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融资

朱啸虎:做风投如履薄冰

时间:2016-8-16 15:04:26  作者:李红双  来源:
内容摘要:对早期风险投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
朱啸虎:做风投如履薄冰
 
  暑期来袭,午后的北京长安街上车来车往。金沙江创投就在久负盛名的“国贸三期”56层,330米高、富丽堂皇的“京城第一高楼”风景独好,银行家、投行精英、律所合伙人往来其间,既有逐梦淘金的“新生势力”,也有百炼成精的“塔尖人群”,智慧、名望、财富……每个人所求不一而足。
 
  推开“国贸三期”那扇4.5米高的荷兰皇家宝盾旋转门,一路穿过铺就金黄色大理石的地面,途中还进行了短暂的中转,终于在56层的金沙江创投见到了2016年名声斐然的“独角兽捕手”、自比投资界“小李飞刀”的朱啸虎。
 
  朱啸虎,一个外表冷峻、气场强大的投资人。长了一双笑眼但不苟言笑,语速暴快却逻辑分明,总能直言问题核心,绝不多做赘述。他的工作履历也简单鲜明,复旦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麦肯锡。在这段两年多的工作经历中,他练就了一项很重要的技能——在短时间内概括出一个公司或行业的情况,发现问题并制定策略。
 
  “这对我在很短时间内把握一个新的投资机会很重要。”朱啸虎如是说。
 
  2000年,在第一波互联网浪潮的感召下,朱啸虎离开麦肯锡,创立易保网络,在网上卖保险。可惜时机不对,拿了风险投资以后泡沫就破裂了,为求生存,只能转型做B端,为企业提供软件服务。
 
  “这一段创业经历非常重要,只有创业过才知道这条路有多少坑和坎,才能帮助早期创业者解决问题。早期投资人如果自己没有创过业,给予创业公司的指导肯定都是有问题的!”
 
  其实,很多早期投资人都是创业者转行过来的,比如沈南鹏、徐小平、邓峰等。朱啸虎直白地下了一个结论:“早期投资没有自己的创业经验,很难做好!”2007年,创业8年、经济情况和公司发展都比较稳定却不甘平淡的朱啸虎,接受创始人伍申俊的邀约,加入金沙江创投。
 
  “我一直对互联网很感兴趣,2007年的时候,互联网的用户群到了爆发点,转做风险投资等于参与在最好的时点,后面的发展也就事半功倍。”
 
  风险投资行业里面“门道”颇多,很多事情看着简单,其实需要大量专业知识,如果没有经验,想做好是不可能的。“风投行业依然存在典型的学徒制,有一个传帮带的过程,这很重要。”
 
  金沙江创投有个传统沿袭至今——资深合伙人带年轻人,两个人负责一个项目,任何项目都这样操作。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将朱啸虎引进门的导师是Richard,他们共同投资了很多项目,包括百姓网等,二人都非常关注数据,注重理性分析。
 
  朱啸虎第一个独立投资项目是中广瑞波,公司主要为通信运营商、城市综合服务机构、金融机构等多功能智能卡应用方提供TSM 平台系统和OTA 平台系统的系统集成、运维支撑、运营合作等服务,2015年11月挂牌新三板,目前股价为9.85元,这个投资近10年的项目给他带来3倍左右的投资回报。
 
  三大投资逻辑
 
  朱啸虎入行10年,一共投资过20至30个项目,总金额超过2亿美元。
 
  其中,“30%至40%的项目是失败的(早期风险投资就是这样,觉得模式可以就要试试看,如果发现没潜力、冲不出来就放弃),30%至40%的项目估值在几亿美元以上,剩下10%至20%的项目发展非常好,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
 
  他所投的项目中,电商类占一半,其中尤其偏好交易类公司。他认为:“互联网领域真正的大公司只有两类:交易平台和社交平台,社交平台是‘一将成名万骨枯’,能闯出来的凤毛麟角。O2O还是比较有希望的,比如滴滴出行、典典养车,都是交易型的。”
 
  力求出手即命中,例无虚发,这是朱啸虎自比“小李飞刀”的原因。
 
  他的第二个投资项目是美股上市公司——兰亭集势,也是他投出的第一个电商项目,目前已退出一半,投资回报在3倍左右。在遇到金沙江创投之前,兰亭集势也见过很多知名VC,但多因2008年的金融危机而谨慎观望,最终错失。
 
  早期项目是块价值洼地,但是风险奇高,一不小心就可能血本无归。
 
  金沙江创投进入电商的时间点往往比市场早3至6个月。投资兰亭集势时,朱啸虎已明确电商投资方向,在缜密的行业数据下,他对外贸电商的商业模式有个预判,绝不会无的放矢。
 
  对早期风险投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投资映客也是源于好奇心。“去年十一的时候,直播一下子就火起来了,有一天晚上,我一直玩到凌晨两三点,发现很多人还在玩,我觉得直播肯定会爆发,我们是不是在错过一个大风口?”
 
