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

一定要子承父业吗?

时间:2016-3-23 10:31:57  作者:冯晓霞  来源: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至今,我国大多数民营企业都走到了二代接班的关键时刻,子女是否该继承父业?该如何继承父业?成为民营企业家们最为关注的话题

一定要子承父业吗?

 

  经过30年的发展,我国的民营企业已经进入二代接班的关键时期。从国外的经验来看,企业的第一棒交接往往是最艰难的,在这个过程中大约有70%的企业会没落。

  在中国的特殊国情下,正在接班或将要接班的80、90后企二代多为独生子女,面对日新月异、变化莫测的市场,是不是所有企二代都适合接班?以下三个不同的家族企业的接班故事或许可以给读者一些启发。

  陈俊:接班是无奈

  选择许多80、90后企二代在外面碰的头破血流之后,才发现回到家族企业并非是一个坏的选择。

  1993年出生的陈某最近决定回到父母经营的建筑公司上班,用他的话说,外边挣钱太难,而且没有自由。

  去年陈俊从沈阳音乐学院导演系毕业后,一心想做明星,谈了几个项目,都需要大笔投资。

  陈俊的父母和大多数创一代一样,虽然积累了上亿的财富,但深知每分钱都来之不易。所以在陈俊和父母商量想投资拍微型电影时,父母回绝了他的要求。在父母看来,拍电影属于成本极高,风险极大,很难有收益的不靠谱项目。

  父母当初让陈俊上艺术学院是因为他文化课太差,并没有想到以后让他从事与艺术相关的工作。“我们身边很多做生意的朋友,如果小孩学习不太好,都会让孩子学习一点特长,比如艺术、体育、美术等,这样可以上一所好一点的大学。”陈俊的母亲王女士说道。

  梦想破灭后,陈俊回到老家,决定到父母的公司去上班。让陈俊万万没想到的是,父母让他从基层做起,先到施工现场工作。对于从小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锦衣玉食的陈俊来说,要到灰尘飞扬、噪音不断的工地上,内心是极其崩溃的。“几天下来,皮肤晒黑了,浑身上下都是灰尘,实在没法见人了。”

  在工地上待了一周,陈俊决定出去找工作。在小县城,一个学艺术的学生想要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难度很大。

  在父亲的帮助下,陈俊去了当地的电视台,实习工资800元。半个月后,陈俊辞职了。“工资低不说,每天还要准时上下班,限制也多,根本不能随心所欲地拍自己喜欢的东西,也不能实现自我价值。”

  从电视台辞职后,经过和父母谈判,陈俊又回到了自己家的公司。但回去后,陈俊要干什么,能干什么,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我是学艺术的,对于父母从事的工程项目一无所知,但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家里的企业迟早要让我接班,既然没有更好选择,还不如跟着父母学习。”

  周文川:助企业转型升级

  很多企二代并没有打算经商,最终却因为家族企业的需要,回到企业中。

  宇业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周文川决定回到父亲的企业,完全是因为心疼父亲,不想让父亲那么辛苦。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周文川表示,因为自己是女孩子,父亲在她小的时候就表示过不想让她进入商业领域,所以在上大学时,父亲为她选择了医学专业,希望她做一个医生,自由而富足。

  周文川回到家族企业的初衷非常简单——父亲年龄慢慢大了,不想让他太辛苦。但这两年,随着宇业集团海外业务的扩大,身为独女的周文川身上的职务越来越多,责任越来越重,工作越来越忙。这显然违背了父亲和周文川的初衷,周文川笑着说,这就是宿命。

  虽然已经回到了家族企业,但周文川并不赞成子女一定要继承父业的说法。在她看来,过去的30年,我国企一代创造财富的行业目前普遍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子女可以在新兴行业中寻找机遇。即使想要继承父业,也必须做一些转型和升级,而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复制。

  谈起接班,周文川表示自己属于在转型中的轻接班,因为她并没有选择进入父亲传统从事的金融、地产等行业,而是去做了自己喜欢和擅长的医疗健康管理行业。

  父辈与子辈在经营管理方面的冲突,是很多家族企业在交班的过程中遇到的大问题。对此,周文川表示,在中国,由于成长环境不同,企一代和企二代在价值观上,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很大的鸿沟。比如企一代对于输赢的概念很强,但是在企二代心中,自我价值的实现和人文情结可能会更重一些。

  周文川坦言,身边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企二代,因为太过强势,无法在家族企业里工作。“我也遇到过一些自己不喜欢的决策,但大多数情况下会说服自己,尽力去体谅和包容。”

  回到家族企业后,周文川不仅帮助父亲让宇业控股在香港成功上市,还开启了宇业控股的转型升级,以国际化的高端医疗为战略方向,通过内生和外延式发展,不断建造自己的健康版图。对此,她说:“创业难,接班难,转型才是难上加难,但因为年轻,敢为梦想执着。”

  卓星煜:站在父辈的肩膀上

  家庭环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的成长,许多人选择与父辈从事相同行业的工作,因为父辈的铺垫,他们比从零做起要容易很多。

  纪源资本合伙人卓福民的儿子卓星煜小时候的梦想当警察、律师,从没想过和父亲一样做投资,可最后绕了一圈,还是和父亲做了相同的行业。

  卓福民对卓星煜的教育一直秉承“以理服人”的理念。这和他当时在香港工作,不能言传身教有关,每次卓星煜犯了错误,卓福民会写一大段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感悟给儿子看。在给卓星煜选择中学时,卓福民看中了具有军事化管理色彩的上海进才中学。不过卓福民并没有强迫儿子,他带着卓星煜参观了学校,让他自己选择。

  卓福民希望卓星煜未来做投行,在卓星煜的职业选择上,卓福民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比较注意方法,通过“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慢慢引导儿子走上了投行的道路。

  在卓星煜选择大学专业时,卓福民邀请了很多朋友一起帮他分析学校和专业,但卓福民自己并不发表任何看法和意见,这让卓星煜能客观地接受这些专业人士的建议,而没有产生反抗心理。

  在卓福民的推动下,卓星煜大学就读于英国的雷丁大学亨利商学院。这所学校同样以严谨的校风以及务实的作风而著称。每年放假回国,卓星煜都在投行、银行、基金公司等机构实习。

  虽然卓星煜进入了投资行业,但卓福民不希望父子同在一个基金公司。毕业后的五年,卓星煜进入了摩根大通工作,在外资投行的“折磨”下,他的职业素养得到了快速提升,很快成长为一名成熟的投资家。

  目前,卓星煜在创投行业已经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对于子承父业这个话题,卓星煜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任何一个事情从头做起都是非常困难的,如果父辈有一些财富、人脉资源、经验、知识的积累,并可以带你入行,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

  那么未来会不会接班父亲的公司呢?卓星煜表示,虽然没有回到父亲的企业,但现在已经算是继承父业了。

  “比如工厂、股权等这些硬件都非常的虚,企二代想要顺利的进行接班,必须要继承父辈的管理经验及和团队默契。在我看来,需要传承的是企业文化和精神,而不是金钱。“

 
标签:2016年第2期 
版权所有©《光彩》杂志社   联系电话:010-66517577 010-66517997 站长统计
京ICP备05041205号