咨询机构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如果没有对美国本科的教育情况、录取原则、案例有深入的理解和研究,就不可能给客户提供合理的建议。”张超希望能打造一个完善的“留学前”服务:“好的机构会给孩子做一个合理的规划,包括目标院校、申请专业、职业路径等等,然后倒推回来,告诉孩子和家长,在哪个阶段应该做哪些事情。”
 
  张超目前着力在做的是建立留学机构的后台系统,他认为,强大的后台系统可以将业务流程固化,进而提升顾问、文书、规划人员的水平。
 
  “ 在大企业很难完成这套系统,”张超说,他曾经任启德留学事业部总经理,并试图建立起一套后台系统,但是大机构涉及的业务和模块太多,而留学产业的变动太快,系统很难做到精准,维护成本也高。小企业则不同,由于专精一块业务,在系统的设计和维护方面更具可操作性。
 
  张超希望沿着自己的思路把老查留学办成一个小而专精的留学机构,“未来,专精的机构能获得更多客户的认可”。
 
标签:2018年第6期 
上一篇:移动医疗
下一篇:中国留学新风向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