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以新战略视野看中美贸易摩擦

时间:2018-5-17 16:58:08  作者:姚美雄  来源:
内容摘要:客观准确研判中美经济社会大趋势,避免中美之间因战略误判而导致擦枪走火显得十分必要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以贸易逆差等为由,置国际贸易规则而不顾,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挑起中美贸易摩擦,引发国际上的普遍担忧。中美贸易摩擦表面原因是贸易逆差,实质原因是全球老龄化加深导致世界经济低迷及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战略焦虑。中美两国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也互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中美关系对世界繁荣发展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贸易战无赢家,不仅会损害中美各自利益,也将会影响全球经济复苏,甚至将全球经济带入深渊,要理性冷静处置中美贸易摩擦。
 
  贸易保护主义抬头源于主要经济体老龄化加深
 
  近年来,不少国家民粹主义泛起、新保守主义抬头、贸易保护主义愈演愈烈,逆全球化思潮更弥漫全球,症结在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及后劲不足。而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根源在于主要经济体老龄化加深。
 
  进入21世纪,人口老龄化已成为人类面临的新挑战和最大挑战,当前主要经济体先后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增长率下降,给各国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压力。老龄化加深从供给和需求两端制约社会经济发展。从供给上看,首先减少了劳动力供给,劳动力供给下降带来劳动成本的迅速上涨,劳动者的工资上涨速度大大超过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给实体经济发展带来重大困难;其次,弱化社会创新能力,降低社会劳动生产率。创新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原动力,青壮年是社会创新的主力军,由于青壮年劳动人口急剧减少,减少了创新人才总量,严重弱化社会创新能力。此外,劳动力老化也将导致社会劳动生产率降低;从需求上看,降低消费能力,造成全球总需求萎缩。青壮年是社会消费的主体,老年人消费欲望和需求、消费能力相对较弱,一旦青壮年人口比重下降,就会降低整个社会的消费能力,同时增加养老压力,导致全球总需求萎缩。
 
  当前,全球发展呈现发展中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和发达国家掉入“发达陷阱”并存的格局。大部分欧洲国家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深陷低生育陷阱,老龄化较严重,造成了这些国家和地区内需不振、养老负担重及财政供给压力大,进而导致经济低迷和经济复苏后劲不足,拖累了全球经济复苏步伐。而发展中国家尽管人口众多且人口结构年轻,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是世界性难题,绝大部分国家将无法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造成经济发展水平低,使其消费水平也较低,从而造成全球总需求蛋糕无法做大。
 
  在无法做大全球总需求蛋糕的背景下,抢占总需求蛋糕份额就成为不少国家政策的必然选择,贸易保护主义就由此而生并愈演愈烈,由美国挑起中美贸易摩擦只是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一个缩影,或是新一轮全球经济危机爆发的前兆。
 
  客观准确研判中美经济社会趋势关系全球发展全局
 
  “修昔底德陷阱”,即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来回应这种威胁,这种“战争”不可避免。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对中国的战略焦虑日益明显。2017年,美国把中国定位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对中国的“赶超”心生惧怕。中美两国在政治经济制度和文化价值观念等意识形态领域差异巨大,导致美国对中国的产业政策、贸易政策、知识产权、汇率、“一带一路”等一系列经济政策的意图产生困惑、担忧和深刻误解,造成美国国内政界和学界对中美关系的战略误判。而国内一些学者对中国模式、中国故事、中国现在和未来的实力的过分解读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甚至误导的作用。
 
  当前,美国举国上下正在进行一场规模空前的对华战略大辩论、大反思,辩论主题是美国对华战略是不是需要来个根本性的大调整。某种程度上讲,此次美国发起对华贸易战是美国调整对华战略社会思潮的反映。中美贸易逆差由来已久,是一个常态化的问题,主要是由中美经济结构和全球价值链分工地位差异、美元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及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等造成的。全球失衡更是老话题,“301调查”也是美国常用的工具。而此次美国发起对华贸易战,主要指向“中国制造2025”战略,包括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高科技产业,这些领域并非是中美逆差的最主要来源。此外,美国还限制中国通过收购美国企业获取高新科技。显然,美国打贸易战的目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只是要解决贸易逆差和增加就业问题,而是要遏制中国在关键科技创新领域的发展潜力,巩固美国位于全球科技创新制高点的地位,全面延缓中国在关键科技创新领域的步伐,迟滞中国崛起进程。
 
  因而,客观准确研判中美经济社会大趋势,避免中美之间因战略误判而导致擦枪走火显得十分必要。经过四十年艰辛努力,中国迈进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GDP总量位居全球第二,实现了国家的原始资本积累,成为全球工业品生产制造基地和世界工厂。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同时,也要看到,当前中国在推进现代化进程中面临新情况与新挑战:一是严重少子化、老龄化,二是房地产泡沫、高房价,三是资源、环境难以为继,四是全球变老、外需疲软长期化。
 
  虽然G D P 有缺陷, 毕竟G D P是国民经济核算的核心指标、是衡量一个国家的总体经济状况重要指标、是全球通用可比较指标。2016年,中国GDP11.2万亿美元、占全球的14.8%、人均GDP0.81万美元,美国GDP18.57万亿美元、占全球的24.3%、人均人均GDP5.75万美元。
 
