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抢人大战”背后深意何在?

时间:2018-6-20 10:18:21  作者:华侨大学经济与金融学院兼职教授 姚美雄  来源:
内容摘要:城市抢的不仅是人,更是高质量的人力资本,抢的是创新创业者、消费者、纳税人、养老金供给者,这些是决定城市未来良性发展的核心资源
  从去年开始,武汉、杭州、成都、西安、宁波、南京、海南、天津等几十个城市出台人才新政,即使是处于人才高地的京沪等地也纷纷入局,掀起了一场火热的抢人大战,抢人的门槛一降再降,买房打折、租房补贴、落户降标、项目资助、一次性奖励等等,意图更多人才落户本地。
 
  城市争筑人才高地
 
  “抢人大战”背后折射出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深刻的变化。
 
  一是人口危机尤其劳动力危机拉开序幕。人口老龄化是人类面临的新挑战和最大挑战,进入新时代,少子化、老龄化尤其青年短缺已成为人口发展的主要矛盾和最重要的新基本国情。根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进行推算,20—59岁劳动年龄人口,到2030年只有7.64亿人、将比2010年减少6900万人、降幅达8.3%;20—44岁的青壮年劳动力,这是活跃经济人口,2010年达到峰值,到2030年只有4.49亿人,将比2010年减少1.20亿人、下降幅度达21%;青年即15岁至34岁人口到2025年只有3.21亿人,将比2010年减少1.04亿人、减少24.5%.其中20—34岁的青年劳动力——这是劳动力的主力军、生力军,2020年后将出现悬崖式减少,2022年至2025年4年间,每年将净减1100万人以上,到2030年减少将扩大到1.04亿人,下降幅度达32%、总量只有2.21亿人。劳动力供给持续下降带来劳动成本的迅速上涨,给实体经济发展带来重大困难。
 
  2012—2015年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工资年均上涨10%左右、农民工工资年均涨幅在15%左右,劳动者的工资上涨速度大大超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近年来,不少外资企业撤离我国转向东南亚,与国内劳动力成本的快速上升有直接的关系。
 
  过去,就业市场呈现大学生就业难与企业招工难并存格局,如今的抢人大战说明中国劳动力供给已由结构性短缺转为全面短缺,可以基本判断中国劳动力供给高峰已经产生并出现拐点,中国企业用工成本的优势已不复存在。从城市发展规律来看,人口快速增长的城市需求更旺盛,活力更强,税收财力更强大,能更快提升基础设施。目前,有经济活力的城市大多是移民城市,北上广深为核心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三大城市群创造的GDP占全国比重的40%,而这些城市大多是移民城市。各个城市间的“人才之争”是为未来储备年轻劳动力,也是应对老龄化的一场“人口之争”。
 
  二是转型发展的必然趋势。
 
  二十一世纪是知识经济时代,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在孕育兴起,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机器人、基因工程等方兴未艾,社会将由经济型向知识型转化。新经济、新业态、新商业模式的强劲增长,对劳动力的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高学历、高收入、高技术等人才将成为主流趋势。“抢人大战”
 
  由主要针对外来务工人员为主体的产业工人向大学生转变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转型升级的历史变迁。创新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原动力,青壮年是社会创新的主力军,也是社会消费的主体,优质的人力资本争夺,正是二三线城市经济转型升级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只有构建人才高地,才能打造创新高地,才能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三是贯彻新发展理念的体现。抢人大战愈演愈烈,这体现了城市对人才的重视,是对过去“重物轻人”的传统城市发展观念的调整。经过40年的发展,中国实现了国家的原始资本积累,要素供给已由资本短缺转变为劳动力尤其青年劳动力短缺,从“争项目”转变为“争人才”、从引资转变为引智。人力资本的积累和人才素质的提高,不仅可以提高产出效率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同时还可以促进生产力发展,弥补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劳动总人口下降的缺口。在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实现高质量发展方面,人才无疑是城市发展最关键,也是最急缺的要素,城市抢的不仅是人,更是高质量的人力资本,抢的是创新创业者、消费者、纳税人、养老金供给者,是决定城市未来良性发展的核心资源,争人才就是争生产力、争未来。
 
  “抢人大战”不能成为“去库存大战”
 
  在“抢人大战”中,绝大部分地方是为人才而去,但也有少数城市是为了去库存、兴楼市,满足打造中心城市的需要,这些城市以引进人才为借口,对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全面松绑,引发了房价异常上涨。目前,楼市升温已经成为城市“抢人大战”的副产品,“抢人大战”演变为“抢房大战”,冲击了“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战略定位,放大了房地产市场泡沫风险,增加了治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难度,让引才走向歧途,值得高度警惕。
 
  从某种程度上看,“抢人大战”是零和游戏,农村将是“抢人大战”的重灾区,这将极大影响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只有有效提高人口增长率,才能减缓未来人才蛋糕过快缩小。
 
  当前,高抚养孩子成本、高房价、娶妻难等使得许多家庭主动、被动只生一个,并且目前不孕不育的平均发病率为12.5%—15%,造成低生育愈演愈烈。要抓紧构建家庭养孩与国家养孩相结合的新人口再生产机制体制,在税收、就业、教育、医疗、住房、社保等方面千方百计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强化鼓励生育的公共服务,让百姓愿意生孩子,养得起孩子;把幼儿教育、高中教育纳入义务教育,提高对托幼扶持;对生育二孩及以上家庭由国家发放养育补贴,对家庭育儿等支出的税收减免抵扣;把产假统一扩至10个月,并给男方1个月陪护假,对于用人企业增加的负担给予相应减税。
 
  其次,要大力构建依靠人才谋发展的体制机制。抢人容易,留人难,要树立良好的用人导向、搭建人才施展才华的舞台,打造干事创业的沃土,提升吸引人才的环境魅力;打破人才流动的制度障碍,完善职称评定、薪酬制度、社会保障等配套政策体系,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知识产权、鼓励创业的社会氛围;大力完善产知识权保护制度,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加快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激发企业自主创新活力;人才引进应坚持以市场为导向,要和地方经济发展的战略紧密结合,依照当地产业特点和行业需求,避免盲目“抢人”造成浪费;改善营商环境和政府服务,夯实产业基础,优化城市公共服务,让城市成为安居乐业之所。
 
  第三,要抓紧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推动人才自由流动。城乡分割的二元户籍制度,削弱了经济要素的自由流动,不利于形成全国统一的劳动力及人才市场,阻碍了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十九大报告指出: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加快推进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促进劳动力自由流动,不仅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加快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迫切需要,也是保障人民权利、推动发展成果惠及全体人民的必然要求。户籍制度改革的方向在于剥离其附着的权益差距,缩小乃至消除城乡差别,实现公共资源分配、公共服务和福利待遇的均等化,全面实施居住证制度。
 
  第四,加快建立健全房地产制度和房地产市场长效机制。由“抢人大战”引发的房价上涨,除弱化创新动力、造成实体经济空洞化外,还极大抑制了消费和内需,将严重冲击扩大内需、扩大进口转型战略的实施,并放大了房地产市场泡沫风险。单纯的限购、限贷、限价、限售、限商等行政性措施只是抑制房价的权宜之计,只是把投资、投机性需求往后推而已。房地产税是抑制房地产泡沫利器,是抑制房地产泡治本之策的主力军,要抓紧尽快推出房地产税,改变社会对于房地产发展的预期、改变房地产脱离其本来属性,变为投资品、投机品的趋势。同时,要“租购同权”,尽快建立健全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
 
标签:2018年第6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以新战略视野看中美贸易摩擦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