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

“女童保护”预防儿童遭遇性侵

时间:2016-8-17 16:03:42  作者:冯晓霞  来源:
内容摘要:“女童保护”公益项目把目标定为“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努力让每一个适龄儿童都能听一堂防性侵的知识讲座
“女童保护”预防儿童遭遇性侵
“女童保护”公益基金联合发起人冷雪
 
  14岁的湖南女孩思思(化名)已经怀孕三次。12岁时,多人对她进行性侵,但对方均否认,为寻找性侵证据,思思生下孩子,通过亲子鉴定,发现孩子的父亲是同村74岁的老人。
 
  目前很多公益组织将对“女童性侵”的援助放在了事后补救上,但一旦遭受性侵,对于孩子造成的身体和心理伤害是很难愈合的。“女童保护希望通过开展防性侵知识讲座的方式,将事后补救变为事前预防,从根源上杜绝儿童性侵悲剧的发生。”“女童保护”公益基金的联合发起人冷雪说道。
 
  百名女记者发起“女童保护”公益项目
 
  “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发起缘于一群记者,他们被受害女童的遭遇触动,在2013年六一儿童节正式成立“女童保护”公益项目。2015年7月6日,该项目升级为“女童保护”专项基金,设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下。
 
  受害女童的遭遇和中国落后的“性”教育息息相关。在我国,人们往往谈“性”色变,大多数学校和家庭忽视对孩子的性教育,孩子不能正确认识性常识,防范意识差,在遭遇侵害时不知如何应对。基于这种情况,“女童保护”公益项目把目标定为“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努力让每一个适龄儿童都能听一堂防性侵的知识讲座。
 
  当时,在全国的教育部门及相关单位,找不到一份权威、全面的防性侵教案,“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成员以记者为主,在防性侵教育方面并没有经验。为了解决教案的问题,“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志愿者开始调研国内外儿童防性侵的案例,并通过访问专家征求意见。
 
  2013年9月5日,“女童保护”第一课在云南大理州漾濞彝族自治县的乡村学校开课。“在互动环节,孩子们从最初的说不出口,到大声拒绝不喜欢的触摸,最后她们还勇敢地站上讲台,分享学习到的要点。”提起刚开始的几次讲课经历,“女童保护”的负责人孙雪梅记忆犹新。“最初的教案有很多问题,比如我们在课堂上讲,如果有人要带你出去,要跟爸爸妈妈讲,有人尝试触碰你的隐私部位,要告诉爸爸妈妈……农村多是留守儿童,在课堂上多次强调爸爸妈妈,导致一些孩子因为想念父母而掉眼泪。于是,我们对教案进行了40多次修改。”
 
  推动废除嫖宿幼女罪
 
  要想进一步推动“女童保护”公益项目,对法律的完善不可缺失。“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第一条官方微博就是关于“呼吁废除嫖宿幼女罪”的建议,获得1万多次转发。
 
  嫖宿幼女罪是1997年修订《刑法》时增加的有针对性保护幼女的规定,使得嫖宿幼女罪成为单独的刑法罪名,与原来刑法中的强奸罪相区别。但在司法实践中,由于量刑相对较轻,嫖宿幼女罪成为一些犯罪者的“保护伞”。近年来,围绕嫖宿幼女罪的争议越来越大,由于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其大多都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以及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他们根本不具有自我表达意愿的能力,甚至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那么就不能从法律上认定她们收了钱财之后,已经同意与他人发生性关系。
 
  因此,嫖宿幼女罪给幼女打上“卖淫女”标签,与民法不符。
 
  2015年3月2日,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召开,全国人大代表李一飞、刘晓静,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等人带着“女童保护”公益组织的委托,提交了“将防性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课程,废除嫖宿幼女罪、加强立法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加强对未成年人社会监护制度建设,填补法律法规制度空白”等提案议案。
 
  在“女童保护”公益组织和众多关爱女童的公益人士的推动下,2015年11月1日起,我国正式废除了嫖宿幼女罪,奸淫幼女以强奸论,从重处罚。 据冷雪介绍,在农村,很多被强奸的小女孩莫名其妙变成了“妓女”,因为她们在一块糖、一点零钱的诱惑下,同意与强奸者发生关系。以“百色助学网”负责人王杰为例,王杰以助学为幌子,胁迫或利诱未满14周岁的受捐女学生与其发生性关系,并利用金钱诱惑或不予发放助学金为由,拉拢、劝导、诱惑这些贫困女生接受外地老板嫖宿或包养。按照新法,不管那些未满14周岁的孩子同不同意,王杰与其发生关系都是强奸,应该被从重处罚。
 
  把钱花在刀刃上
 
  到2015年5月,“女童保护”已在全国22个省份相继开课,并进入学校,为5.4万多名儿童讲授防性侵课程,发放儿童防性侵手册超过20万份,惠及20多万名儿童,培训志愿者近2000人次。
 
  与大量工作相对的是,“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支出却一直很低。根据中通会计师事务所做的审计报告,自2013年6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支出仅13万余元。这主要得益于项目的“省钱模式”。一方面, 项目核心成员都是无偿服务的志愿者,另一方面,探索出了“用一个支点撬动资源”的新模式,最大限度地利用各方资源。
 
  “和我们对接的有地方妇联、社会公益机构志愿者、教育部门、公检法司部门等。我们为讲师提供网络培训、标准教案和PPT,由上述地方部门出人力、费用,进校园上课。有的地方需要大量宣传册及折页,我们就提供电子版,地方自行出资印制。这都大大节约了我们的人力和资金。”冷雪说道。
 
  2013年,江苏省淮安市妇联以提案的方式,推动市委、市政府牵头实施儿童安全守护行动,专门成立工作领导小组、出台行动实施方案,教育、公安、卫生等20个职能部门配合。“女童保护”公益组织提供教案和讲师培训,讲师的食宿、交通、给学生印刷手册的资金由淮安妇联提供。两年多来,这个项目的影响力从课堂发端,走向社会,两万多名儿童和家长直接受益。另外,北京市妇联以“益家行动·携手筑梦”行动申请北京市社会建设专项资金,购买了“女童保护”35堂儿童防性侵课程。
 
  未来,“女童保护”公益项目计划与各地妇联、教育局等部门通力合作,争取“集中成片”地开展培训,增加成熟的志愿讲师巡讲。孙雪梅说:“我们期待全社会合力,尽快推动儿童防性侵教育常态化。”
 
标签:2016年第8期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从“救急”到 “自救”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中国光彩网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京ICP备05041205号-1  站长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