  由于美国的制度、科技、文化等综合实力较强,及人口结构在发达国家中较健全,2017年到2049年,预计美国经济实际增长率将持续年均增长2%,则2049年美国GDP总量将达35.65万亿美元,人均GDP达11.05万美元。假设2017年至2049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速4.3%,则2049年中国GDP总量将达44.94万亿美元,将超过美国26%.由于中国自身变老和全球变老,在2035年左右,中国GDP总量开始超过美国后,并不能大幅把美国甩在后面,两者差异可能在15%至26%之间,基本是并驾齐驱格局。而从人均GDP看,届时中国依然比美国逊色,中国人均GDP与美国相比,只是由2016年的14.1%缩小到2049年的30%左右。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唯一出路
 
  中美是当今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两个国家经济总量目前占全球的1/3,人口总数占全球总人数的1/4多,贸易额占全球贸易总量的1/5多。中美同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最大动力,同为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
 
  近期,在美国政府不断升级摩擦的情况下,中方不得不采取反制措施,捍卫国家利益,当前,中美关系处于十字路口、处于近40年来最严峻时刻,全球发展也处于十字路口。为此:一是认清全球发展大趋势,加强中美各层面沟通,规避战略误判。
 
  在全球化时代,世界各国已成为“命运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应摒弃“修昔底德陷阱”情结,共同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新挑战。经济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了强劲动力,给各国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和科技进步的必然结果。在全球经济社会高度融合,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世界,搞贸易保护主义,违背市场经济规律,不符合时代潮流,打贸易战将两败俱伤。应用“合作共赢是中美关系发展的唯一正确选择”,中美之间应该以“新型大国关系”的思维解决当下的问题,重视彼此的体制、尊严、传统和关切,积极通过对话磋商机制解决问题,以法制和程序来处理商业纠纷,尽量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
 
  共同推动全球发展、做大蛋糕是全球摆脱危机的必然选择。在发达国家老龄化日益严重,需求无法有效扩张情况下,大力推动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经济转型、产业升级、摆脱贫困、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做大发展中国家蛋糕进而做大全球蛋糕是全球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
 
  虽然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速在放缓,但6.5%左右的增速在全球依然十分亮丽,中国经济仍然是全球发展的重要引擎,近年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维持在30%左右。“一带一路”倡议是多赢、共赢、开放、多元的合作,旨在盘活促进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各国实现经济政策协调,刺激经济增长以及增加收入,让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更好地融入全球经济,为各国发展带来实实在在的经济和社会利益,也为世界经济创造了新的增长需求。美国等发达国家应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此外,中美应扩大对彼此市场的开放,做大合作蛋糕,追求双赢、多赢的结果,不断造福两国人民、惠及世界。美国、欧盟等国尽早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美国应放弃冷战思维、零和博弈,修正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战略政策,大力扩大对华高科技产品出口,这是缩小美中贸易逆差的主要途径,同时有助于推动中国产业升级、实现中等收入群体倍增,做大总需求。
 
  二是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加大开放力度。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当前,要进一步加快开放步伐,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发展,推进高质量发展。加快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市场经济体制,完善市场经济的运行方式,切实保护产权,抓紧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打破行政性垄断和市场垄断,加快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尤其加大服务业开放力度。
 
  三是立即启动全面鼓励生育。要抓紧构建家庭养孩与国家养孩相结合的新人口再生产机制体制,强化鼓励生育的公共服务,千方百计减轻养育家庭的负担,让百姓愿意生孩子,养得起孩子,确保人口可持续发展,维护国家人口安全。
 
  四是加快实现转型发展。加快实现由出口导向、投资拉动的粗放型增长方式,向内需为主、消费拉动、创新驱动的以服务业为中心的高质量发展方式转变,推动由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服务强国转变,不断增强中国经济创新力和竞争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五是抓紧构建依靠创新谋发展的体制机制。走创新立国之路,大力推进创新型大国建设,占领竞争制高点。核心技术、核心竞争力是买不来的,要切实加大创新投入,加强重点产业、重点技术攻关,大力完善产知识权保护制度,健全技术创新激励机制,加快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激发企业自主创新活力。大力实施人才战略,打破人才流动的制度障碍,完善职称评定、薪酬制度、社会保障等配套政策体系,形成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知识产权、鼓励创业的社会氛围。加大人才引进的力度,实现从引资向引智转变,大力引进海外研发、管理等高端人才,尤其引进世界顶尖人才为我所用。
 
  六是有效抑制房地产泡沫等资产泡沫。房地产泡沫投机严重抑制了消费和内需,造成实体经济空洞化,弱化创新动力,孕育金融危机风险,激化社会矛盾。不能有效抑制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则创新驱动难以落到实处。当前应壮士断腕,尽快挤压泡沫,实现房地产市场软着陆。只有有效抑制房地产泡沫等资产泡沫,才能切实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创新和发展实体经济。
 
标签:2018年第5期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