  说做就做、雷厉风行的朱啸虎立即组织投资团队,把国内做直播的所有团队筛选了一遍。“在四五家竞争对手里面,映客是遥遥领先的,团队的想法、成熟度、估值都明显领先于其他团队。”2015年11月,金沙江创投在映客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投资中参投。“未来,全民直播会有一个体量在300亿美元的公司,映客目前估值和YY差不多,都是30亿美元左右。”
 
  虽然声称O2O领域机会不多了,但刚需+痛点+市场大+商业模式明显+90后消费群体,以上这些依然是朱啸虎喜欢的创业项目具备的典型特征,比如小红书(社区电商平台)、回家吃饭(家庭厨房共享平台)、衣二三(白领女性包月租衣App)等。他还曾投资过一个北大校园的自行车共享项目,这是金沙江投资的第一个90后创业者,属于共享出行范畴,被他称为滴滴的后花园。
 
  十年投出5个独角兽
 
  最近两年,朱啸虎因投资过滴滴出行、饿了么、小红书、映客等独角兽企业,获得投资界“独角兽捕手”的美名。事实上,他投出的第一个独角兽企业可追溯至2011年,彼时,谋求赴美上市的团购网站拉手网,最高估值已超10亿美元,金沙江创投从A轮投到C轮。
 
  朱啸虎从不讳言失败案例,谈及拉手网时也无比坦诚。“失败的投资案例很多,做早期风险投资没有失败案例不太现实。如果你没有冒足够的风险,那也不会获得好的投资回报,高投资回报率与高风险系数是成正比的。”
 
  “为什么说拉手网是最让我伤心的失败案例?”朱啸虎说:“因为我们是第一个看好团购项目的投资者,拉手也做得非常好。失败是因为犯了两个致命错误:第一,发展最好的时候,没有强制让团队跟上,招聘更强的团队补齐短板,我介绍来很多个厉害的人,但都被吴波拒绝了;第二,上市太早(公司创业才3年),企业还远远没有达到追求上市的程度,给了竞争对手机会。 ”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拉手网之后,朱啸虎先后收获滴滴出行、饿了么、小红书、映客4个独角兽项目,这些项目也具备一些共性特征——高频应用+以交易为导向+刚需。
 
  最好的投后管理是没有投后管理。气场强大如朱啸虎,对创业者的要求颇高,“我们投资过的创始人都非常强,所以不需要投后管理;而那些需要投后管理的,我们不投。”据悉,滴滴、小红书、映客均如是,唯有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是大学生创业,所以金沙江的支持稍微多些。
 
  谈及滴滴,朱啸虎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微笑,语气轻松而愉悦。“滴滴发展得非常快,因为前阿里巴巴高管王刚也是滴滴的投资人,他花的心思更多些,我们主要是配合他。”
 
  朱啸虎说,“投资滴滴是在2012年12月,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场雪,每下一场雪,滴滴的业绩就翻一番,没花多少力气,过完年以后滴滴一下子就起来了。”
 
  据传朱啸虎通过微博私信约见滴滴创始人程维,见面30分钟即敲定300万美元的投资,过程看上去相当草率。然而背后的故事并非如此:早已看中共享经济模式的金沙江创投,在滴滴之前已将同类创业项目摸个了“底儿掉”。摇摇租车在出租车和专车之间摇摆不定,CEO和CTO之间有矛盾;易到用车是做专车的,那时市场还不明朗;快的是由一个页游公司孵化的,没有CEO;只有滴滴的目标很明确,坚定地从出租车切入,投资滴滴其实毫无悬念。
 
  2016年6月,滴滴出行新一轮融资超73亿美元,估值达276亿美元。金沙江创投一共投资750万美元,目前已套现1.6亿美元,还剩下超过8亿美元的股份,粗略估算投资回报几百倍。
 
  下一个机会依然在互联网
 
  当下中国的最大机会是什么?朱啸虎说:“互联网领域肯定有一些机会,每年都会有1至两个比较大的机会,过去十年都如此。具体机会在哪里还真说不好,因为变化太快。所以要非常勤奋地看项目,否则就会抢不到。我现在也非常焦虑,不知道能不能比市场早1个月发现下一个风口。”
 
  朱啸虎认为,2016年最明显的风口是移动直播,下一个风口则是人工智能,知识共享的发展也很迅猛。
 
  未来,金沙江的投资项目主要针对90后群体。“90后已经不年轻,占到了网民中的30%,是未来互联网消费的主流人群,任何一个好的互联网产品,只有征服90后才能拥有未来。”
 
  做早期风险投资如履薄冰,朱啸虎有独到的投资方法:时刻保持好奇心,不断观察新变化;不轻易判断一个新东西是否可行,在没有数据、没有亲自体验之前不轻易下结论;喜欢诚实和学习能力强的创业者,不投“什么都行”的忽悠型创业者。朱啸虎说:“在喧嚣的资本市场中,必须像阻击手那样保持冷静的头脑。沉默、坚毅地守候下一个百亿美元的机会。”(来源:投资界)
 
标签:2016年第8期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