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事关生死”的一次浪漫主义批判

时间:2018-1-31 10:42:58  作者:析子  来源:
内容摘要:
  《寻梦环游记》的故事围绕一个热爱音乐的小男孩追求梦想之路的过程展开,但却揭示了拉美文化独特的生死观——“死”不是作为“生”的一种中断,而是在另一个世界的延续。人的生命由此得到了一种独特的永生方式,即现世世界中亲人的记忆成了冥世世界得以永生的一种方式。
 
  生活在乡村世界中的小老太太Coco成了现实生活与冥世生活的聚焦点,她在现世世界“活着”成为她的父亲在另一个世界“活着”的前提,这让我们感受到了暖暖的亲情基调,而那首悠扬的“Remember me”(记住我)成为整部影片的催泪弹。
 
  很多观众会惊异于《寻梦环游记》中冥世世界所构筑的极为现代的世界图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繁复的官僚体系,以及极富未来性的图像识别系统。
 
  这与现世乡村生活构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冥世世界更像现代世界中的我们,而现世更像是前现代的我们。
 
  怀揣梦想的歌神后代米格尔借助对一把吉他的执念穿梭于两个世界间,如同持有批判精神的知识分子,以旁观者的态度来发现横贯在两个世界间的内在关联——无法完全被冷冰冰的现代体系完全切断的家人之间的亲情。换言之,让处于时间序列中的前现代与现代变成了冥世世界与现世的空间隔绝,这是对现代社会所主导的理念最直接的表达:现代是与前现代社会的一次决裂,而非延续。而对亲情的呼唤因此具有一种批判的张力,它揭示了名利主导的社会中仍然残存着温度,并以此为动力,让已经身处冥世世界(现代社会)中的米格尔有了回家(返回前现代)的可能性(即冥世世界中家人给他的祝福帮助他返回现世的乡村生活)。
 
  这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的拉美文化给予现代性批判的又一种尝试。
 
标签:2018年第1期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