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让小微企业在淡季“吃上肉”

时间:2018-3-22 10:38:17  作者:石海娥  来源:
内容摘要:在“共享工厂”模式下,小微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按时、按月以及按工件数量进行结算的租赁方式来租赁需要的场地和设备,同时,共享工厂还具备提供宿舍、食堂等公共配套服务的功能
  在一些劳动力密集行业,比如制造业、服装鞋帽业、农贸业等,“淡季饿死、旺季累死”的现象十分突出,然而在传统运营模式下,即便是在淡季,场地租金、人员工资、水电物业等费用也要一样不落地支出,对于订单相对较多且稳定的大企业都是一种负担,对于资金实力有限的小微企业或者初创企业来说更是极大的负担。如何破解这种失衡,让大多数企业不仅可以均衡地“在旺季吃肉”,同时还可以在“淡季”减少成本支出并多少“吃上点肉”?近两年,一些沿海地区别出心裁地采用“共享工厂”的模式来拉低创业成本。《人民日报》认为,这种互联网与传统制造行业高度结合的模式,或将成为中国实体经济复苏的催化剂。
 
  拉低运营成本
 
  小微企业家何涛在创业的第四年就依靠“共享工厂”模式化解了企业困局。
 
  何涛4年前开了一家小服装加工厂,一开始是自己在外面租赁厂房接单。“很艰难,企业规模小、订单很少,每月所得利润除去人员工资、厂房租金和各项杂项支出后几乎所剩无几,生存都是难题,哪还谈得上发展。”提起前三年的创业经历,何涛深深叹了一口气。
 
  因为工厂规模小,何涛经常是夏季款式已经做完,秋季订单却还迟迟没有接到,所以工厂经常处于青黄不接的状态。“运气不好的时候,一年时间里生产线差不多要空半年。”何涛觉得,如果还无法突破困境,他只能将服装厂关停。
 
  就在何涛一筹莫展之时,他通过一则沈阳机床(东莞)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关于“共享工厂”的新闻报道了解到,该公司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国家级高新区松山湖筹建了共享工厂,以实现机床闲置时间的共享,满足不同客户的生产需求。
 
  “在这种模式下,小微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按时、按月以及按工件数量进行结算的租赁方式来租赁需要的场地和设备,同时,共享工厂还具备提供宿舍、食堂等公共配套服务的功能,客户只需手握订单便可预约入驻加工。”何涛觉得自己可以采取将厂房和机器共享给其他创业者的模式来拉低成本。于是他赶紧上网查阅了更为详细的资料,发现在自己的家乡并没有这种共享工厂,好不容易发现的转机却因地域原因无法达成,何涛心底感到非常失落,但随即他又发现,一些互联网平台开通了升级版“共享工厂”——虚拟联合工厂。
 
  “一开始我对虚拟联合工厂的模式有些质疑,但当时我的服装厂又面临生存困局,所以就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加入了虚拟联合工厂。”
 
  何涛说,虚拟联合工厂的核心是订单共享,虽然和他最初想象的共享工厂有一定差距,但如果真的可以通过这种模式提高订单量,生存就不是问题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通过虚拟联合工厂,我不仅接到了比之前更多的订单,还解决了淡季厂房和人员闲置的问题。”直到今天,何涛还在庆幸自己跨出了这一步。
 
  “一些订单量较大的企业将自己无法消化的订单分发给我,同时还可以接一些网络商家直接下达的订单。
 
  虽然有时接的订单量也不是很大,比如一批可能只有30到40件,但几天的时间却能积累几百件,所以总量并不少。“通过入驻”虚拟联合工厂“,何涛濒临倒闭的服装厂被盘活了,以前60%的开机率增加到了80%.”剩下20%的空闲期则通过虚拟联合工厂进行了租赁。“头脑非常灵活的何涛在当地联合了几家同类型企业共同承担厂房租金,运营上则采取”谁的机器在空闲、谁有档期、谁去做“的综合模式,让更多小微企业尝到了共享工厂带来的好处。
 
  共担和共享
 
  “‘共享工厂’的核心在于共担成本、资源共享,对于小微企业非常实用。”刘炜表示,其实这种模式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比如代工厂、贴牌工厂等就是共享工厂的雏形,只是前些年因为信息不对称,导致订单和商品质量容易出现波动和瑕疵,因此计划性和规模化成了问题,但近两年,随着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发展,这些问题都逐渐得到了破解。
 
  “以上文提到的沈阳机床(东莞)智能装备有限公司开设的共享工厂为例。”刘炜说,新模式下,厂房是共享的,由企业主和创客根据使用分担租金;设备是共享的,每台大型设备上都贴有标签,标注着每小时使用费用;工人是共享的,每位工人根据自身技术等级,自报身价,领取项目。
 
  “通常,每年的8月至年底都是3C行业精密零部件订单爆发期,这样就会造成两个问题,一是中大型企业订单过多无法自己承担时就会寻找下游厂商分担订单,但临时抱佛脚的做法经常导致利润大量流失,同时还要承担质量风险;二是平时订单少的小微企业去哪里加工临时多出来的订单?”刘炜说,共享工厂采取预约制,有需求的客户只要提前几天预约,便可带着订单和工程人员去闲置的工厂加工生产,很好地化解了上述两大问题。
 
  相对共享厂房,订单共享显得略微复杂,目前主要有两种模式:一是像何涛那样,加入虚拟联合工厂,比如阿里巴巴的“淘工厂”。据媒体报道,小微企业在加入“淘工厂”后,就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获得“共享工厂”分配的订单,这些订单通常是由接单企业统一下单,分担企业按照订单标准生产,并在规定期限内交货,订单的交货期通常为48小时至72小时,尤其是一些订单量过大的商品,一些生产商在短时间内很难靠一己之力完成,所以加入共享工厂的小微企业或者初创者就成为他们最好的帮手。
 
  “另一种订单共享则是混合了团队竞争的模式。”刘炜说,比如深圳宝安区燕罗街道的Mould Lao众创空间就是典型的共享工厂,他们除了让入驻企业共享以上流程,也共享业务和财务等人员,具体模式是由业务团队统一拉单,然后在空间内采取团队竞争报价的方案决定每个订单最终花落谁家。
 
  “燕罗街道的共享工厂模式比较特殊,因为宝安是深圳市的老牌制造业大区,而燕罗街道是宝安区的小微制造企业的集中地,拥有模具企业800多家,产业链完备并相对成熟。
 
  加之地段相对偏远,所以租金较低,因此可以顺利接入共享工厂模式。
 
  据《南方新闻》报道称,共享工厂模式引入后,受益最明显的企业其成本降了40%,效益提升了30%.“刘炜说,不过,其他城市或地区想要复制燕罗街模式还要依据自身实际情况出发。
 
标签:2018年第3期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