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

乐心医疗的转型之路

时间:2017-9-19 14:52:29  作者:冯晓霞  来源:
内容摘要:从电子秤核心配件供应商到“智能穿戴”与“移动医疗”设备的自主品牌商,通过对新技术、新模式的探索,乐心医疗完成了从传统企业到互联网企业的转型升级
  从电子秤核心配件供应商到电子健康秤、脂肪测量仪等家用医疗健康电子产品的ODM整机贴牌代工商,再到“智能穿戴”与“移动医疗”设备自主品牌商,通过探索新技术、新模式,乐心医疗完成了从传统企业到互联网企业的转型升级。现在回头看乐心医疗的几次转型,仿佛每次都踏在了点上,但在乐心医疗创始人兼CEO潘伟潮看来,每次转型升级都可谓步步惊心,一着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
 
  当完全没有互联网基因的乐心医疗决定转型做智能硬件时,遭到了投资人的严重质疑,潘伟潮却坚持己见:“我不甘心停留在等死的状态,我宁愿找死,也不会等死。” 2016年11月,完成转型的乐心医疗以15.63元的发行价上市,截至2017年3月29日,股价已飙升至145.81元。
 
  抓住转型主动权
 
  在潘伟潮看来,自己是天生的创业者,公司的每次转型升级都是在发展的高峰期主动为之。
 
  2002年,曾经是儿童学习机“读书郎”研发工程师和产品工程师的潘伟潮,不愿意一直过着每天打卡上班的单调生活,辞职后和几个同学一起创业成立了中山市创源电子有限公司(乐心医疗的前身),专门为电子秤工厂提供核心配件方案。当时,恰逢国内机械秤产业开始向电子秤转型的关键节点,国内相关技术比较匮乏,这让在电子秤领域拥有专利和技术的乐心医疗很快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子秤控制板、传感器供应商。加上潘伟潮对客户关系的经营和维护,2005年,公司销售额就达到1亿元。
 
  不过,随着整个电子代工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企业利润越来越微薄。潘伟潮判断,纯靠供应配件企业很难长久发展,乐心医疗必须转型——生产整机产品。潘伟潮投入了几百万元,并亲自参与产品设计、研发、生产、销售等,终于生产出了第一批产品。可惜的是,这批产品因为售价过高迟迟无法打开销路,2006年,乐心产品销售额下跌到6000多万元,生产线上大批工人闲置,员工纷纷离职,公司也一度濒临死亡。
 
  “转型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此前的技术积累成为我们开拓市场的优势。做配件时,我们也积累了很多国外客户资源,他们指定我们作OEM生产商。” 潘伟潮说。潘伟潮还通过广交会、阿里巴巴海外平台等渠道,努力拓展客户资源。慢慢地,公司成为飞利浦、博朗等国际品牌的OEM生产商,整机产品出口国家覆盖日韩、欧盟、北美。2007年,公司顺利度过危机期,月外贸订单量攀升至1万台左右,贴牌产品销售额达数亿元,公司过上了靠订单生产的舒服日子。
 
  现在回头看,潘伟潮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在那个时间节点选择转型升级,因为他发现,未及时转型的竞争对手都逐渐在市场中消失了。
 
  由贴牌代工转型做自主品牌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全球经济衰退、贸易壁垒变相提高,加上国内劳动力成本不断增加,传统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利润严重下滑,企业经营举步维艰。
 
  2010年,潘伟潮意识到,贴牌代工不是长远之计,必须再次转型——由贴牌代工转型做自主品牌。然而推出自主品牌涉及产品的推广、宣传、销售、售后服务等,这些是乐心医疗以前做贴牌代工时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加上硬件产品价格趋于透明,想要获得更高的利润,必须通过解决用户痛点提高产品附加值。潘伟潮选择以智能硬件为平台,通过互联网大数据,为用户提供健康管理服务。
 
  2011年,公司正式布局国内互联网智能医疗健康产品市场,并将主要发展方向确定为可穿戴智能设备和移动医疗。除了电子秤,乐心还相继推出了血压计、智能手环、智能手表、血糖仪,覆盖体重、血压、血糖、体温等健康管理领域,主要应用于家庭、医疗机构及健康管理机构。2012年,中山市创源电子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乐心医疗。
 
  2010年至2014年,由于国内互联网人才匮乏、用户对智能穿戴产品并不了解,加上乐心医疗销售渠道薄弱,公司的自主智能硬件品牌一直处于投入资金研发、产品销量低、人才难找的困局中。好在,海外代工业务的稳健增长为这次转型提供了足够的支撑。“选择智能硬件是因为它能延续乐心医疗贴牌供应链、技术研发的优势,转型需要突破,也需要有根据地,不能跨度太大,如果让我转型去做金融,肯定不行。” 潘伟潮回忆起这次转型时坦言道。
 
  打开互联网思维
 
  2014年,健康智能硬件市场进入爆发期,苹果推出了智能手表Apple Watch,谷歌发推出了Android Wear和Google Fit,三星、英特尔等品牌也推出了各自的智能硬件产品。在国内,小米推出了售价仅79元的小米手环。随着智能穿戴设备逐渐被国内用户关注和接受,乐心医疗也开始加速销售渠道的布局,包括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沃尔玛、华润万家等大型商超,还有苹果经销店等。
 
  乐心医疗最终能够在智能穿戴设备领域迅速成名,并获得用户的认可,离不开与微信的合作。2013年,腾讯微信硬件平台总监潘农菲找到了潘伟潮,希望能和乐心医疗就微信智能硬件建立深度合作。2014年7月,微信硬件发布了乐心智能手环,这是乐心医疗与微信合作的第一款智能穿戴设备。这款智能手环可以通过手机扫描二维码连接到微信服务号,配对成功后,即可通过微信服务号查看智能手环检测到的运动、健康等数据。
 
  乐心手环通过与微信的合作,打开了智能穿戴设备的大社交营销模式,其销量开始走高。2014年到2015年,乐心可穿戴运动手环及其他业务板块的年度销售额从4447万元上升至1.5亿元,同比增长38%.2015年,乐心医疗健康电子产品总销量1080万台,其中智能硬件产品销量达383万台,乐心医疗成为我国仅次于小米的可穿戴设备第二大品牌。同时,通过微信端、App等渠道,乐心医疗与终端消费者有了直接的连接。
 
  2016年,乐心医疗从快速消费和电子消费品领域招来有运营经验的销售人员,组建起了一支50人的国内运营团队,专门负责乐心医疗国内的品牌推广与销售。在成立品牌运营中心之前,乐心医疗的品牌与推广框架是缺失的,乐心医疗品牌总监林国彪十分注重弥补这块短板,包括如何展示产品、怎样讲故事、如何打造卖点、如何雕琢细节、如何打通渠道等等。
 
  在一系列努力下,2016年,乐心医疗营收7.7亿元,净利润8000万元。现在,潘伟潮已将乐心医疗定义为互联网公司。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潘伟潮表现得非常清醒,他表示,未来,产品服务的价值一定会超越硬件设备的价值。对此,他正在盘算下一个转型——从智能硬件到健康管理。“比如,给高血压患者赠送血压计,并以此为契机提供相关医疗服务,后续服务的价值奖远远超过一个血压计的价值。”潘伟潮说。
 
标签:2017年第9期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